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大逆转裁判(龙亚双)】このまばゆさを、きっと君は知らない(3)(小说翻译)

pixiv id=9200835 作者きみ

围绕着成步堂收到的情书的故事,龙亚双。第三章。

卡在这里觉得自己很搞事wwww

全文链接

【一】 【二】 【三】【四】【五】

——————————————————————

3


眩目的阳光从高耸的枝叶间隙透过,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味道。可能世间也感觉到夏日将至,家家户户的窗户都缀上了苇户或竹帘。集体宿舍里,每天都有人清扫厕所和厨房。趁着今天的大学休课日开始,集体宿舍也号召全员换上了夏装。

成步堂住的集体宿舍是政府为了践行鼓励学生学习的方针,在两三年前新设立的。虽然原则上是两到三人共用一间,但成步堂的房间被用来堆放上一届学长们的资料和书籍,所以变成了独室。在考试之前,会有其他房间的人骆驿不绝地来到成步堂的房间查找资料。严重的时候,接连不断的访客叫人完全没办法专注学习,所以最后房间被安上了一枚小小的锁头。门锁只在想要集中精神的时候使用,成步堂至今为止还从未用过。学习也不一定要在自己的房间。因此,成步堂更多是和亚双义一起利用学校的图书馆。

耸立的大树旁边有一道石门。用镰刀割开缠绕在刻有集体宿舍名字的石门上的狮子草,和成步堂关系不错的同学蹲在他旁边,开始拔除杂草。

「终于入夏了啊。今年应该也会很热吧」

「感觉是这样。有点怀念凉冰冰的东西了」

「好多年前流行过波子汽水来着?你还记得吗?」

「是啊。里面的玻璃珠很漂亮,我总是带在身上」

「那玩意后来也流行了起来,都出现卖玻璃弹珠的了」

「是吗……肯定也很好看」

同学盯着幻想着玻璃弹珠的成步堂的脸,说道。

「成步堂,你喜欢漂亮的东西吧」

「诶?嗯,我是喜欢」

「我就知道」

虽然很介意他的话外音,但同学拍了拍手上的土,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缓解腰板的酸痛。

「说起来,亚双义怎么样了?」

「亚双义?他最近好像为了律师资格考试,正在刻苦奋斗呢」

「哦~」

「怎么了?」

「不,只是最近没看到你们在一起,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呢」

没事就好,他爽朗地大笑,胳膊肘戳着成步堂的肩。

说起来,最近的亚双义好像忙得东奔西走,不是和英语学部的教授交谈,就是把自己关在法学部的学生楼里。成步堂也只有在同上一节课时,或是在走廊上遇到时才能和他说上几句话。因为他是个经常被别人需要的家伙,所以理所当然不会和自己一直黏在一起,但彼此之间感情交好到现在,大半的时间都是和亚双义一起度过的,所以现在的这个情况确实有些奇怪。

从那以后,再也没和亚双义谈起过关于情书的话题。从收到第二封之后,信也没了音讯,成步堂就不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久违地想要和他闲话家常,成步堂用力地点了点头。

距离律师资格考试还有一点时间,把自己勒得太紧也不好吧。勒紧的只有衣领就足够了。

突然,那晚的光景又出现在脑海中,成步堂觉得胃里一下子就热了。突然的反应让他反射性地用手捂住肚子,而此时同学恰好叫着「说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

「信又来了哦」

「诶!」

「也没写寄信人是谁――」

「在哪!」

「放、放在你房间的桌子上了……」

「谢、谢谢!」

成步堂像弹簧一样地跳起,冲进了自己的房间,扑倒在桌上。在厚重的英文史课本上,放着一枚白色的信封。忘记酷暑的成步堂拆开信封,读起了那张略大一号的纯白信纸上倾诉情意的文章,途中,有好几次他需要伸手擦掉额头上滚落的汗珠。读完之后,闷热的空气再次袭来,后背和脖子都变得汗涔涔的。

蓝黑色墨水书写的信件内容,和之前的不太一样,已经只能用情真意切来形容。而且和语言朴实的第一封和第二封不同,充满了对成步堂来说日常完全不会用到的、难以解读的文字。

为了解读内容,翻出前辈们的资料进行苦战,这时送信的同学毫不客气地闯入了成步堂的房间。他一拳打在成步堂的后脑勺上,信从手上滑落下来。信上的文字摊开,纸在空中轻轻落下。

「好疼――!」

「不许偷懒!突然跑开也就算了,还把你的镰刀也丢给我!」

「抱、抱歉……」

「干嘛因为一封信那么心慌意乱的……难道是情书吗?」

被一下子说中,成步堂扑倒在桌子上企图把信遮住。虽然有些亡羊补牢,但总比信的内容被他看到要好。

「哦~你居然还会收到情书」

「我就不能有情书吗」

「所以,是谁给的?」

看来,不管是谁都很喜欢八卦别人的恋爱关系。同学嬉笑着坐在成步堂前面,伸着下巴催促他的回答。

「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谁从哪寄的?」

「嗯」

「你之前是不是也收到过信。是同一个人寄的么?」

「嗯……」

同学看着萎靡的成步堂,陷入了思考,然后说道,

「一个来路不明的情书,就让你这么心神不定吗」

朋友终于忍耐不住,笑得肩膀一颤一颤。成步堂轻轻耸耸肩,

「果然很奇怪吗」

垂下了眉毛。

朋友笑了一会,朝着成步堂低头认错。

「不,我不是想嘲笑你。抱歉让你误会了。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被没见过又身份不明的人写的信闹得人仰马翻」

然后,朋友把手搭在成步堂的肩膀上,压低了声音。成步堂不由得也屏住了呼吸。

「其实,我一直以为你中意的是亚双义」

突然被揭穿,成步堂的喉咙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诶、等、等等!」

「不光是我。别的家伙也这么说。因为成步堂是个硬派,所以才不去花街之类的」

「我、我以前可没听过啊……」

喜好男色并不是什么可笑的事。成步堂也时不时会目击到有外表秀丽的少年进出集体宿舍。成步堂也知道,那样的人就被称作硬派,而晚上会跑去花街享乐的被叫做软派。

但是,完全没想到自己在别人眼中会被这样看待。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成步堂惊讶得嘴一开一合。

「为、为什么会这样?」

「成步堂,因为你的眼神啊」

「眼神?」

愣愣地发问,朋友脑袋一偏,咧着嘴用愉快的语调回答他。

「因为你看着亚双义的眼神,像软派那些人看女人一样饥渴,也像硬派的人那样直白」

「怎、怎么会……」

像是秘密被暴露了一样,成步堂只觉心中升起一股难耐的焦躁感,指尖用力地陷入草席。

「而且,你不就是这样吗?比起姑娘更喜欢男人,比起去花街更好去寄席」

「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吧?」

「一点都不夸张。而且,听你描述的亚双义,就像西洋的「王子」和「骑士」一样」

不会吧。看着目瞪口呆的成步堂,朋友挑着眉毛,说另一件事情却让他很意外。

「不过,你口中的亚双义,会让人觉得那家伙和我们都是同类生物」

他又爽朗地笑了起来。

「总之,对女生有了兴趣倒好,扫除可别偷懒哦。你也不想被上面的人责难吧」

成步堂无计可施地看着朋友离开房间的背影。他的脑袋里一团乱麻,双手捧起信纸。崭新的蓝黑色墨水映入眼帘。从下巴滴落到榻榻米的汗珠,就像是成步堂找不到出口的感情痕迹。


但是,成步堂依旧冥思苦想着寄信人的真实身份。越是阅读、越是深入,越觉得不得不把自己对寄信人的想法传达给对方。

对对方来说,成步堂一定是有着特别的光辉的存在吧。但是,成步堂却在别的存在中寻找到了那份光辉。这封信对面的人的思念到了成步堂面前,只能无处安放、枯朽消逝。如果不能拾起那思念的残渣,就不应该再接受她的感情。

到底怎样才能找到线索呢。成步堂盯着黑板上的英文诗句,抚摸着塞在胸口的信。

「喂,别睡觉」

「我没睡」

身边认真地在抄写黑板讲义的亚双义瞪着成步堂。他伸手去弹成步堂握着铅笔,敲打桌子的不听话的手指。

「疼」

「要是怠惰到上课都不记笔记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

「啊,我有记在脑子里的」

「确实,我也承认你记忆力异于常人,但单凭记忆力没法复习的吧」

「诶?」

「你没听到?教授说下周要考试」

「怎、怎么办啊亚双义!」

亚双义无可奈何地按着太阳穴,把自己的笔记推到成步堂身边。

「趁上课快抄。之后不会借给你」

「亚、亚双义……!你真是太好了!」

急急忙忙翻开自己的笔记本,但成步堂却发现身上没带笔。他胆战心惊地看向亚双义,看来对方已经发现了情况,眉间的褶皱更深了。

「你这家伙……根本就心不在焉吧」

「抱歉」

「钢笔呢。你不是一直放在前胸口袋的吗」

「现、现在不在了」

「难道说,你把它给当了!?」

「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想看昨天的寄席嘛!」

看着眼前的亲友一副无话可说地抱着头的样子,成步堂一边觉得非常过意不去,一边选择低下了头。

「真的很抱歉。能不能今天借我一用。这个人情以后一定还」

「就这么说定了……给」

「谢谢」

自己让他失望了吗。失落地接过钢笔,成步堂打开笔帽在笔记本上书写了起来。

「咦?」

「怎么了」

「亚双义,笔尖断了哎」

按在纸上的笔尖朝一边弯掉,怎样也无法顺畅写字了。而且笔尖渗出浓茶色的墨水,在纸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墨迹。

「啊、啊啊、抱歉」

亚双义拿回钢笔,盯着折断的笔尖仔细看。

「……不是我给弄断的哦」

「谁说怀疑你了?还是说,你有做什么可疑的举动吗?」

「我、我没做!」

「就算说的是真话,有些场合也像是在为自己开脱。以后要注意」

「呜呜呜……」

成步堂垂头丧气的样子引起亚双义一阵轻笑,然后他又将手伸进前胸口袋,取出了另一只钢笔。

「前阵子断了,我现在在用新的。给,别弄坏了」

「我知道了」

这次递过来的钢笔很新。成步堂感慨着这威迪文钢笔高级又令人羡慕,再次开始了书写。从笔尖流利地流出的墨汁,让成步堂身体猛地抖了一下。

心脏莫名跳得很快,发出让自己都觉得吵闹的声音。握着钢笔的手整个被汗湿透,血液沸腾得像开水一样。

「我、我说,刚才那个钢笔」

成步堂用不自然的音调发问。

「钢笔?」

「那支笔尖折断了的」

「哦,那个啊」

「那支笔,你借给过别人吗?」

「没有」

「这样……」

躲过亚双义仿佛说着「干什么」的视线,成步堂将手托在下巴上开始沉思。

如果,如果是自己搞错了的话。那么亚双义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想象着想要从身边逃开的亚双义,成步堂马上把想象中的他拉住。然后,他震惊地发现,自己是多么害怕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成步堂,你喜欢漂亮的东西吧』

朋友的话语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里重放。

漂亮的东西。对,真的很漂亮。我喜欢漂亮的东西。一定从以前就一直喜欢。

成步堂捕捉到亚双义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视线,

「亚双义,我有话要跟你说」

这样说道。

亚双义一瞬间愣住,在下一秒,他又恢复了往日的表情,说了声「我知道了」,点了点头。


(待续)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