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大逆转裁判(龙亚双)】このまばゆさを、きっと君は知らない(2)(小说翻译)

pixiv id=9200835 作者きみ

围绕着成步堂收到的情书的故事,龙亚双。2章很短,弄好了就忍不住放一下……。

全文链接

【一】 【二】 【三】【四】【五】

——————————————————————

2


发现第二封信,是在收到第一封信的大约2周后。和第一次不同,这次信被丢进了集体宿舍木制的信箱里。回想起来,隔壁的同学把信交过来的时候,脸上满是对没有寄件人的惊讶。

成步堂在房间内环视了一圈,确定房间里没有别人,然后深吸一口气坐在桌前。在石油灯昏暗的橙色灯光下,他拆开信封,展开了信纸。

信和第一封一样,用同样的浓茶色墨水书写,以同样的字句开头。钢笔的笔尖不知是老化还是损坏,有时线会突然变粗或是带有墨渍。但,信件本身仍旧是饱含着对成步堂真挚的爱意。和上一封不同的是,这封信中的恋慕变得更加有说服力。信中林林总总地书写了对成步堂的哪个部分抱有好感、被他怎样的举动所吸引,还加上了一句「如果你也能喜欢我该有多好」。

脸红得像是被火红的灯烛附体了一样。成步堂战战兢兢地,把手伸向下身的时候,房间的门被砰地一声打开,穿着袴的亚双义闯了进来。

「诶,亚双义!?」

「哦,成步堂」

「怎、怎么了,都这么晚了」

「没什么,刚刚在那边的店里喝了点酒」

看来他刚刚和人关于国家未来进行了激烈的探讨。房间外也传来了些微吵闹的动静,成步堂调整了姿势,正坐着朝向亚双义。

「所以,你有什么事」

「问有什么事也太冷漠了。今晚让我睡在你这」

「这不打紧,不过你和那边管理人讲过了吗?」

「出来之前打过招呼了」

「那就无所谓了……」

亚双义像这样到成步堂的宿舍来,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他通常是和集体宿舍里的几个关系不错的学生交谈,一整晚喝着酒探讨国家大事。租房住的亚双义每次都在天亮的时候回家,所以就算他来过夜,成步堂也没见过他睡着的样子。

但是今天不知道他是和人争论得异常激烈,还是误算了自己的酒量,在榻榻米上瘫坐着的亚双义上半身摇摇欲坠,很是不安定。

「亚双义,如果想睡觉的话就用那边的被子」

「……哦」

「你喝了多少啊?脚底下跟踩了棉花似的,像街上的流浪汉」

「我喝到心情舒畅,被你这么说也不生气就对了」

衣服都没脱就背朝成步堂躺倒在被褥上的亚双义,语气就像口齿不清的小孩一样。被女子看到会怎么想啊,成步堂深深地叹了口气。

「被子要盖好,不然万一感冒了――」

「第二封来了吗?」

「诶?」

背朝成步堂和桌子横躺的亚双义,微微偏过头来,视线越过肩膀瞄向这边。

「都让你不要期待了」

「但是,第二封还是来了啊。我是不是可以相信这个人的心意呢」

「哼,早晚有你好受的」

「你之前也说了同样的话哦,亚双义」

「以前也说过吗,」

「你是不是喝太多了?快睡」

「你高兴吗」

亚双义面朝着墙壁,这样问道。

「被别人喜欢,会有人不高兴吗?」

「哦、嗯……也是……」

「亚双义呢?如果被来路不明的人喜欢的话」

「我想想……如果是我思念的人,倒也不错」

轻声呢喃着的亚双义,渐渐发出静静的呼吸声沉入了睡眠。成步堂轻手轻脚地吹灭了油灯。尽管不点灯,房间内也被朦胧的月光照亮。成步堂将敞开的窗户关上,不让外面木格子碰撞的干涩声音打扰亚双义的沉眠。他凝视着在月光下微亮发白的被褥,靠到了躺在那里的男人身边。

亚双义的红头巾还系在头上。它散在白色的床单上,看着就勒得人头疼,所以成步堂尽可能动作轻盈地将手指搭在绳结上。头发像丝线一般。自己的头发却总是不听话地翘起,被人调侃像睡得炸毛一般。

成步堂一边解开头巾,一边用手指拨弄着触感顺滑的头发。从衬衫的衣领,可以窥见他优美又挺拔的脖颈。因为醉意而带有一丝潮红的脸颊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出一片青白色。有些好奇他的脸颊是不是冰冷的,成步堂伸出手指去触摸,发现热得像要把人烫伤一般。心情又变得像刚刚的灯火那样滚烫而摇曳,慌慌张张地撤回手去。

成步堂钻进被窝,盯着一动不动的亚双义的后背看。

为什么亚双义这么不喜欢那个寄信的人呢。

确实亚双义对厌恶的事物有奇怪的固执。但是,还远远比不上成步堂的执拗。平常的他,也不会这么冥顽不灵,可能成步堂的那封信让他联想到了什么吧。

难道说,以前他对情书有过什么不好的回忆吗。亚双义也收到过情书吗。像亚双义这样的男人,就算有个两封三封,不、五封六封也不奇怪。

思来想去,发现自己已然失眠的成步堂,就这样听着亚双义沉稳的呼吸声。

如果是亚双义的话。他就算收到情书,也一定会给出诚实的答复。如果有一个女子能够获得他的倾心,也就能够随时怀念像这样被他沉睡的呼吸声轻轻敲打着耳膜的感觉了吧。

「真是个造孽的家伙」

成步堂的低语在房间内漫无目的地徘徊后,和亚双义的呼吸声一起溶进了月光里。成步堂这才回过神来,帮身旁睡着的亚双义盖好被褥。轻微的刺激使亚双义挪动了一下身子,翻身朝向了成步堂的方向。看着他绷紧的詰襟,成步堂无可奈何地帮他解开了两枚纽扣。刚刚还有些神情痛苦的亚双义,再次发出了沉稳的呼吸声。

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着友人熟睡的样子。

明明没有喝酒,身体却渐渐被点燃了。一定是被亚双义传染了醉意。

今夜定然已经无法安稳入睡了吧。带着这种不知来由的确信,成步堂背朝亚双义翻了个身。


(待续)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