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大逆转裁判(成步堂龙之介x亚双义一真)】似たり雛②(小说翻译)

全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pixiv小说翻译。作品id=5761321,作者鈴。

五章中的第二章,7000字,后半是图。

龙之介让亚双义教自己床★上技巧的故事。

感觉在翻生理科普……。

看到有人喜欢很高兴~~~!!!!虽然是3年前的作品了,也请大家多多支持原作者。

——————————————————————


亚双义住在离大学很近的一间小独栋。这幢房子本是父母的熟人因为工作原因使用的别院,但在亚双义上大学时,他们回了老家,就把这间空房借出来了。屋子后面有个院子,不愁没地方进行日常修炼。对他来说,起床之后练习挥刀是每天必不可缺的功课。

今天也照例完成修炼的亚双义坐在廊边,沐浴着早晨的阳光,擦拭着训练时出的汗。最近的日光开始带上了夏天的味道,庭院里的草木也逐渐生长了。平常都是由住户聘请的年老用人对草木进行照料,偶尔也会请园艺匠上门。亚双义本身对照顾花草并没什么兴趣。

只有靠近路边的那株夏茱萸是成步堂一直在盼着它结果的,所以亚双义也对它略加留心。凑近一看,它已经结出了青涩的果实。女用人说,去年它刚长出果子就被野鸟和附近的小孩给摘走了。依成步堂所言,

「这算是大家的公共财产,被摘了也没办法。如果要吃的话,就得在被别人吃掉之前先摘了才是」

……他的这番言论,总觉得哪里很强词夺理。


吃完早饭的亚双义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到了书桌前。桌子上摞列着资料、文件和书籍,散落着论文纸张。自从取得律师资格以来,一直过着忙碌的双重身份的生活,只是一阵子埋头于委托,就落得这样的惨状。期限最近的题目,是一篇关于某年某日在大英帝国某地发生的一起架空事件的讨论。

专注于论文中,不知不觉已经日上三竿,从玄关传来的来访亲友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注意力。

「打扰了!」

但是女用人并没有去接待他。朝外面一看,用人正在院子里拼命地拔着杂草。可能是她年老耳背,没有听到吧。

「……诶?打扰了!」

通透的声音再次响起。亚双义无可奈何地亲自出门迎接,看到成步堂正在门口盯着燕子筑的巢。他此时没有身着平日的学生服,而是穿着一件和服以及小仓织的袴。今天是双休日,亚双义也穿得比较随意。

「嘿」

成步堂挥挥手,另一只手提着一个风吕布的包裹。

「你来了啊,成步堂」

「你看,真可爱啊」

随着成步堂的目光抬头望去,刚好看到母鸟衔着食飞回巢。雏鸟们争先恐后地张开嘴巴。

「但是鸟屎收拾起来就麻烦极了」

看到巢下面的箱子上堆积成山的鸟屎,成步堂苦笑了几声。


「啊,打扰了」

跟在亚双义身后进门的成步堂,在走廊看到女用人,和她打了声招呼。

「你的作业进展如何了?」

亚双义叹了口气。

「说实话,进度不太乐观。不知道你真的会来,所以房间里还乱七八糟的」

「我不介意的啦」

「我比较介意」

磨磨蹭蹭地把他带进房间,打开房门,朝屋内探头张望的成步堂用略带喜悦的声音评价道,

「哇,还真是够惨的」

他走进亚双义的房间,摊开手上的包裹布,从里面拿出文具、纸张、笔记本和英日词典。

「你会有作业没完成,可真稀罕啊」

成步堂今天,专程来援助他的论文。

「唔……」

在散乱着大量书籍的桌子上,堆积着厚皮的本子。封底上有金箔印刻的『Law Reports』字样。成步堂从中取出一册,翻看了起来。里面记载着大英帝国的判案集。他哗啦啦地翻着书页,用目光扫视着那些英文。

「这本书是论文要用的?」

亚双义有些烦恼地看着他。

「成步堂,虽然很对不起你专门跑过来,但我还是想要靠自己完成……」

他对于在别人的帮助下完成作业有些抗拒。

「这些都是参考资料吧。把概要抄在笔记上做一个目录,这种事情让别人来做不也可以吗?反正也不会原封不动地抄在论文上。如果有用得到的部分,你就靠自己来阅读分析,然后组织文章吧」

成步堂说完,就准备着手翻译。

「等等,那部分我已经看过了。还有,这本书是我借来的,别在上面写字」

结果,援助工作在亚双义的指挥下开始了。亚双义拿出坐垫,成步堂坐到了对面,开始集中精神进行抄写。亚双义也回过头去继续写自己的文章。

女用人端来的茶被一杯一杯地喝干,不知不觉间四周都暗下来了。休息着疲劳的双眼的两人四周,零零散散摆满论文纸和草纸,夹满笔记的案例集。

「天黑了呢。亚双义,进展如何?」

被搭话的亚双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谢谢你成步堂,接下来的部分我一个人也能搞定了」

他道了谢,把摊开的论文材料都收了起来。


当晚,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饭后又喝起酒来。现下,亚双义正聊着去国外的事情,两个人就用这个话题当下酒菜。微醺的他比平常更善谈,心情愉快地聊着即将留学的大英帝国「国家法律和我国的制度差别」。几乎完全成了他的一言堂。

成步堂连插嘴的余地都没有,只能喝着酒偶尔点头迎合,亚双义却看到他的样子,不再说话了。成步堂表情诧异。

「亚双义?」

「我光是在说自己以后的事,都还没问你呢。你以后打算干什么」

突然被丢过话头的成步堂,开始目光游离。思索了一会儿,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兀自纠结着该不该开口。

「怎么了。要是有什么想法就直说」

被亚双义催促着的成步堂,眼角微红,表情认真地把空杯放在桌子上。

「在迎接将来之前,我想先解决眼下的问题」

「什么?」

「……之前,你不是帮我训练过了吗?我想要,继续那个」

直直盯着自己的成步堂,脸颊微红。

(啊啊……说起来,确有此事)

最近过于忙碌的亚双义,差点忘了自己和成步堂训练的那回事。同时,他才意识到,这个训练还需要进行下一个阶段。可能成步堂对于那个后续期盼已久了。

「你不是说过吗?以前和男生亲过嘴,还互相摸过身子。亲嘴已经练习过了……」

放在膝盖上的手握成拳头,成步堂面红耳赤但却十分认真。

「这次,我想要互摸」

但是亚双义却无言以对。

「这种事……和我做?」

他的头点得像是会发出声响。

「不过,接吻也就算了,之后的事情不选女人选男人,这不是毫无意义吗」

亚双义面露难色,但今天的成步堂却步步紧逼。

「没这回事。肯定能对性经验有所帮助的」

(――难道说)

亚双义起了疑心。

难道说,他今天到家里来做客也好,帮忙做作业也好,都是因为想要训练而找的借口吗。如果真是这样,实在是不想让他的计划就这么轻易得逞。但是,另一方面,自己却也没来由地相信这个男人不会有那种无聊的企图,不能轻易就下判断。而且,他所说的对性经验有帮助,似乎颇有说服力。

因为自己当年也是在和男童嬉耍过后,和女人有了初次的性体验。

诸番思量过后,亚双义最终同意了。

「那你今天就住下吧。这次的步调会比以往更快」

「……!」

成步堂往杯子里倒满酒,像要壮胆似地想要举起来一饮而尽,

「喝太多会硬不起来,你注意点」

酒却因亚双义的忠告噎在了喉咙里。


――――――――――――――――――――


接下来的部分跳转微博图片直连


(待续)

评论(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