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大逆转裁判2 DLC 大日本帝国篇】翻译(小幅修正)20180217

感谢微博上的朋友录了这一段并且上传,在那边做了字幕,文本这里也放一下。

bili的地址直连【【大逆转裁判2】日本篇DLC

和弹幕比有微微微微调因为发过以后才觉得还要改改之类的(喂)

还是喜欢翻译对话,感觉回到了老本行

——————20180213更新——————

更新完了,包括所有询问和错误选项(可能漏了其中一个…有空补一下)

字数好多……但是觉得这个故事写的超级有趣www到处都是梗wwww

亚双义的吃瘪(基本是玩家出错),成步堂的拆台,寿沙都的吐槽,都得好笑爆了wwwww

有机会的话,请大家也去游戏中体验演出和角色表情~~~~!

——————20180217更新——————————

小幅修正。bilibili的字幕也已经施工完毕。应该是最终版了。

1代1~2章之间发生的故事,不包含2代剧透。

—————————————————————

大逆转裁判2 DLC 大日本帝国篇


12月2日 午前8时47分

大法院 被告人等候室 三号室

亚双义:那个早晨。我暴跳如雷。

亚双义:居然一再地非难我的亲友…

亚双义:……成步堂!

成步堂:啊。亚双义……!你终于赶上了。

亚双义:是啊。坐了汽船又换乘夜间列车,刚刚才到这里。

成步堂:呜呜呜呜…我放心了。还以为你赶不上了呢。

成步堂: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亚双义:…别说丧气话,成步堂。我说来就一定会来的。

亚双义:(…如果是为了朋友,就更义不容辞了)

成步堂:…亚双义…

亚双义:这家伙是我的朋友成步堂龙之介。帝都勇盟大学的同级生。

亚双义:十天前,因成了某杀人事件的嫌疑人,被送到了大法院的被告席上。

亚双义:他身为学生,却用双手证实了自己的《清白》。

亚双义:作出了身为被告,同时又作为律师为自己辩护的《出色表现》…

成步堂:…不不不,亚双义。那不是我的能力啦。

成步堂:因为多亏了身边有你这个优秀的学生律师也在啊。

亚双义:说什么呢。你的“辩护”堪称“精彩”。

亚双义:(那时,站在旁边的我,清楚地意识到了)

亚双义:(成步堂…你这个家伙,有律师的才能…)

成步堂:总之……对我来说。

成步堂: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站上法庭了啊。

…一真大人。远道而来辛苦了。

亚双义:哦哦,御琴羽法务助手。…谢谢你的电报。

『又收到诉状 即刻返回 开庭在5日后上午9时 原来如此(naruhodo)』

亚双义:虽然搞不明白最后的『原来如此』的含义,让我头疼了2分钟…

寿沙都:实……实在抱歉。

寿沙都:我只是原封不动地把成步堂大人写的“电文”发出去了…

成步堂:不不不。做朋友的,该马上认出我的名字才对啊。

亚双义:说到底。你的名字不是『成步堂(naruhodou)』吗。

成步堂:『u』没打进去啊。

成步堂:…电报超过30个字的话,就会贵上2钱呢。

亚双义:因为你吝啬那2钱,害得我白白浪费了2分钟。

寿沙都:…二位的感情还是那么好呢。

亚双义:她是御琴羽寿沙都。一名非常优秀的《法务助手》。

亚双义:总是帮助身为律师的我。

亚双义:是我打从心底里信任的、可靠的“同伴”。

寿沙都:…被您夸奖,不胜荣幸。

亚双义:……我的朋友成步堂龙之介的审判结束后的第二天。

亚双义:…我从横滨坐蒸汽船前往四国。

亚双义:在准备已久的赴大英帝国的旅行之前…要到亚双义的老家去问候。

亚双义:在那儿收到了电报,我下一秒就乘上了夜间汽车。

亚双义:…为了亲手帮助我的朋友…

寿沙都:那个……一真大人。

寿沙都:您说今早才赶到这里,那《诉状》的内容…?

亚双义:准确来说,不是『今早』,是『刚刚』才到。

亚双义:我去了趟家里,把它带来了,…但还没拆封。

成步堂:什…什么!那,你。难道说…

亚双义:是啊。关于这次的“起诉”,还几乎一无所知。

亚双义:不过…听说是前几天的你的那场庭审后……

亚双义:那个检事,提出了『异议』,在判决的3天后又起诉了。

成步堂:对……对啊!我想一定是有什么搞错了…

亚双义:不,你不用再说了,成步堂。…我全都知道。

成步堂:诶。

亚双义:我听说,那次的庭审让亚内检事的风评大大受挫。

亚双义:这次的“再起诉”,恐怕…是那位检事的『复仇』。

寿沙都:复、复仇吗…

亚双义:他只是找一些无聊的“借口”,想要为难我们吧。

寿沙都:…真是够麻烦的…

成步堂:但是,我感觉也不是不能理解那个检事的心情。

亚双义:…你说什么?

成步堂:因为,在聚集了很多大人物的大法院上,却辩不过一介大学生。

寿沙都:而且还…

亚双义:真是,所以才说!这个国家的司法不可信!

成步堂:…亚、亚双义…

亚双义:利用大法院,对学生进行“骚扰”…简直是一场暴行。

亚双义:以《法律》为名义挥洒暴力,不就是“目无法律的混蛋”吗!

寿沙都:确实。检事局强硬的做法,最近报纸也在批判。

成步堂:事实就是,上次对我的“起诉”也挺强行的啊……

成步堂:说实话,从那以后我好难再相信警察了。

亚双义:但是…很遗憾。

亚双义:不被民众所信任的,不光是警察和检事。

亚双义:我们《律师》也差不多。

成步堂:是、是吗……

亚双义:看来,你不看报纸的啊,成步堂。

成步堂:啊、是…我没看。最近发生那么多事,根本顾不上看。

寿沙都:我买了今早的报纸。…您说的是这个报道吗?

寿沙都:『知名律师被逮捕!』…就印在第一版上。

亚双义:哦哦,不愧是御琴羽法务助手。还是那么天衣无缝。

寿沙都:上面说,律师想要收买司法体系的人…什么的。

成步堂:唉…这次是『收买』吗。确实挺糟糕的。

亚双义:我国建立『律师』制度也才是最近的事情。

亚双义:被蔑称为『三百代言屋』(没有资格的律师替人诡辩的含义),地位还很低。

亚双义:在必须获得市民信任的这个时期,却发生这种丑闻。

亚双义:…成步堂。你也应该看一看。

成步堂:呜呜呜…我不喜欢报纸…

亚双义:不喜欢也得看。你也是帝都的大学生好吗。

成步堂:………………

亚双义:干什么。

成步堂:你……总是能看穿我的“心声”啊。

亚双义:因为你所谓的“心声”,每次都是『自言自语』啊。

证物《报纸文章》的信息被收入法庭记录中。

(报纸文章:今早的报纸。

上面记载着『知名律师被逮捕!』…的一篇文章。)

亚双义:…总之。

亚双义:虽然不知道那个检事事到如今还要玩什么花样…

亚双义:这次就让我站在律师席上。…没意见吧?成步堂。

成步堂:诶!但、但是,那个…

亚双义:不,多说无益,成步堂。…我全都明白。

亚双义:10天前的庭审上,你最后也没让我帮你辩护。

亚双义:虽然我知道你“替人着想”的真心。但是…

亚双义:这个“善后”至少让我亲手解决。

寿沙都:但、但是,一真大人…

亚双义:……别说了,御琴羽法务助手。那种检事不是我的对手。

亚双义:我一定会救你的。…交给我吧。

成步堂:………………

寿沙都:………………

寿沙都:那个,一真大人。请让我确认一件事…

…被告人!

大法院开庭时间到了。立刻前往大法庭!

亚双义:…看来到时间了。

亚双义:御琴羽法务助手。…请多指教。

寿沙都:…………自然。

亚双义:成步堂,不要那副表情。一会见吧…我的朋友。

亚双义:…大法庭上见!

成步堂:………………啊、嗯。我知道了。

…我是亚双义一真。

帝都勇盟大学2年级学生…持有《律师》资格,站上法庭。

然后…终于实现了夙愿,这个月,我将漂洋过海,去往大英帝国。

作为学习大英帝国的最新司法的《司法留学生》…

恐怕…这将是在日本的最后一次出庭了吧。

…这次,我一定要亲手解救朋友于危难之中!

――――――――――――

同日 上午9时

大法院 第一号大法庭

裁判长:那么。接下来开始审理。

亚内:…检察方,已做好准备。

亚双义:…辩护方,已完成准备。

亚内:…『完成准备』啊…

亚内:看来,学生君还不理解《大法院》的大原则。

亚双义:您指的什么。

亚内:大法院是『禁止女性』的。说的就是一副漠不关己表情站在那儿的你!

寿沙都:啊…

亚内:装傻也没用。现在马上出去!

寿沙都:…请听我一言。

寿沙都:本日的审理,听说是亚内检事大人的“个人诉讼”。

亚内:那、那又什么样!

寿沙都:这样的审理会在这个大法院进行,已经是极端的“例外”。

裁判长:…这次就作为『特例』允许了。

寿沙都:那么,既然是『特例』。

寿沙都:仅限今天。也希望认同女子法务助士…

亚内:怎么可能!这种事…

裁判长:…好。就网开一面,认可了。

亚内:诶诶诶诶诶!

亚双义:(……好强啊。御琴羽法务助手…)

裁判长:毕竟今天是『特别法庭』。…很多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亚内:唔唔唔唔唔唔…

裁判长:那么。比起那个…亚双义一真哟。

亚双义:在。裁判长阁下。

裁判长:难道说…今天的法庭。你要做律师……?

亚双义:……是。

亚双义:我会将检察方的所有“强词夺理”,一一粉碎。

裁判长:唔唔唔……

亚内:哼哼哼…“强词夺理”啊…

亚双义:…亚内检事。

亚双义:看来,你还没有明白自己的立场。

亚内:……哦?

亚双义:十天前关于成步堂的判决。结论已经很清楚了。

亚双义:《真正的犯人》认了罪。案件已经“结束”了。

亚双义:……亚内检事。你也应该对此心知肚明!

――――――――――――

裁判长:……看来。

裁判长:本案的审理,终于临近结审的时刻了。

裁判长:你意下如何?亚内检事。

亚内:不……不可能!我亚内武土居然……

亚内:败给一个区区外行大学生……!

――――――――――――

亚内:……啊啊。有吧。那一场“闹剧”。

亚内:但是…看来。

亚内:不明白自己立场的是你啊…学生君。

亚双义:你、你说什么……!

亚内:归根结底。

亚内:连《诉状》都没看过的人,有资格站在律师席上吗…

亚双义:……!(他、他为什么会知道……)

寿沙都:那个…一真大人。可能是我多言了…

寿沙都:强烈推荐您现在确认一下《诉状》。

寿沙都:刚刚已经记录在《法庭记录》了。

亚双义:(『法庭记录』…)

亚双义:(只要点击【法庭记录】,就能够确认《证物》的情报。)

亚双义:(……可能趁此机会查看一下比较好。)

亚内:那…就好好看看《诉状》,让学生君来回答一下吧。

亚内:今天的这场裁判。请说出被告人的名字!

亚双义:……这。这种事,再清楚不过了。根本就无需多问!

亚双义:在这场裁判中,被起诉的人。“被告人”的名字。那就是…

【成步堂龙之介】

亚双义:……不用多说。肯定是『成步堂龙之介』了!

亚内:还“不用多说”呢……。

亚双义:那家伙,是一个有点冒冒失失,又让人大跌眼镜的家伙。但是…

亚双义:那家伙没有伤害任何人。这一点,已经被证实了!

亚内:…哼哼哼哼…

亚内:如果说你朋友是个“有点冒冒失失,又让人大跌眼镜的家伙”……

亚内:那你就是“非常冒冒失失,特别让人大跌眼镜的家伙”了啊。

亚双义:你,你说什么……!

裁判长:……律师的冒失跌眼镜真是让人深感遗憾。

亚双义:哦哦哦哦哦哦哦!(…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寿沙都:……一真大人!总之请您确认一下《诉状》!

寿沙都:马上点击【法庭记录】……拜托您了!

亚双义:(第一次见到御琴羽法务助士这么拼命的样子)

亚双义:(点击【法庭记录】,确认一下证物吧)

裁判长:……那么。请律师再一次回答提问。

亚内:那…就好好看看《诉状》,让学生君来回答一下吧。

亚内:今天的这场裁判。请说出被告人的名字!

亚双义:……这。这种事,再清楚不过了。根本就无需多问!

亚双义:在这场裁判中,被起诉的人。“被告人”的名字。那就是…

【御琴羽寿沙都】

亚双义:呃……会不会是『御琴羽寿沙都』呢。

寿沙都:……一真大人。一直以来,承蒙您的关照了。

寿沙都:寿沙都,想要现在就坐上汽车,出发去旅行。

亚双义:啊……!不,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亚双义:今早从停车场狂奔到大法院的“疲劳”,让我刚才…

寿沙都:被告是指『被控诉的人』的名字!

裁判长:两位年轻人可悲的争执,请在等候室搞定。

亚双义:(……真想全部打消,从等候室重新来过……)

寿沙都:……一真大人!总之请您确认一下《诉状》!

寿沙都:马上点击【法庭记录】……拜托您了!

亚双义:(第一次见到御琴羽法务助士这么拼命的样子)

亚双义:(点击【法庭记录】,确认一下证物吧)

裁判长:……那么。请律师再一次回答提问。

亚内:那…就好好看看《诉状》,让学生君来回答一下吧。

亚内:今天的这场裁判。请说出被告人的名字!

亚双义:……这。这种事,再清楚不过了。根本就无需多问!

亚双义:在这场裁判中,被起诉的人。“被告人”的名字。那就是…

【亚双义一真】

亚双义:你问被告人的名字的话!就写在《诉状》的最上面。

亚双义:当然,被起诉的毫无疑问就是『亚双义一真』!

亚双义:……亚。亚双义一真……?

亚双义:(我的亲友…那家伙的名字应该叫“成步堂龙之介”…)

寿沙都:没错。这次被起诉的是…

亚双义:居…居然是我――――!

裁判长:…肃静!肃静!

裁判长:说实话,看到《诉状》时,我也很吃惊。

裁判长:另外,罪名是『暴行罪』是吗?

亚内:……………………

亚内:学生啊。你才该好好回忆一下。

亚内:刚才的『场面』。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

亚双义:在、在那之后……?

――――――――

裁判长:……看来。

裁判长:本案的审理,终于临近结审的时刻了。

裁判长:你意下如何?亚内检事。

亚内:不……不可能!我亚内武土居然……

亚内:败给一个区区大学生外行……!

亚双义:……可以认为,今后你作为检事的生涯将会相当艰辛吧。

亚内:唔唔唔唔唔唔唔…成步堂龙之介!

成步堂:是……是。

亚内:这个“怨恨”。我亚内子子孙孙都会记着!

亚双义:…骄奢之人必败于后辈。

亚双义:这是《历史》的必然。…此刻的感想,你就牢牢记在心里吧!

亚双义:即便过上百年,你亚内一族都无人可敌成步堂!

――――――――

亚内:…不管是乡下的学生的判决结果如何,案件是否解决…

亚内:我根本不关心。和这次的『诉讼』一点关系也没有!

寿沙都:……难、难道说……

亚内:重要的事……只有一件。

亚内:这象征我亚内武土的冲天髻被噌的一下给砍掉了!

裁判长:也,也就是说…『暴行罪』是指这个…

亚内:……就是这么一回事。

亚双义:这,这简直是…

亚内:说到底!他现在还佩着刀呢,法官大人!

亚内:在大法院挥刀就砍……是怎样的暴行啊。

亚内:这不就是挥洒着“暴力”本身,字面意义上的“目无法律的混蛋”吗!

亚双义:呜哦哦哦哦哦……!

亚内:说实话,当时的形势,已经等同于审理结束了。

亚内:也就是在这里我才会坦白,我亚内。

亚内:在那时,膝盖打战,光是站着就已经拼尽全力。

亚内:啊啊!然而!

亚内:可怜的亚内我,却连冲天髻也被噌地一下砍掉了!

亚内:难道还有比这更“过分”的吗…不,没有!

亚双义:这、这个…

亚内:我亚内也有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儿子。

亚内:他才不会在大学的教室里胡乱挥刀!

裁判长:唔唔唔…现今听你这么一说,仔细想想的话。

裁判长:那个『乘胜追击』…确实,似乎根本没有必要。

亚双义:唔……!

亚内:结果…今天还冷冰冰地飘扬着你那头巾。

亚内:看,怎么样!

亚双义:…………

亚双义:(…总觉得,虽然不是很想接受…)

亚双义:(但当时的拔刀被说“做得过分”,也没法反驳啊)

亚双义:十分抱歉。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寿沙都:……一、一真大人……

裁判长:那么。既然被告人已经痛快地低头认错…

裁判长:本案就就此《了结》…

亚内:…哼哼哼…请等一下,法官。

亚内:如果痛快认错就行,那还要大法院干什么。

裁判长:什、什么……?

亚内:将刀带入法庭的罪。砍我亚内的罪。

亚内:还有……一项更大的罪。

亚内:托他的福…我再也扎不了冲天髻的大罪!

亚内:结合以上情况,检察方要求对其拘禁半年,《立刻执行》!

亚双义:你……你说什么!坐牢半年……

寿沙都:虽然不清楚最后的『再也扎不了冲天髻的脑袋』是什么……

寿沙都:律师在大法院拔刀大肆闹事,造成危害的话。

寿沙都:『拘禁半年』是确有其事的量刑!

亚双义:不不不。我可不认为自己有“大肆闹事”…

亚双义:(怎么会这样……)

亚内:(混蛋亚内检事……居然提出要判《立即服刑》)

亚内:呵呵呵……

亚内:不过,你爽快地认错……

亚内:就等于接受我们检察方的“求刑”了吧。

亚双义:这、这……

寿沙都:不……不行,一真大人!如果,真的变成这样的话。

寿沙都:近在眼前的大英帝国《司法留学》,就要取消了…

亚双义:……啊……!

亚内:看来,律师方没有《异议》啊。

亚内:那么,法官大人。这次您可以判决……

寿沙都:……请容我一言,亚内检事大人。

寿沙都:律师方,不可能认同检察方的指控!

亚双义:御、御琴羽法务助手……!

亚内:哦…区区一个法务助手,居然敢插嘴审理…

裁判长:你是什么意思?法务助手哟。

寿沙都:在……在!呃……那个。

寿沙都:就算。在这里唰唰地挥刀的话。

亚双义:唰……“唰唰”……?

寿沙都:不管刀刃有多长,也不可能够到检事席上啊!

寿沙都:也就是说,亚内检事大人的主张,不过是『强词夺理』…

亚双义:看来……果然,我们是不得不战斗的命运啊。

亚双义:……!

裁判长:也就是说,检察方有所《准备》……是吗。

裁判长:已经做好了立证亚双义一真的『暴行』罪的准备…

亚内:…当然。

亚内:完美的《证词》。还有……完美的《证物》。

亚内:审理这才要开始。……法官大人。

裁判长:……好吧。那么命令检察方。

裁判长:带能够证明亚双义一真的“罪行”的《证人》入庭!

亚内:……我亚内,发自心底,乐意之至……

亚双义:(…最开始以为是什么无聊官司…)

亚双义:(没想到,如果在这儿败了,去大英帝国的路就要被封死…)

亚双义:(…如果这是做梦的话,让我快点醒吧…!)

――――――――――――

亚内:…那么,证人们哟。各自陈述自己的姓名和职业。

细长:……是。名字是细长悟。

细长:现在在理发店《刈人》帮客人们修剪发型。

成步堂:呃……名字是成步堂龙之介。帝都勇盟大学的二年级生…

成步堂:10天前,因为一起冤案被关进了号子。

【異議あり!】

亚双义:你…你这家伙。为什么会站在那里!

成步堂:那是,因为…

寿沙都:成步堂大人是《证人》。…检察方的。

亚双义:你说…检、检察方?

寿沙都:说直白一点,就是一真大人的“敌人”呢。

成步堂:所以…在等候室看到你时,我不是一上来就说了吗,亚双义。

成步堂: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亚双义:…………………………

亚双义:为什么,这种事不早点说!

成步堂:我好几次都要说的啊!但是,每次都……

成步堂:被你一句『接下来的不用再说了』,让我闭嘴了不是吗。

亚双义:……唔唔唔。

亚内:这个乡下学生,可是10天前那场命中注定的庭审中…

亚内:最近距离地目击了被告犯罪的瞬间的证人啊。

亚双义:犯、“犯罪”…

细长:…还有,我本人。

细长:虽然横看竖看都是一名理发店员,但那不过是我表面的身份。

细长:我的真实身份……居然是!正在执行潜入搜查的警官。

裁判长:…这我还是记得的。

亚双义:(细长警官……是10天前的判决中站在证言台的证人)

亚内:那么。请证人们开始《证词》吧。

亚内:在那天,关于那场可憎的“犯罪”。

亚内:以及那个《犯罪》所带来的悲痛的“影响”!

细长:…谨遵吩咐。

――――――――

【证言开始】

~亚双义的“犯罪”~

成步堂:确实,在我的眼前,那傢伙拔刀一闪。

成步堂:但、但是!也不能说检事的头被他砍到了啊!

细长:亚内大人经常光顾理发店《刈人》…

细长:似乎从那以后,被削掉的头发就再也不生长了。

细长:『再也不能扎冲天髻』…对亚内大人来说似乎是“致命伤”。

――――――――

裁判长:什么!头发居然停止生长了…

裁判长:这问题可就严重了。

【異議あり!】

亚双义:…为什么能断言“不长”了呢!

亚双义:从那以后,明明才只过了十天而已!

【異議あり!】

亚内:我亚内最清楚了!

亚双义:……!

亚内:头顶郁郁葱葱的年轻小子是不会懂的。

亚内:在荒野上等待衰亡的,枯萎麦芒临死前的惨叫!

寿沙都:……事态似乎很严重呢。

亚双义:……开什么玩笑…

亚内:明治之世正叫嚣着『文明开化』。冲天髻也在逐渐灭绝…

亚内:但是!只有我亚内!

亚内:决心一生!都和冲天髻作伴!

成步堂: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剃成板寸呢。

亚内:你说什么!你这“杀人未遂犯”!

亚双义:(“心声”…被你赤裸裸地讲出来了啊,成步堂)

裁判长:……如果。刚刚的《证词》全都是『真的』。

裁判长:被告可能会面临严厉的处分。

亚双义:……!(…该、该不会…)

亚双义:(大英帝国留学被“取消”…吗!)

裁判长:……亚双义一真哟。认真进行《询问》吧。

亚双义:知……知道了!

――――――――――

【询问开始】

~亚双义的“犯罪”~

成步堂:确实,在我的眼前,那傢伙拔刀一闪。

【待った!】

亚双义:我实在是不能原谅那个对你穷追不舍的冲天髻。

成步堂:我心里是很开心的!…不如说,觉得很是痛快了。

亚内:是啊,老夫的冲天髻被痛快地砍掉了啊!

亚双义:也就是说。既然大家都觉得痛快,这事儿是不是可以就这么算了…

亚内:想都别想!

亚内:我亚内武土。子子孙孙都不会舍弃冲天髻!

裁判长:…大法院强烈建议在你在这代就舍弃了吧。

成步堂:总之。站在旁边的我,想要强调一句!

成步堂:他确实『拔刀一闪』,但我也只是看到了这个瞬间!

――――――――――――

成步堂:但、但是!也不能说检事的头被他砍到了啊!

【待った!】

亚双义:那是…什么意思?成步堂龙之介。

成步堂:因为。用常识想想看,刀刃是不可能够得到的啊。

成步堂:在辩护席挥刀,怎么能砍掉检事席的冲天髻。

裁判长:唔唔唔…确实。说得很有道理。

成步堂:只是,亚双义那家伙。把大份牛锅吃个精光以后,就会开始大大咧咧的…

成步堂:炫耀起一些奇怪的东西。

亚内:炫耀……?

成步堂:说什么。如果使出亚双义家秘传的《拔刀术》…

成步堂:7米开外的西瓜也能切成两半,之类的。

亚双义:……!

成步堂:这种事怎么可能办到。那家伙,就是有这样的地方…

【異議あり!】

亚双义:成步堂……你这家伙。瞧不起亚双义家的《拔刀术》吗。

成步堂:诶。

亚双义:现在就拿西瓜来!按照在场人数切给你看!

成步堂:呜呜呜……已经12月了,西瓜有点那个吧。

亚双义:那就南瓜!虽然有点硬,但也值得一试!

【異議あり!】

亚内:您听到了吗?…法官大人。

亚内:这个人自己承认了。…他是“可能”犯罪的。

亚双义:……!

寿沙都:一、一真大人…您这是做什么!

亚双义:抱…抱歉。

亚双义:亚双义的《拔刀术》被怀疑……就不由得。

亚双义:想要当场把西瓜切成两半。

亚内:哼哼哼……看来。差不多……

亚内:是时候给你看决定性的《证据》了啊。

亚内:我的冲天髻确确实实成为了你的《刀》下亡灵…

亚内:清楚地将其立证的《证据》!

亚双义:你……你说什么……

亚内:你看好了……就是这个!

裁判长:和纸的“搓纸绳”吗…看上去被一刀两断了。

亚内:扎冲天髻,用和纸才是正道。

亚内:重要的是。这个“搓纸绳”是怎么断的…?

裁判长:啊啊啊!……这是。

裁判长:“搓纸绳”的断口的平整度……这毫无疑问。

裁判长:是被极其锋利的“刀具”所砍!

成步堂:诶……!被、被刀砍的……?

裁判长:怎么样!辩护人……不。被告哟!

亚双义:………………

亚双义:只要有我的《拔刀术》……以及,名刀《狩魔》在手。

亚双义:无需刀刃所及,斩断区区“搓纸绳”只是信手拈来!

裁判长:………………

成步堂:………………

亚内:………………

亚内:刚才的话。可以视为“犯罪声明”吗?

亚双义:不可以!

裁判长:总之。将“搓纸绳”作为《证物》受理了。

证物《被切断的搓纸绳》的信息被收入法庭记录中。

(被切断的搓纸绳:亚内检事扎冲天髻用的“搓纸绳”。被切实地一刀两断。)

亚双义:确实。我当时斩断了这根“搓纸绳”。

亚双义:准确来说,只有“搓纸绳”…这漂亮的断口可以作证。

寿沙都:…您又炫耀了…

裁判长:……看来。辩护方让自己的立场大大地陷入了危机…

裁判长:总之。现在回到《询问》。

细长:……看来。该我细长“登场”了。

――――――――――――

细长:亚内大人经常光顾理发店《刈人》…

【待った!】

亚双义:细长警官……这次,是正在理发店执行潜入搜查吗。

细长:……是的。这三年里,都在《收集情报》。

亚双义:……不觉得太久了吗。

细长:因为理发店可是各种《情报》交错飞扬的绅士们的交际场所。

细长:嘴巴很牢的绅士们,会对我们理发师吐露秘密。

细长:尤其是,我剪刀的悦耳的节奏声,获得了客人们的大好评。

亚内:除了这个人,老夫不会让别人动我的冲天髻!

细长:客人,承蒙夸奖不胜荣幸。

亚双义:………………你真的是警官吗。

细长:因为『既然做就不管什么都做到最好』…

细长:这就是我的“信条”。

细长:每周有两天,追逐犯人的“猎人”细长,会化身“刈人”(音同)。

亚双义:(…总觉得,细长警官…越看越像个厉害的人了)

寿沙都:不如说,是个“特别厉害的人”了。

――――――――――――

细长:似乎从那以后,被削掉的头发就再也不生长了。

【待った!】

亚双义:……这、这种事可能吗……!

细长:头发这种东西,是很“纤弱”的。

细长:遇到灾祸,不再生长了,这种事情未必不会发生。

细长:所以说。倾注心血,轻柔地下剪就是我的秘诀。

亚双义:……下次,我想试试去理发店《刈人》剪头发了。

寿沙都:……我也是。

亚内:然而你们却!

亚内:把我可爱的毛发们,残忍地砍掉了!

亚内:呜呼,他们还在生长!是前途有望的毛发们!

寿沙都:……总觉得,一真大人越来越像个“坏人”了。

亚双义:唔唔唔唔唔…(总觉得有些奇怪啊…)

――――――――

细长:『再也不能扎冲天髻』…对亚内大人来说似乎是“致命伤”。

【待った!】

亚双义:再、再也不能……?

细长:这个是,总之。据亚内大人所说…是这样。

细长:乌黑油亮的黑发被一刀两断,之后就停止生长了。

细长:当然。“今后再也”没有指望了…

亚双义:但是……“生长”真的停止了吗!

细长:…………谁知道呢。您问我也。

细长:毕竟那场裁判也才刚过了10天而已。

【異議あり!】

亚内:亚内的毛亚内最清楚!

亚双义:………!

亚内:……那个时候。老夫确实听到了。

亚内:100万声临死前的惨叫…响彻我的头顶!

寿沙都:……这数字还真够明确的。


亚双义:(…《证词》到此为止吗。)

寿沙都:您觉得如何?一真大人。

亚双义:我怎么可能因为冲天髻放弃英国留学!

寿沙都:您刚刚发自灵魂的呐喊……让人心悦诚服。

寿沙都:我认为,应该向法官大人强烈主张。

寿沙都:从这里不可能砍到检事大人…

亚双义:……………………啊。哦哦……

亚双义:总之!先一步一步地威慑他们,收集《情报》。

寿沙都:……我赞成!

――――――――――

【異議あり!】(错误选项)

亚双义:我对证人刚刚的发言提出反对!

裁判长:你这样飘着头巾提出“反对”,没什么说服力啊。

亚双义:……眼神飘忽也就算了,头巾请您不要在意…

亚双义:(……看来。还是重新再看一次比较好)

――――――――――

细长:『再也不能扎冲天髻』…对亚内大人来说似乎是“致命伤”。

【異議あり!】

亚双义:对于砍断您冲天髻的“搓纸绳”一事,我道歉。

亚双义:……但是。

亚双义:检察方恶意的“谎言”不能原谅。

亚内:你、你、你说什么……

亚双义:这个“搓纸绳”,确实是被“真一文字”砍断的。

亚双义:也就是说。“搓纸绳”以外,没有任何东西被刀刃所伤。

亚内:……“搓纸绳”以外……?

成步堂:…啊啊啊啊啊啊…!

裁判长:干、干什么……证人!

成步堂:说起来…那个时候!我确实看见了!

――――――――

亚双义:…骄奢之人必败于后辈。

亚双义:这是《历史》的必然。…此刻的感想,你就牢牢记在心里吧!

――――――――

成步堂:……确实,冲天髻被利落地砍了。但是……

成步堂:那一瞬间,没有任何『头发』落下……!

亚内:……!

亚双义:……就是这样。那时我砍断的……没错。

亚双义:不是『头发』,是『纸』!

【異議あり!】

亚内:所、所以……所以说。那又怎样!

亚内:你在法庭上挥刀的事实不可动摇!

【異議あり!】

亚双义:……亚内检事。您应该是这么“主张”的。

寿沙都:『被告让亚内检事大人的头再也扎不了冲天髻』了

寿沙都:这才是“致命伤”……细长大人的《证词》是这么说的。

亚双义: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自不用说。

亚双义:我根本没有砍掉你的一根头发……所以!

亚双义:此时此刻。你也应该可以梳自己最喜欢的冲天髻!

亚内:怎…………

亚内:怎么会――――!

裁判长:……看守!现在马上……把和纸的“搓纸绳”拿过来!

――――――――――――

亚内:…………………………

寿沙都:……………………

成步堂:………………

裁判长:仿佛。就像回到了10天前。

亚双义:……看来。这样就一切都搞清楚了。

亚双义:检察方这次的起诉……果然。只是『强词夺理』!

亚内:…唔…!

寿沙都:…既然这样。

寿沙都:所谓『停止生长的头发』,也非常可疑。

亚双义:再过数月,也就“真相”自明了吧。

亚双义: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抵达大英帝国了…

亚内:……唔唔唔唔……

裁判长:确实,既然检察方的主张有“虚假成分”……

裁判长:起诉会被驳回,审理就此“结束”。

亚内:唔………………

亚内: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可恶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寿沙都:恭喜您!…一真大人。

寿沙都:这样,就能毫无顾虑地出发去大英帝国了呢!

亚双义:啊啊。一时间还以为会怎么样呢…

亚双义:去大英帝国《司法留学》,是我长年以来的梦想。

亚双义:……托他的福,这次终于不是梦了。

裁判长:……那么。今天的审理就此结束。

【異議あり!】

亚内:…很抱歉,我亚内武土。

亚内:对这个人的《司法留学》提出反对!

亚双义:你……你在说什么!居然……反对我留学!

裁判长:这是怎么回事呢?……亚内检事。

亚内:…………

亚内:《司法留学生》,可谓代表我国“颜面”的使者。

亚内:作为其候补被遴选出来的,不光只有学习法律的学生。

亚内:现任判事、检事、律师之类的优秀的司法人士也都位列其中。

裁判长:最终,以司法省为中心,进行了严格的留学生筛选。

裁判长:被选出来的,就是这位亚双义一真君。

亚内:……话说回来。

亚内:这个人被选中,背地里是《不正当》的。

亚双义:你……你说什么……!

亚内:我们抓住了《证据》。……对吧?证人!

成步堂:………………

成步堂:………………诶,问我吗?

亚内:怎么可能。……当然是问你旁边的人。

细长:…………

细长:唉。如您所说,我进行了《调查》……

亚双义:(…细长警官…?)

裁判长:这个月末就是《司法留学生》发船的时刻……

裁判长:我并没听说有什么“作弊”。

裁判长:如果说这是《真的》,那就是大问题了。

裁判长:看来……现在,有必要听一下《证词》啊。

亚内:真是贤明的“判断”。……法官大人。

亚内:那么……细长警官哟。报告你的调查结果吧!

细长:唉……。我知道了。

――――――――――――――

【证言开始】

~关于《司法留学》的作弊~

细长:留学生的筛选,分为好几个阶段,是以司法省为中心进行的。

细长:笔试、实务考试、谈判术……最终,候选人被打分评价。

细长:我被任命《潜入搜查》,获得了机密资料。

细长:根据那个资料。亚双义一真的成绩不是头等,而是《次等》。

细长……也就是说。亚内检事认为,这件事中有“作弊”。

――――――――――――――

亚双义:……次、《次等》……

亚双义:我居然。……不是《第一候选人》……

亚内:哼!别自满了。…你这刚发芽的头带!

亚双义:……唔!

亚内:『学生律师去了大英帝国』……这样容易被世间所接受。

亚内:可能日本政府产生了这种不公平的念头吧。

亚双义:唔……呜哦哦哦哦哦哦!

成步堂:你……你振作点!这话没什么杀伤力的亚双义!

成步堂:在我的心里……没错!你永远都是《第一候选人》!

亚双义:……别再说了成步堂。你是在伤口上撒盐。

裁判长:………………亚双义一真哟。

亚双义:在……在!

裁判长:留学生的审查是很严格的。……我可以断言。

亚双义:……!

裁判长:你如果是《司法留学生》。…就亲手证明吧。

亚双义:(这也就是说……让我展现一下实力的意思吗!)

亚双义:……我明白了。请让我《询问》!

细长:………………

――――――――――

【询问开始】

~关于《司法留学》的作弊~

――――――――――

【異議あり!】(错误选项)

亚双义:证人的《证词》和这个《证物》明显是矛盾的!

裁判长:……真是遗憾。

裁判长:刚才的《证物》的锋利度,还不如你的“眼神”犀利。

亚双义:(……我的“眼神”有那么凶吗……)

――――――――――

细长:留学生的筛选,分为好几个阶段,是以司法省为中心进行的。

【待った!】

亚双义:我没有动什么手脚!我只是正当地参加了考试!

细长:嗯、嗯嗯……呃,对我来说,也愿意这么相信…

成步堂:您在说什么呢!亚双义才不是会作弊的人!

亚双义:…成步堂。你…

成步堂:……但是!

成步堂:即便如此……假如!那家伙真的『干了』…一定。

成步堂:也是因为太想去大英帝国了!因为他的“愿望太强烈”才…

【異議あり!】

亚双义:既然没做就没必要说什么『假如』!

成步堂:啊啊啊啊!是吗!

寿沙都:……不可思议的是,大家好像都开始觉得您“干了”呢。

亚双义:(……觉得那家伙有当律师的才能,是我看走眼了吗)

亚内:总之……还真是迫不得已的“作弊”呢。

亚双义:唔唔唔唔唔唔唔……成步堂,你这混蛋!

成步堂:呜呜呜呜呜呜……亚双义,对不起啦。

――――――――――

细长:笔试、实务测试、谈判术……最终候选人被打分评价。

【待った!】

亚双义:我们应试者并没有被告知“成绩”…。

细长:是的。司法省的选拔委员们把成绩作为《机密资料》保管着。

裁判长:那么……究竟。“作弊”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细长:……好像。是有人《内部举报》。

亚双义:内、内部举报……

亚内:检察局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亚内:…信上的内容“举报”了司法留学生的选拔委员会。

亚双义:这种东西……可能是某人的“恶作剧”也说不定!

细长:这…是不太可能的。

细长:《举报》中写了只有内部人员才知道的事情。

细长:恐怕是清楚详细情况的司法相关人士。

裁判长:…因为这个,之后才开始了搜查吗…

细长:……是的。

――――――――――

细长:我被任命《潜入搜查》,获得了机密资料。

【待った!】

亚双义:到底……那种资料是从哪得到的呢。

细长:………………因为我在《刈人》。

亚双义:……诶。(……理发店……?)

细长:在那个理发店的客人中,有人是政府的高官。

细长:我给他剃胡须时,帮他脸上敷了一块用来软化的热毛巾…

细长:在毛巾上…放了一丁点可以让人产生一丁点困意的药…

亚双义:……怎么说呢。已经是货真价实的“犯罪”了。

细长:啊、但是!可是。真的只有“一丁点”!

亚双义:问题不在这里。

细长:『既然要做,就做最完美的搜查』。…完美也是需要考量的。

寿沙都:问题也不在这里。

裁判长:……这个人比看上去还像“危险分子”啊。

亚双义:那么…你是把高官放倒,然后盗走了资料吗!

细长:不不!我怎么会这么做呢!我只是……

――――――――――

细长:根据那个资料。亚双义一真的成绩不是头等,而是《次等》。

【待った!】

亚双义:到底差几分!

细长:诶……

亚双义:最终候选人有几个!第一名……《第一候选人》,到底是谁!

成步堂:冷静点啦,亚双义。

成步堂:就算是倒数第一,在我心里你永远是…

亚双义:我不是倒数第一!

成步堂:呜呜呜呜……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细长:我用《相机》拍摄了资料。然后,把它交给了亚内检事。

细长:我没细看《照片》。…因为没什么兴趣。

亚双义:唔唔唔唔唔……

亚内:……哈!真是愚蠢的学生律师。

亚内:日本政府的机密资料,根本不是你这种人想看就能看的!

亚双义:…唔…!

寿沙都:……但是。检事大人不也是一样……

亚内:闭嘴!我只是为了曝光作弊,进行了必要的《搜查》!

亚双义:(……不行!被突发情况搞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成步堂:那个……细长警官。

细长:什么事。

成步堂:关于那个照片。你会不会…

成步堂:为了以备万一,多“冲洗”了一张?

细长:…………为什么你会知道?

亚双义:……!

成步堂:啊……因为。在上次的裁判上,警官先生说过吧。

成步堂:『反正要做,就做最完美的搜查』――这是“信条”什么的。

细长:………………你记得很清楚。

亚双义:那、那么,警官!难道说……!

细长:……是的。

细长:为了以备万一,我多冲洗了一张《照片》。

亚内:你……你说什么!

亚双义:那枚《照片》……要求现在立刻提交!

【異議あり!】

亚内:没有必要!那可是政府的机密资料!

裁判长:……细长警官哟。将照片呈上来吧。

裁判长:本法庭将其作为《证物》受理。

亚内:怎、怎么会……!

裁判长:“情报”必须平等。…你说是吧?亚内检事。

亚内:………………谨

亚内:谨遵您的吩咐――!

证物《候选人分数表》的信息被收入法庭记录中。

(候选人分数表:拍摄了司法省机密资料的写真。上面写有司法留学生候补人的分数)

裁判长:那么……证人哟。请继续《证词》。

细长:…谨遵吩咐…

――――――――――

细长……也就是说。亚内检事认为,有人“作弊”。

【待った!】

亚双义:因为我是《第二名》吗!你想说因为我不是第一名吗!

细长:……你对我发火也无济于事啊……

成步堂:所以说!在我的心里!就算你是最后一名……

亚双义:给我闭嘴!

成步堂:呜呜呜呜……

亚内:……就是这样,学生律师。因为你是《第二名》。

亚双义:……!

亚内:被选为留学生的。应该是真正优秀且清白的人。

亚内:这个人是因为动了手脚才被选上的!也就是说,他没有“资格”!

亚内:我请求马上把这名学生监禁起来,并且“重新”进行选拔!

亚双义:唔……!

寿沙都:……果然,让人很是在意。

亚内:什……什么!

寿沙都:为什么检事大人这么执着于《司法留学》……

寿沙都:就像是有着什么特别的“原因”。

亚内:什…不!不可能!根本没有!

亚内:老、老夫……老夫!是吧!没错吧,警官!

细长:………………诶!问我吗!

细长: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

亚内:好了!快说《证词》!我想说的你应该明白吧!

细长:唉……

裁判长:……那么。证人请更新《证词》。

细长:我……我明白了。

――――――――――――――――――――

细长:纠正舞弊……除此以外,亚内检事并没有其他想要陷害被告的动机。

【待った!】

亚双义:纠正舞弊……

亚双义:这才是我们检事的“使命”。

亚双义:为了这个,才不惜进行《潜入搜查》,掌握了机密资料吗。

细长:我、我只是…!奉命行事!

亚内:让我说得更清楚一些吧。对老夫来说…

亚内:十天前的裁判输了也好,冲天髻怎么样了也罢,都已经无所谓了!

亚内:我只是……想要纠正徇私舞弊!

寿沙都:真是完全颠覆这次“控诉”的发言呢……

亚双义:……为了它,就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亚内:是啊!因为我是检事!

――――――――――――――――――

亚双义:(亚内检事这混蛋……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吗…)

亚双义:(为了向我复仇,要“阻止”我的《司法留学》……

寿沙都:……但是,怎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亚双义:诶……?

寿沙都:亚内检事,命令细长大人“偷看”政府资料。

寿沙都:就算是为了复仇,真的会冒这种风险吗……

寿沙都:您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亚双义:…确、确实…(还是这么敏锐……)

寿沙都:不过……可能他就是有那么讨厌一真大人吧。

亚双义:呜呜呜呜……(另一种意义上的敏锐……)

亚双义:(……总之。亚内检事的《告发》,是有“原因”的)

亚双义:(只要把它找出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

细长:纠正舞弊……除此以外,亚内检事并没有其他想要陷害被告的动机。

【異議あり!】

亚双义:你还想要谎上加谎吗。……亚内检事!

亚内:突、突然干什么……!

亚双义:……刚才,一切都清楚了。

亚双义:你不惜控诉我,也想要阻止《司法留学》的理由……!

亚内:所……所以说!那种事不存在!

亚双义:……答案很清楚地写在这上面!

亚内:啊……!

裁判长:这、这是……刚才的候选人《成绩单》……

亚双义:在这个《第三名》候选者一栏上面写着的名字是……

亚双义:……『亚内武土』。

成步堂:你……你说什么!

亚双义:亚内检事!这里写着你的名字!

亚内:…………我亚内。正是闻名大法院的,检事中的检事。

亚内:我的实力获得肯定,是情理之中……

亚双义:也就是说。如果我的《留学》资格在这里被剥夺的话。

亚双义:你就会重新登上《司法留学生》候选人的宝座。

细长:啊……!

成步堂:难、难道说,为了这个……

亚双义:亚内检事控诉我的理由,只有一个。

亚双义:那就是为了让你自己成为《司法留学生》!

亚内:嘎哈啊啊啊啊啊!

【異議あり!】

亚内:……哼哼哼……

亚内:果然,乡下学生的想法还是太嫩了,太嫩了……

亚双义:……你说什么……

亚内:别得意了。你不过就是《第二名》。

亚双义:……!

亚内:也就是说,只要有《第一候选人》在,就算你消失了……

亚内:也轮不到我亚内当《司法留学生》!

成步堂:……这种事没什么好自豪的吧。

亚内:你你你闭嘴!……总之!

亚内:我只是希望《候选人》能够被公正地选出来。

亚内:并没有任何野心!

【異議あり!】

亚双义:………………很可惜……亚内检事。

亚双义:就算你怎么狡辩,你的野心好像也藏不住。

亚内:你、你说什么……?

亚双义:为了自己成为《司法留学生》,你要让我失去资格。

亚双义:因为你知道,只要《第二名》的我消失了,那个权利就是你的了。

亚双义:……我有能够“立证”的《证据》。

亚内:你说什么呢!这种“虚张声势”…

裁判长:在这个大法院,只有《证物》说了算……

裁判长:那么。命令亚双义律师“出示”证物。

裁判长:只要取消你的资格,亚内检事就会获得留学资格的《根据》是什么!

――――――――――――――

【くらえ!】(错误选项)

亚双义:……来!见识一下《司法留学生》的“实力”吧!

裁判长:……………………原来如此。

亚内:如您所见,裁判长阁下。

亚内:这就是这位司法留学生的“实力”了。

亚双义:诶。

裁判长:……看来。可能应该现在重新选拔一次了!

亚双义:唔哦哦哦哦哦……!

亚双义:(…在这里扯“实力”,看来是个大失败…)

寿沙都:“大失败”应该是扔错《证物》了吧……

亚双义:总……总之!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裁判长:在这个大法院,只有《证物》说了算……

裁判长:那么。命令亚双义律师“出示”证物。

裁判长:只要取消你的资格,亚内检事就会获得留学资格的《根据》是什么!

――――――――――――――

(【新闻报道】知名律师被逮捕!

帝都警察昨夜逮捕了在大法院活跃的律师袖之下正。

根据本报获得的情报,嫌疑是收买司法相关人士,并且控检方正在进行机密的搜查。)

【くらえ!】

亚双义:今早的报纸……让人实为扼腕的报道就刊登在第一版上。

亚双义:『知名律师被逮捕!』企图收买司法相关人士的案件。

裁判长:……确实。作为司法人员,是不能原谅的。

亚双义:根据报道,控检方还进行了进一步的机密搜查。

亚双义:是这样吗?……亚内检事。

亚内:诶!那、那个……不知道!我、那个。不是负责的检事!

亚双义:另外。被逮捕的律师的名字是……『袖之下 正』。

成步堂:诶!那个名字……好像。最近在哪里见到过……

亚双义:……那是自然。就在这个《成绩单》上。

细长:啊……!

亚双义:《司法留学生》第一候选人。他的名字就是袖之下正!

寿沙都:那位今后已经不可能被选为留学生了。因为……

寿沙都:因为收买罪……他现在已经被下了狱!

亚双义:在这里,只要《第二名》的我消失,第三名的名字就会上位。

亚双义:……亚内武土!就是你!

亚内:………………

亚双义:你设计了这一切,就是为了控告我。

亚双义:看吧,怎么样!……亚内检事!

亚内:………………

亚内:……呵呵呵……

亚内:或许,这就是年轻人的“特权”吧。

亚内:……『不长记性』呢。

亚双义:你什么意思……

亚内:你的主张,根本就不成立。

亚双义:……!

亚内:好好回想起来吧,10天前的那场裁判……!

――――――――――――――――

亚内:那么,证人……。请再一次陈述姓名和职业。

???:~~~~~~~~~!

亚内:………………

亚内:那……那个,女士。实在是抱歉……你说什么?

细长:~~~~~~~!

???:~~~~~~~~~!

亚内:哦、哦哦……大英帝国的语言,真是发音丰富啊!

亚内:我亚内。尽管听不懂意思,但却感受到了美!

――――――――――――――――

亚内:……没错。

亚内:像我这样优秀的检事。也会有一样“弱点”。

亚内:这弱点就是,一句《英语》也听不懂啊!

亚双义:什……什么……!

寿沙都:……确实。当时十分地茫然无措了呢。

亚内:也就是说。倘若老夫收到了留学生的《指名》。

亚内:我亚内。也只能恭恭敬敬地提出《辞退》!

成步堂:……我觉得这种事没什么好自豪的。

亚内:你你你你闭嘴!……总之!

亚内:“强词夺理”的是你才对!……乡下来的头巾律师蛋子!

亚双义:可…………可恶哦哦哦哦哦!

裁判长:肃静!肃静!肃静!

裁判长:……看来。《结论》已经出来了。

裁判长:亚内检事单纯只是出于正义才《告发》的。

亚内:……是的,是的,就是这样。我就是出于这个目的。

亚双义:(……不对!)

亚双义:(亚内检事,确实……有着什么“目的”!)

亚双义:(说起诉就起诉……怎么可以就这么让他给跑了!)

细长:……哎呀哎呀……

成步堂:那个……细长警官。

细长:诶!啊、哦哦……什么事呢。

成步堂:你刚才……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事。

细长:啊……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细长:确实,亚内检事一句《英语》也听不懂。

细长:……他儿子就不一样了。

亚双义:诶。

细长:亚、亚内检事的儿子相当优秀呢。

细长:我每个周末都给他做《英语》指导…

【待った!】

亚内:喂……喂、警官!无聊的事不要挂在嘴上……

亚内:裁判长!快点!宣布这个《询问》结束……

【異議あり!】

亚双义:(……怎么回事。)

亚双义:(现在。我似乎…第一次发现了亚内检事的“真面目”)

寿沙都:……一真大人。不要让他逃了。

亚双义:……证人!细长警官!

细长:您有什么吩咐。

亚双义:刚才的话……请加入到《证词》中!

【異議あり!】

亚内:你、你在说什么!《询问》已经结束了!

裁判长:能够下达裁定的只有本法官。

裁判长:……警官哟。

细长:在……!

裁判长:请按照辩护方的要求,将发言加入《证词》。

裁判长:……这将是本审理最终的证词!

细长:……听,听从您的指示。

亚内:唔……无、无聊!还想垂死挣扎……

亚双义:………………

――――――――――――

细长:亚内检事的儿子タケシ君,在跟我学习《英语》。

【待った!】

亚双义:タケシ君……是吗。

细长:是的。是一位刚好和您同龄的大学生。

细长:为了子承父业,正在努力学习法律。

亚内:タケシ才是继承老夫一切的亚内家的“希望之星”。

亚内:就算是你,在我家タケシ面前,也会“垂巾丧气”吧。

亚双义:……哦。

细长:他好像确实十分优秀,就连大学的教授们也都交口称赞。

细长:都说『唯一可惜的就是扎着个冲天髻』……。

亚双义:(……连父亲的冲天髻也继承了吗……)

细长:在我看来,也觉得他的《英语》是十分优秀的。

亚内:…还好吧。他早晚会成为超越我这个父亲的优秀人才。

成步堂:……但是。既然他现在还没超越父亲……

成步堂:也就是说,在起跑线上就『败给』亚双义了呢。

亚内:…………你你你你你你你闭嘴!

亚双义:(那个绝妙的『多嘴』,算是一种“才能”吗…)

――――――――――――――

细长:亚内检事的儿子タケシ君,在跟我学习《英语》。

【異議あり!】

亚双义:……其实。我一直觉得有点不对。

亚双义:这位检事,居然能够在留学生名单中位列《第三名》……

亚内:你……你。你怎么可以如此失礼!那可是我亚内武土!

亚双义:在这里写着的名字……并不是『亚内武土』。

裁判长:什……什么!

成步堂:诶……!

亚双义:不要被这笔迹迷惑了,请再好好看看。

……武…士……

……タケ…シ……(发音同汉字)

啊啊啊啊啊啊!

亚双义:……亚内检事!

亚内:呀啊!

亚双义:您那个有出息的儿子…是叫『タケシ』吧。

亚双义:他的名字用《汉字》怎么写……还请您赐教。

亚内:唔……嗯嗯……

亚双义:……我想。这样就能将事情全部解决了。

亚双义:看吧……怎样、亚内检事!

亚内:…………………………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BGM:亜双義一真 ~夜想曲)

……我亚内家,自古流传着剑术卓群的武家血脉……

……为了让儿子,在这明治之世回到“原点”,给他取了这样的名字……

……『武士』……

――――――――

亚内:……小子……不。亚双义一真律师哟……

亚双义:什么。

亚内:我知道拜托你这种事很强人所难。

亚内:……但是。亚内武土。还是想要恳求你!

亚内:……请让我家的武士作为《司法留学生》,去大英帝

亚双义:……拒绝。

亚内: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亚内:就差那么一点!分差就只有那么一点啊!

寿沙都:……二百以上的分差呢。(译注:一二名700多分)

亚双义:亚内检事。《机会》并不只有一次。

亚内:诶……

亚双义:只要不舍弃“意志”,风还会再次吹拂的吧。

亚双义:……在将来。

亚内: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亚内:………………

亚内:砍吧。

亚双义:诶……

亚内:只要不舍弃“意志”,在将来风还会再次吹拂……

亚内:我亚内,也应该正视自己的未来。

亚双义:………………

亚双义:很有觉悟。……亚内检事。

亚内:………………啊,等等,眼神好可怕……

亚双义:……为了将来!

――――――――――――(((冲天髻又被砍了)))

裁判长:……看来。这样总算是全都《了结》了。

亚双义:………………

裁判长:…亚双义律师,怎么了?我看你有些闷闷不乐的…

亚双义:…………

亚双义:我……以为自己理所应当是作为留学生《第一候选人》被选中的。

亚双义:但是……就算只差一分,《第二名》就是第二名。

亚双义:就算袖之下氏被捕了,……我也无法释怀。

寿沙都:……一真大人……

裁判长:……袖之下正。的确是一名优秀的律师……

裁判长:但是,他被证实收买了这次《司法留学生》的选拔委员。

亚双义:诶……!

裁判长:在选拔的最终阶段出现疑点,检察方秘密地开始了搜查。

裁判长:然后……最终集齐了证据,在昨天将其逮捕归案。

亚双义:……您、您是说。《成绩单》上的分数……

裁判长:是掺了水的。……也就是说。

裁判长:你才是毫无疑问的《第一名》。尽管昂首挺胸地踏上旅程吧!

亚双义:…………谢谢您!

裁判长:…你没有意见了吧?亚内检事。

亚内:……我亚内武土。

亚内:想要这样告诉我儿子武士。

亚内:只要不舍弃“意志”,在将来风还会再次吹拂……!

裁判长:很好。

裁判长:……那么。

裁判长:宣布对被告亚双义一真的最终《判决》!

【无罪】

裁判长:本日的审理到此结束!

――――――――――――――――

同日午前10时11分 大法庭被告人等候室 三号室

成步堂:……亚双义!恭喜你获得《无罪》判决!

成步堂:果然,正牌的“锋利度”就是不一样!

亚双义:……哦哦,谢谢。

成步堂:要暂时看不到你的勇姿了啊。

亚双义:……被你这么一说。

亚双义:要是能让你看到更加像样的裁判就好了。

成步堂:还有更大的舞台等着你呢!

成步堂:你会站在大英帝国的《中央裁判所》…那个大法庭上!

亚双义:啊啊……终于就要等到了。

亚双义:话说……成步堂。

成步堂:……嗯?

亚双义:你的准备怎样了?《护照》的手续办完了吗?

成步堂:唔……嗯。准备倒是准备了…

成步堂:真的要干吗?可是,万一,我……

亚双义:不用再说下去了,成步堂。……我全都知道。

成步堂:……你那个打断别人讲话的坏习惯,稍微改改比较好。

一真大人――!

亚双义:呀,御琴羽法务助手。

亚双义:果然,今天也得到了你的协助。……请让我跟你道个谢。

寿沙都:全都靠一真大人的实力。寿沙都敬佩不已!

成步堂:那个…是什么?那个巨大的玩意。

寿沙都:哦哦,这是一真大人定做的《旅行箱》!

亚双义:谢谢你。是该着手准备旅行了。

寿沙都:那么,我去做庭后的手续。

成步堂:你订做的东西也太大了,亚双义。

成步堂:这么大,加把劲说不定都能塞下一个成年人了。

亚双义:这是为你做的。成步堂。

成步堂:诶。

亚双义:快让我看一看能不能装得进去。……快!钻进去试试!

成步堂:诶……不!等等!

成步堂:其实最近总和你吃牛锅,我……

亚双义:……别说了,成步堂。我知道。

成步堂:………………

成步堂:那……进去之前,让我先说上一句。

亚双义:啊啊。尽情地来吧。……成步堂龙之介!

成步堂:……那么,失礼了。

【異議あり!】


评论(16)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