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大逆转裁判(龙亚双)】このまばゆさを、きっと君は知らない(4)(小说翻译)

pixiv id=9200835 作者きみ

围绕着成步堂收到的情书的故事,龙亚双。第4章。

翻译卡死了……所以先放一部分……剩下的再缓缓……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x实在是对不住……………………剩下的部分大概也不会是人话……好蛋疼x

全文链接:

【一】 【二】 【三】【四】【五】

————————————————————

翘掉午后的课,二人走向了空无一人的集体宿舍。白天寂静无人的集体宿舍里,廊内的窗户被敞开,孕有些微热度的夏风穿廊而过。

快步走进成步堂宿舍的两人,交谈着无关紧要的话题,坐到榻榻米上。

「所以,你有什么话要说」

「其实是关于信的事」

「信?那个情书吗?」

「我收到了第三封,但现在还解读不出内容」

「解读……」

「虽然应该是在倾诉情意,但对我来说太难了」

他架着手臂,用我实在是弄不明白的态度说完,亚双义扬起一边的眉毛撇了撇嘴巴。

「然后,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能不能读读看?我想知道上面大致写了什么」

看着递过信的成步堂,亚双义眉间的褶皱更深了。

「为什么是我!」

「这是亲友的恳求。拜托了」

成步堂非常清楚亚双义的性格,这样说的话,他断然是不会拒绝的。尽管自己这样做有些狡诈,但无论如何都想要确认看看。

被成步堂认真的眼神打败,亚双义犹犹豫豫地接过信,眼睛追逐着纸上的文字。

「等等」

「干什么」

「可以的话,你能念出来吗?」

「什、什么……?」

面对举起右手笔直地看着亚双义的成步堂,亚双义终于发出了责难的声音。

「成步堂!你这家伙、」

「如、如果念出来的话不是更好理解吗。如果你不好意思的话,就算了」

「唔、呃……」

亚双义捏着信的手加重了力气。「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吧」,成步堂说完,闭上双眼等着亚双义的下一步行动。不消一会,亚双义微微发出悔恨的呻吟,叹了口气。

「致此信于成步堂龙之介」

他终于用平淡的声音读起了信的内容。低沉的声音,让内容听起来如诉如求。

成步堂喜欢亚双义的声音。

第一次仔细地听他的声音,是在辩论大赛上。在讲坛上展现压倒般的存在感,他用喷火一样的演说令听众折服。最后的收尾虽然有些遗憾,但成步堂只觉得血液在自己的体内翻腾。置身于水底般的深邃,浸染穿透。那个声音,现在正倾诉着对成步堂的爱意。

「『与你一通度过之时日,些微思慕日益加深,终于――』」

亚双义的声音中断了。

「终于……」

睁开闭上的双眼,发现亚双义正因为紧张而发抖。像是感知到了某种不知名的蠢蠢欲动的情感,他喘着粗气,慢慢地闭上眼睛。

「你这家伙,其实已经知道了吧。这封信是谁给你的」

冷彻的话音刺向成步堂。把信丢在榻榻米上,亚双义握紧拳头,用锐利的眼神瞪着他。

「嗯,我知道。抱歉」

亚双义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也太无聊了!你都知道了……既然知道还让我念吗!?」

亚双义怒吼着。尽管他浑身散发出岩浆一般燃烧的气势,成步堂也努力镇定地挑选着字句。

「所以才这样」

「什么!?」

「所以啊。我想要从寄这封信的人口中,亲口听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成步堂温和地看着愤怒的亚双义,轻柔地拍着他的肩膀。

「亚双义,我想从你的口中听到」

面无血色的亚双义皮肤像瓷器一般,成步堂用指尖捏起刚才的信。尽管被汗浸湿,却已经没有了温度。

亚双义像是拼命忍耐着什么一样咬紧嘴唇。

「我发现了寄信人,是在跟你借钢笔的时候」

「不就是刚刚吗……」

「我看到笔尖折断的钢笔,察觉到有些异样。再看了钢笔墨水的颜色就确凿无疑了。寄给我的三封信,虽然文体伪装得天衣无缝,但确实是亚双义写的」

三封中的两封都用的是浓茶色的墨水。第二封的文字粗细不一,还有很严重的墨渍。如果不是笔尖断了,是不会这样的吧。然后,第三封是漂亮的蓝黑色墨水书写的。全都与亚双义的钢笔相符合。

但是,光是这样还不能让他确信。成步堂想起了出现第一封信的英语参考书。那本书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不怎么用得到了。亚双义应该也知道。并且,能够把信夹在成步堂房间中的那本书里的人,只有集体宿舍的学生或是偶尔会来玩的亚双义。

从放信的地方来看,亚双义恐怕认为信不会那么快被发现吧。但是成步堂却意外早地看到了信。

握紧拳头的力道更重,亚双义无力地笑出了声。

「你这家伙,很有做律师的潜质不是吗」

「你、你说什么呢」

「我就像是成了被告一样」

亚双义停顿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开口说话。

「我很高兴。身为亲友的我寄出的信,被你如此珍惜。即使信被当成一个陌生女子的情书」

心被揪紧或许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吧。亚双义专注的话语夺走了成步堂的心神。

「但、但是为什么还会寄给我第二封、第三封?明明会加大寄信人被找出来的风险」

「那是因为……」

「难道是,觉得下不来台了……」

成步堂的随口猜测却好像正中靶心,亚双义的脸唰地一下子变得通红,别过头去。

「诶,真的吗?」

「没、没办法啊!谁会想到你会对一个没来由的情书那么认真!」

「是、是吗……这样啊」

气不打一处来的亚双义看着成步堂痴笑的样子,从鼻子发出一声嗤笑。

「哼。你自己还不是日思夜想的盼着」

「那、那也是情理之中啊!这是我第一次收到情书!」

「果然是第一次吗!」

「啊……!」

被戳到痛处的成步堂跪倒在榻榻米上。

短暂的沉默之后,亚双义跪坐在成步堂面前低下了头。

「抱歉。和你互称亲友,却这副样子。我知道自己很不坦率。不可原谅」

「诶?」

「但是,我有一句话要说」

对着抬起头的成步堂,亚双义为了让自己镇定而深吸一口气。

「你也喜欢我吧」

这样说道。

「等等!」

「怎么」

「什、什么时候……?」

「……这我确定不了。但是,我不是有一次喝醉睡在这个房间了吗。那时的你挺好笑的」

「好笑吗?」

「说不上来的好笑。而且」

原来还有吗,成步堂很是狼狈。慢慢恢复沉着的亚双义并没有放松追击的步伐。

「还有你的眼睛」

「眼睛?」

「原来只有本人浑然不知吗」

  「有时,会热得像要把人烤焦」亚双义小声说完,无奈地笑了。然后,他终于从成步堂的身边逃开,敞开了紧闭的窗户。夏日的气息冲进房间,盈满室内。红色的头巾在空中飞舞,随风飘荡。

「我有罪。是你立证了」

「亚双义、」

认罪般的声音,让成步堂收紧了眉梢。

「不要摆出那种表情。虽然我本无意玩弄你的感情,但事实确是如此」

真是没办法。他说完,雨过天晴般地笑了。

「如果你说它是罪,那你会补偿我吗?」

「也是……」

亚双义缓慢地陷入沉思,然后说道。

「我该怎么补偿」

「你能给我吗」

把你所有的感情都给我。

虽然想要把它变成话语,却并不能用词句去传达。抓住微笑着的亚双义的手臂,把他推倒在早晨未收起的被褥上。比拼腕力的话,成步堂敌不过亚双义。如果他现在挣扎的话,自己肯定无法全身而退吧。但亚双义却丝毫没有抵抗的迹象。

成步堂将脸埋在看着自己的亚双义的胸口,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我喜欢你」

发出声音,才初次知道这种感情是多么揪心,多么扭曲。所以他的声音不可控制地像是哀求。

「我喜欢你,亚双义」

亚双义并没有回答「我知道」。成步堂觉得眼皮变得滚烫。一旦想到亚双义一直以来都偷偷怀抱着这样的感情,就忍不住迸出了眼泪。

「为何要哭」

「我、我不知道」

「奇怪的家伙」

亚双义用双手捧着成步堂的脸,伸出拇指擦去他滚烫的泪水。

「别哭别哭」

那个温柔的笑容,很像在安慰孩子,让成步堂突然产生了奇怪的冲动,将自己的嘴唇抵在了眼前的嘴唇上。没有吸吮动作,比起说是接吻更像是相碰,但成步堂看到亚双义的眼瞳也开始泛着水光,就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

「成步堂」

他看着在自己上方的黑色的眼瞳。呼唤着名字的嘴唇贴上成步堂的嘴唇。然后伸出手去,环着他的脖子把他拉近,无言中,单薄的皮肤彼此摩擦。

薄薄的嘴唇顺着成步堂嘴唇的表面变形。但却没有舌头探入。只是表面和表面之间的触碰。他对接吻到底是擅长还是不擅长,没什么经验的成步堂无法判断。但是,不擅长的话也好。温度微热,微启的红唇,只有自己能够品尝就好。

下嘴唇被对方衔住,成步堂才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灰色的眼瞳在朦胧的极近的距离下注视着自己。眼眸是那么美丽。

在接吻之间,成步堂觉得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这种香味,从别人的身上不曾闻到,是一种清爽低调又优雅的香气。不知道亚双义平时用什么样的肥皂。这撩动人心的芳香有着怎样的法门,成步堂不得而知。

所以,才如此兴奋异常。像互相碰撞着无处发泄的强烈情感一般,二人贪食着彼此的嘴唇。亚双义情不自禁地紧闭双眼。

「嗯、」

紧闭的眼睑再次抬起。嘴唇相接,交缠的视线放出荡漾的神色。亚双义的眼神柔和而慵懒。一旦想象到他扩散的瞳色中正映着成步堂的身影,就像要忘记呼吸。注视着成步堂的亚双义,一定也正因为同样的理由而被一阵高昂的思绪捶打着心房。

二人的嘴唇彼此离开,在似触非触的距离,亚双义倾吐着气息。像是为了把他的气息吞下,成步堂再一次覆上他的嘴唇,伸出舌头,而在视野的一端,他看到在自己身下的亚双义微微抬起颤抖的手腕。

嘴唇的湿滑让结合变得更深。亚双义的手珍爱地抚摸着成步堂的手臂,让他背脊像有电流闪过。


“如果你也能够喜欢我就好了”


不经意间,信中的那段话在脑海中以用亚双义的声音重放。他一直都如此期盼着吗。亚双义说过,他并不确定成步堂也喜欢自己。所以,才将灼心的思念化作了文字。

自己的眼神可能已经变成了野兽。舌头在亚双义的口中肆虐,成步堂这样想着。

最终,嘴唇分开,亚双义却追逐着他再次把嘴唇贴上,呼吸急促地沉入了被单。

看着和往日不同的亚双义浸染情欲的样子,成步堂站了起来,走去将敞开的窗子关上。然后他又拉开桌子上的小抽屉,从里面把钥匙取了出来。

「那是?」

「这个房间的钥匙。虽然还从来没用过」

一边说着,他将钥匙插入内侧的锁孔微微旋转。

「我想有这个必要」


(待续)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