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夢を見ない夜(无梦之夜)》承花小说翻译(一)

pixiv小说翻译,原址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701862

作者Loni

随便翻着玩玩,全文太长了6w多,后面也没有那么喜欢所以翻到一半应该就会打住了。(还蛮多车……)

争取每天更新5000。语文半死不活请谅解。

?????回过神来发现居然翻了jojo的文……。

【剧情提要】

花京院公然承认自己是同性恋,受到冲击的承太郎说「男人有什么好,换我肯定不会硬」,被踩到雷区的花京院说「如果你被我口了没射,我什么都听你的,不然你要道歉!」,承太郎被他挑衅……

【提示】

花京院的设定是和承太郎以外的人也做过(还有一些其他设定因为翻译不到的关系就不提示了,对原文感兴趣的人可以直接去看原作者提示……)

————————————————————————


做了一个梦


「你真可爱啊。我从你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

「呃……」

被一个面生的油腻腻的肥胖男人贴着肩膀,花京院有点困扰地歪着头。

在小吃摊吃完饭后,花京院说要帮我买饮料所以离开了座位,他太久没回来,我心想该不会是被敌人偷袭了,担心地追过去看,就目击到了这样的一幕。

尽管还有几周才是圣诞节,新加坡的基督教徒们却已经不顾盛夏的酷暑,在街道装点了圣诞花灯。

而就在一颗圣诞树下,花京院正被人搭讪。

「之后要不要来我的房间?」

「那个,我是在和朋友旅行的途中」

那个油腻的搭讪男故意无视以日本礼节不好明确拒绝的花京院的态度,蹬鼻子上脸地搂住腰把他拉近。

而花京院为了保护两只手上的饮料不至于倾倒,摇晃了一下身体刚好倒在了男人的身上。

「一晚上而已啦。来和叔叔快活一下如何?」

他对着花京院做出拇指伸在中指和食指之间的猥琐动作的瞬间,我脑袋里某根绳断掉了。

「喂,把你的脏手拿开,糟老头子」

我抓着他的后颈,把那个搭讪男从花京院的身边拉开,自上而下打量着他。

花京院可能没有想到我会出现,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搭讪男抓着自己的衣领满脸通红地抗议着:

「你是哪来的,是我先看上他的,懂不懂先来后到,滚一边去」

看来连我也被他当成来找花京院搭讪的同类了,这次换我露出愤怒的表情。

「别把我跟你丫的混为一谈!」

我抓住搭讪男胸前的衣服一口气提了起来,让他双脚都离开了地面。

我抬手晃着他,搭讪男的衣领勒住了脖子,发出「呜呃呃」的悲鸣声,脸更红了。

「承太郎,你在干什么!快把那个人放开,住手!」

花京院慌张地用头顶着我的后背,让我松开搭讪男。

被骚扰搭讪还替对方担心。

「你刚才可是被那个恶心基佬给胁迫了啊!?你没发现吗!」

我这样怒吼着,花京院离开了我的身体。

本以为他终于要对我表示感激,没想到,他转过头来时,嘴唇抖动着,眼睛也怒目圆睁。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他只是在邀请我。就因为这点事你就对人家施暴,你才更过分!」

「啊啊?」

现实和想象差得太远,让我震惊得不由自主松开了抓着搭讪男的手。

花京院原来知道自己被这个基佬搭讪了。

而且,他还没拒绝,这是怎么回事?

我脑中冒出了一连串的问号。

被我扔出去的搭讪男已经趁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花京院。

「你有伴儿就别一副到处搔首弄姿的样子!真是的」

说完以后,他快步走开了。

「啊啊……等等!」

花京院有些不舍地看着他的背影,伸出拿着饮料的手,他来回看着我、搭讪男和饮料,最后垂下头,放弃了追赶。

「这是怎么回事,花京院」

光是被和那种搭讪混蛋比较,我的愤怒就快要突破天际了。可能愤怒已经清楚地写作了脸上,花京院粗暴地把饮料塞到我手上,反瞪着我。

「都怪你我被人家甩了!我至少想跟他交换一下联系方式的!」

我败给他的气势,接下饮料,他的话引导我走向了唯一的答案。

然后,我小心翼翼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你这家伙,难道是同性恋吗……?」

听到我这样说,花京院不愉快地撇着嘴回答:

「真不好意思啊,我就是你口中那种恶心的同性恋」

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看到我的样子,花京院习以为常地嗤笑了一声。

「话说在前面,你不是我的菜所以放心吧。我喜欢的是刚才那样的绅士,或是阿布德鲁那种类型」

「阿、阿布德鲁!?」

居然说那个我以为没有女人会喜欢的迟钝男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我像是在看深海生物一样,盯着眼前的文静男人,久久不能释怀。



――――――――――――――


之后,老头子以为我们出了什么事就赶来看情况,所以我没机会再继续追问花京院的性癖。

老头子,你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

就这样我跟着他们到了旅馆,在分房间的时候,花京院突然说。

「学生就住一起吧」

这句话让我冷不丁一惊。

如果是昨天,我肯定一句「哦,也是」就坦然接受了。

但是,知道了花京院的秘密的我,现在已经没法这样。

一进房间,我就不由得问了出来。

「喂,你不是说喜欢阿布德鲁那样的吗,干嘛还跟我睡一间」

我靠在墙上这样问道。

「刚才是因为你态度太差所以骗你的。你就当做教训,今后别那么粗鲁了」,我多希望花京院他会这么回答。

但是花京院自顾自地脱着上衣,叹了一口气说你怎么连这都不明白。

「和喜欢的类型一整晚睡在同一个房间,肯定紧张得睡不着啊。波鲁那雷夫打鼾太吵所以我不要,乔斯达先生的话,会让人顾虑很多。在这些方面,你就让人放心了。而且你也已经知道了实情」

说完以后,他把上衣搭在衣架上,对我露出了不羁的笑容。

「还是说你在害怕我打你屁股的主意?像个姑娘似的用墙把屁股护得死死的」

被突然戳穿,我慌忙把身体从墙壁旁移开。

「才不是,我怎么可能害怕」

没错,我没什么可怕的。就算这家伙把我当女人看,扑过来袭击我的话。

凭我也可以靠力量把他制服,所以我没必要这么顾虑。

我说服自己像平常一样坐到床上,干脆地单刀直入向花京院提出了问题。

「你是那个吗?人妖还是什么的?」

此话一出,自己也觉得合情合理。不过语气说像女人,倒不如说他腰很细,还用梳子仔细地打理头发,说话方式也比较柔和。

让这家伙穿女装可能意外地合适。

但是花京院听了我的话,无奈地叹着气摇了摇头。

「能不能不要有那种偏见。我以后永远不可能想要变成女人,也不打算改变说话和举止。我喜欢打理外表和性取向没什么关系。只是讨厌邋遢而已」

这话好像踩到他地雷了。花京院不开心地挠了挠头,背对着我说:

「听好了,我很尊敬你的为人和正义感。所以我不想因为性取向这种事和你吵架」

我对于他从背后散发出来的愤怒的气场感到犹豫。

就好像是我做了什么坏事一样。但是,我又不知道自己哪里有错。

「我只是想要了解和自己睡一个房间的人是个怎样的家伙。如果是不清不楚的人,我没法安心睡觉」

我这样说者,花京院便转了个身,用认真地表情注视着我的眼睛,开口说道:

「我是花京院典明,17岁高中生。性别男但是不觉得女性有吸引力,而对男性有兴趣。尤其喜欢胡子和体毛浓密,身体壮硕,笑容可爱,像熊一样的男性」

我脑袋里浮现出刚才那个搭讪男的样子。他确实体毛重又肥,但我不能理解把那个称作「可爱」的审美。

花京院眼中,那个人就像一头从动画里或是童话里走出来的可爱的熊吗?在我看来不过就是一头野猪。

「但是,我并不是想要变成女人。我只是作为男人而喜欢男人」

说完以后,花京院疲倦地深深叹气。

「这样你满意了?」

完全不。我根本搞不懂为什么身为男的会喜欢男人,不明白。

但是,看着花京院眉间的皱纹,很明显现在的气氛并不适合提出这个问题。

「你干嘛生气」

「因为你对我的态度很奇怪。我只希望你跟平常那样」

「平常那样,不可能吧。因为一点都不平常啊」

「一样的啦!」

花京院抬高音调,用食指指着我的鼻尖。

「虽然你喜欢女人,但是你会不管三七二十一,见到女人就上吗?」

「当然不会」

我讨厌吵闹的八婆。这一点花京院应该也很清楚。

「那我也是一样的。首先,互相了解对方的性取向,一致的话再开始恋爱。仅此而已。我不会对你或阿布德鲁那样喜欢女人的直男作出奇怪的举动的,你尽管放心。更何况,有什么万一你们也能自卫不是吗?」

他猛地站起来,喘着粗气。这是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的必然结果。

「所以说,放着别管就最好了」

他拍拍手,想要结束这个话题。

但是我抓住花京院的手臂,坐到他旁边,认真地问道:

「你有没有试过跟女人睡觉?或许就会改变想法呢?」

或许是他身为男的没试过女人,就误以为自己喜欢男人也说不定。但是,这么说的同时,我又不能想象激烈地和女人打炮的花京院的样子。

他好像精神很疲惫的样子,手扶着额头发出深深的叹息。

「我早就试过了。不要再让我想起来,真是糟透了。我完全硬不起来,被女的骂了快一个小时」

在我的脑袋里出现了一副画面,花京院扑在身材毫无曲线的女人身上,一筹莫展。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觉得自己接近真相了。

「难道不是因为对方太丑吗?」

「那是班上男生人气投票第一的女生,都说她长得像模特一样漂亮」

对一般的男人来说,和漂亮的女人上床一定是值得夸耀的事。但是这家伙却说得兴味索然。

看来他真的对女人这种生物毫无兴趣啊。

说起来,在街上看到女人的时候,他都假装不认识在那里吹口哨的波鲁那雷夫,完全不做出反应。

我当时以为这家伙和我一样是个硬派,抱有了些许的亲切感,但原来事实仅仅是因为他没有兴趣。可能说起来有点不讲道理,我总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可是,或许你遇到真正喜欢的女人就改变了呢?」

我挣扎着想找到突破口。只是这句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你真缠人,不可能的。我和女生没有一次成功的」

「和女生……?」

这个词让我十分在意,陷入沉思。是不是说倒过来想,和女人以外的就可以成功?

「和男人就做过?」

对于我的提问,花京院一副嫌麻烦的样子摆弄着刘海回答:

「有过几个啊」

大受打击。

我本来以为这看上去很正经的家伙会脸红着说「我才没做过呢!」来否定。

但实际上,花京院却用「说什么白痴话」的余光看着我。

「真的吗?」

「反正我们都是双方自愿的。和你没有关系,无所谓的吧。」

这时,像那个搭讪男一样的肥胖男人和花京院抱在一起的样子,在我脑袋里形成了生动的画面。

鸠尾附近被紧紧抓住那种讨厌的感觉再一次袭来。因为想象了恶心的画面,胃也在翻滚。

「男的有什么好,我完全搞不明白。又没有胸,又不够软」

我还差点说出「还恶心」,但勉强忍住了。

要是说出来的话,感觉就是连花京院也贬低了。

虽然我打心底觉得同性恋恶心,但并不想这样贬低花京院。

从认识花京院开始,他就是一个在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最可靠又礼义端正的人。

他正义感很强,又很细心,这方面我甚至是感到尊敬的。

如果把我那觉得同性恋恶心的常识和一直以来对花京院的认识放在天平上,无论如何也是现实中的花京院更有分量。

所以我才不想戏弄花京院。

他似乎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是用手指抵住嘴唇思索了一会,说道:

「总之~那个,因为都是男的所以很清楚哪里会比较舒服?其实也有一中说法,就算是对男人没兴趣的人,也会觉得被有技巧的男人口交更舒服」

从花京院口中说出口交这个词带来的震惊和不适已经够为冲击,然而这句话针对的不是被动方而是主动方,更是令我动摇。

明明我现在依旧难以接受花京院和男人做过爱这种发言,但我也并不想再听下去,这只会让朦胧的轮廓更加清晰。

花京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我的脑袋里已经因为各种信息的洪水混乱不已。

「那种人其实只是天生的吧?真是够呛。我就算被男人给含了,也有自信全程萎着,绝对不硬」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因为内心的焦躁把这样一句话说出口了。

可能是我内心某处想要否认吧。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真正的爷们会对男人产生性欲什么的。

「哦……?」

花京院的声音低了八度。这是他真的动怒的声音。

「那,要不要试试?」

我大吃一惊猛地抬头一看,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如果你被我含了也没射的话,我可以按照你的吩咐做一件事」

「什么都行?」

「没错,但是你不能叫我马上回日本。如果你想,我也可以立刻走出这个房间,去别的旅馆过夜,因为看起来你挺不放心的啊」

「我没这么想过,也不想让你出去」

「那我也可以今后再也不和同伴以外的男人说话。不接受他们的搭讪,就算看到好男人也直接无视」

我脑袋里浮现出被搭讪男抱着腰淫笑着的花京院。

鸠尾非常刺痛。我确实不想再看到那样的场景。

「那可以」

「交涉成立。那么我也有条件」

我做好了准备。虽然知道我不可能硬,但如果他要求插我的屁股之类的,我也是极不情愿的。

但是,花京院说出口的要求却意外地简单。

「如果你射了,就跟我道歉」

「就这样?」

「不是简单的道歉,你要低头道歉。要从心底愧疚蔑视同性恋这件事。而且要发誓今后再也不许说同性恋的坏话」

这不可能。果然同性恋还是让人恶心,尤其是像刚才那样的搭讪男,我不可能忍得住。

但是,只要我稍加忍耐,就能让花京院停止那样的行为,变回我之前所熟知的花京院,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行,反正我是不会硬的」

我接受了挑战。


结果…………


「不……是吧承太郎?」

花京院惊愕地看着我。

如果是几分钟前的我时间跳跃,从床底下出现了的话。

我首先听到未来的花京院的声音,肯定会把它当作是在惊叹我的毅力之坚韧吧。

但是,如果他从床底下爬出来,就会知道这个认知是非常错误的了。

我呆若木鸡地低头看着自己的下半身。

面色铁青,就像是被自己人背叛了一样。

然而,相比之下,花京院却用略带汗水和红潮的表情,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的下半身说道。

「连、连3分钟都没过去!不过你去了,噗噗」

笑话太冷了吧!

你居然会用那么认真的脸说黄段子。……现在我根本没办这样吐槽他。

不久之前自信满满声称「绝对不会硬」的宣言就这样被推翻,我羞耻极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看着那背叛了我的意志而发射,现在变得软绵绵的儿子,试图自我反省中。


(待续)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