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interview with monster

进击的巨人小说翻译

ALL艾伦->莱艾,贝艾,让艾,利艾

原作地址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370725

 

 

最初和别人有了肉丶体关系,是在训练兵时期。
 

那个瘦小又惹人爱怜的怪物,以此为开头,淡然地开始了报告。
 

 

 

 

说实话,艾伦对恋爱毫无兴趣。
因为与之相比,眼前每日要面丶临如山般的课题,训练,训练,如此地重复着。
以想要尽早将巨人驱逐出去为信念,根本没有时间沉浸于恋爱这种超然物外的行为。
训练兵营中的男子,每当问起他这种幼稚话题的时候,回答都是否定的。处在思春期中的他们,反而更喜欢这些轻浮的话题。
就寝之前,畅所欲言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也并不稀奇。虽然若不小心过于骚丶乱,就会引来巡视教官的注意,必须有所节制。
 

「艾伦就没有喜欢的人吗」
让像是小小的刁丶难般将问题抛了过来。
艾伦仔细地咀嚼着问题的含义。眨一眨大大的眼睛,有人像是迫不及待般插了一嘴「难道不是三笠吗!?你们总在一起」
让的表情很明显地僵了一下。
「我和三笠不是那么回事啦」
这样说着,让以比刚刚更容易看穿的气势松了口气。
「都没听过艾伦聊这种事啊。难道就没有喜欢的人吗?」
「没吧」
认真地回答出来,周围的人都失望地垂下了肩膀。
这就是日常的景象。总之,对艾伦来说,恋爱方面的话题就是身外之事。为周围的人都开始理解他本人对恋爱毫无兴趣,也是原因之一。
 

 

 

 

「我说艾伦,你做过吗?」
被唐突地问及,艾伦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诶?」
花费了好多时间挤出的话,不过是这么不成型的一句。他根本还未理解。
在黑丶暗之中,男人的眼睛像野兽般闪着森森的光亮。窗边溢出的月光,给体魄强壮的男性身丶体以及精悍的金色短发镶上了边。
「我说做丶爱。你懂吧?」
「这个我倒是懂…莱纳」
莱纳看起来非常沉稳。和自己同期的他,像是大家的兄长一样可靠。
此时动丶摇的只有艾伦。
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展开?
为什么,自己会和莱纳两人独处,在这种三更半夜,到这个昏暗的仓库来?
为什么,自己现在被莱纳按倒在地?
为什么,现在的自己却毫不抵丶抗?
 

「就算是艾伦你这么迟钝的人,也该明白了吧?」
「呃……你想要,和我做吗?」
「做」
 

在男性限定的士兵中间,有几对同丶性丶伴丶侣也并不稀奇。他当然也知道,男人之间也会做。
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这种性对象。
「我可不是女人啊?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换衣服还有洗澡,不都一起过吗」
「你……累了吗?」
「什么啊,艾伦你累了吗?」
「不……」
「不想要?」
「嗯—……谁知道呢……」
在艾伦烦恼的期间,莱纳并没有等待。
动作扬起了灰尘。因为是最后才会打扫的仓库,这很正常。
「还在想事情?真有余裕啊」
「不……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其实脑子里已经超负荷了」
因为艾伦认真的回答,莱纳笑了出来。
——啊,这个表情并不叫人讨厌。
 

平常总是被大家依靠着,大家的兄长,善于助人、身丶体精悍。肌肉并不怎么发达的艾伦,暗地里也默默憧憬着莱纳。
正当心里想着莱纳的优点,艾伦的衣服已经被一件一件剥了下来。
裸丶露丶出来的肌肤遇到夜晚的空气,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冷吗?」
「冷」
「抱歉啊」
「要是这么想的话,莱纳就来温暖我吧」
不经意间,将这句话说出口了。莱纳的表情因为惊讶,僵硬了。
「这是……故意的吗?」
莱纳有些恼怒,半带瞪视的表情朝这边看下来。
「故意的」
「你这人,性子真差啊……」
「喂,莱纳你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不快点做的话教官就要来巡查了」
看着莱纳的表情,艾伦的心中顿时觉得游刃有余了起来。自己看起来很冷静,而莱纳却十分紧张。那个莱纳,现在正被自己摆丶弄于股掌之间。
沉浸在些许的优越感中,同时也混杂了一些好奇心。
 

 

「真是的……你也和其他人做过这种事吗?」
「头一次。拜托你手下留情了」
「这样吗,那就交给我吧」
短短地几句交谈,舒缓了紧张。莱纳温热巨大的手掌,直接落在了艾伦的腹部边缘。
对着上半身只着一件薄衬衫的艾伦,莱纳隔着衣服耐心地来回抚丶摸丶着。变得有些迫不及待,艾伦自己将衬衫拉到了胸丶部附近。
在薄薄的月色之中,艾伦洁白的裸丶体看起来多了几分妖冶。也许艾伦并未察觉,莱纳已经暗暗咽下了口水。
「莱纳」
有些恼火地探出胸丶部,莱纳便弯下丶身在艾伦胸间伸出舌丶头舔丶了起来。带有肉丶感的湿丶润感触,令艾伦漏出了吐息。
「嗯……」
「啊——……比想象中更来劲啊」
「哈?」
「以后一起去大澡堂的时候,绝对会想起今天的事」
这样说着,莱纳轻丶咬着艾伦胸前的淡粉色装饰。另一边则用关节突出的手指像按丶压般爱丶抚着。
「啊、痛……」
「你……衣服下面的皮肤真白啊」
「说、什么蠢话……!嗯、啊」
与庞大的身躯截然相反,莱纳的性丶爱十分温柔。这也许和他的本性有关。
当莱纳的手降到股间时,艾伦的身丶体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像是为了缓解僵硬的身丶体,莱纳用手指从大丶腿丶根,一直抚丶摸丶到了平常系皮丶带的地方。
「呀……不要、莱纳……啊」
热切地呼唤着名字。本想要压抑的声音,却变成了情丶色的吐息。
像是完全领悟了艾伦的意思,莱纳拉开了已经变得紧绷的裤子的拉链。在寂静的夜晚,拉链的声音听起来也格外淫丶糜。
「……站起来了」
「……那莱纳有没有因为我勃丶起啊」
有大丶腿压向莱纳的股间附近时,感受到了超乎预料的质量。明明是主动这样做的,却因为害羞眼角都红了。
看到这样的艾伦,莱纳开心地扬起了嘴角。
「怎么了艾伦。害怕了吗」
「怎么可能」
「是吗」
艾伦即便全身都因为快丶感在发丶抖,还是拼命保持着矜持。强丶势地回瞪过去,莱纳不过是别有丶意味地笑了一下。
——还是对方略胜一筹。
果然,还完全无法敌得过莱纳。
 

 

「嗯、啊…、啊、嗯……啊……」
「呼……」
莱纳将自己屹立的分丶身,和已经流下眼泪的艾伦的分丶身用掌心包在了一起。响起了粘丶稠的水声。就这样激烈地摩擦起两个已经抬头的肉丶棒。
明明已经在洗澡的时候看过多次,这样一比较起来,莱纳的那根远比自己的要大。脑中朦朦胧胧地觉得这家伙几近凶器。
艾伦虽然还未习惯快丶感,但身丶体已经不由自主地颤丶抖了起来。
额头浮出的汗珠闪着光、眼瞳像要融化般湿丶润着、因为感到羞耻而涨红的脸、慌乱又淫丶糜的吐息、露丶出的洁白脖颈……这一切都和平常的艾伦相距甚远,令莱纳觉得简直像是在做梦。
但是,平常将艾伦视作性对象的正是莱纳自己。能够熟知艾伦这副样子的也只有自己。
难以言喻的喜悦感充满内心。
「艾伦……要先丶射一次吗?」
「呜……嗯……」
艾伦蹙起眉头,点了好几次头。
「啊……嗯嗯嗯……!」
身丶体剧烈地起伏着,艾伦达到了高丶潮。紧接着,莱纳也朝着艾伦的腹部射丶精了。两个人的身丶体都因为汗水和精丶液黏黏搭搭。
艾伦重复着长长的呼吸,拼命调整着气息。
莱纳的刚挺却并没有冷却。纵横的贪欲,依旧在渴求着艾伦。
「……喂,艾伦」
热切地呼唤着,艾伦明白了莱纳的意图。但是,却不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艾伦只有浑身无力地,将自己托付给了莱纳。
 

说实话,插丶入时的巨大疼痛,简直要令人发出悲鸣。但艾伦却忍耐着,紧紧地咬住嘴唇。
那么粗丶大的凶器进入了自己的臀丶部。就算再怎么做好前丶戏,也不可能习惯。
「艾伦……你哭了吗」
「……没哭」
莱纳一边呼着气一边问道,艾伦却无暇顾及。只有拼命为了缓和痛苦,努力地卸下力气。
「……莱纳……那里裂了吗?」
艾伦眼含泪水回过头去。自己现在正做出趴在地上,将臀丶部朝向莱纳的羞耻姿丶势。
「不……没裂」
本来为了不给艾伦过多的负担,打算将那里充分舒缓的。只不过,从没有进入过男人分丶身的那里现在变得十分红肿,现在正拼命地含丶着莱纳的男丶根。这淫丶糜的光景,令莱纳陷入了混乱。
洁白且形状好看的臀丶部肌肤吸着莱纳的手,直到艾伦说「你够了快点停手」,莱纳都不厌其烦地揉丶搓丶着。也许是个臀控。
「嗯……你可以、动了」
艾伦自始至终,都是如此强丶硬。既然能够将身丶体托付于此,他应该并不讨厌这种行为。
 

莱纳一直在忍耐。只不过,现在的艾伦却做出了许可。
凭着一股冲动,莱纳开始了激烈的律动。像是猛兽一样,摇动着艾伦的身丶体。
「哈呜……啊、啊……嗯」
嗞嗞的水声响起。艾伦的体丶内深处从没有被开拓的地方,被蹂丶躏着。
最初不过是有着奇妙的异物感,但艾伦渐渐地能够感受到一些快丶感。
「哈、啊……!里面……好热、啊」
「咕……艾伦……!」
艾伦的体丶内又窄又热,缠绕般地绞紧莱纳。不知多少次地贪享着这瘦弱的身丶体,不知多少次吐出了粘丶稠的热度。
对沉浸在这快丶感中的自己感到恐惧。莱纳也是,艾伦也是。
莱纳将艾伦从背后抱起,为了不让他逃走般扣进了自己的手臂。
——这样一来,我就变成莱纳的”女人”了吗。
在催人欲睡的温热中,艾伦不由得这样想。
 

 

若说艾伦和莱纳的关系是否发生了变化,却也无法一概而论。
乍一看,两人的关系一如平常。
和以往一样参加训练,吃一锅饭、睡同一个房间。毫无变化。
只不过,从那晚开始,艾伦几次接受了莱纳的邀约。因为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
莱纳,不过是一言不发地渴求着艾伦的身丶体。也没有爱的呓语,也不会对他束缚。
也许这正是所谓的利害一致。不过是想要一吐积攒的性丶欲而发生的行为。
但是,莱纳非常温柔。总是把艾伦的身丶体放在第一位,从不勉强他。
这一点,也令艾伦十分欣赏。
 

 

「你和莱纳发生了什么?」
温和地这样发出询问的,是莱纳的同乡及挚友贝尔托特。
此时两个人正在一间宿舍内打扫房间。
沉稳说不上有什么积极性的贝尔托特,静静地看向这边。没准他已经全都看透了。
「……为什么?」
「腰、不痛吗?」
果然,他知道。艾伦哼了一下,歪了歪嘴角笑了。
「莱纳告诉你的?」
「不,莱纳什么都没有说。他就是这种人」
「也是啊」
「你和莱纳正在交往吗?」
「不算吧」
没错。艾伦和莱纳算不上什么恋人的关系。并没有互通心意。
艾伦也并没有将莱纳视作恋爱的对象。只不过认为他是个可以让人安心,还令自己满意的家伙。
「那,你也能和我做吗?」
简直像是在格斗训练上邀请队友一样,轻描淡写就说了出来。
莱纳和贝尔托特看上去没什么相似,但实质上又很相像。比如这种唐突的发言,简直如出一辙。
「……哈?贝尔托特……你认真的吗?」
「嗯。我一直想要拜托你」
贝尔托特露丶出了节制的微笑。
 

真是麻烦。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 

 

「顺带一问……我是哪边?」
「艾伦是女方」
尽管措辞如此露骨,那温柔的微笑还是令艾伦有些自乱阵脚。
「啊啊,又是这样吗……」
如此说道,贝尔托特开心地眯起了眼睛。
「谢谢你」
——为什么,我要被道谢……?
 

「啊、啊……呜」
又在宿舍的一角,被男人抱了。艾伦也好贝尔托特也好莱纳也好,本应并没有那方面的兴趣。
被贝尔托特抱着,艾伦陷入了思索。
为什么,我们这帮人会沉迷于这种事?贝尔托特和莱纳,到底想对自己怎样?有着怎样的目的?自己又想要怎样?这种无关生育的行为。
「艾伦……抱歉……」
贝尔托特在对什么道歉?
「嗯、呼啊、啊……什么」
「我并不是想把艾伦……当做抚丶慰自己的玩物……不是这样的,这你一定要、理解」
比自己高出一头的贝尔托特,紧紧地搂住艾伦。就像是不懂撒娇的孩子。
「啊啊……」
抚丶摸丶着他的头,贝尔托特安心般放松了僵直的身丶体。怀抱着想为他做些什么的心情,艾伦直起身来。
「由我来动」
 

 

床板发出了干巴巴的响声。
「哈、哈、哈……啊」
艾伦跨在贝尔托特的身上,全神贯注地扭丶动着腰部。并不知道正确的做法。只要能够获得快丶感,就足够了。
汗珠飞丶溅。绯红的脸颊上,散乱着流动般的美丽黑发,艾伦主动选择了骑丶乘丶位。动作笨拙地大大张丶开双丶腿,在贝尔托特的身上激烈地进入穿出,结合部位能够清楚地看到。
肌肤的撞击声回响着。
每动一下,艾伦勃丶起的分丶身都会不停打颤。已经充分湿丶润的那里,似乎突显着被触丶摸的渴望。
「艾伦……好可爱」
「哈、啊!?说、什么……啊」
贝尔托特从下方向上挺丶进。专注地攻击着艾伦敏丶感的地方。
「啊呜、不要、那里……!啊、好奇怪……!里面、好奇怪……嗯嗯」
「射吧?艾伦……哈啊」
不明所以地,艾伦只能委身于快丶感。别人的温度,是如此地惬意。
 

 

 

「我说,也当我的对象吧」
与莱纳和贝尔托特有了身丶体关系以后不久,艾伦被没见过的士兵搭了话。这里是北侧的阴暗走廊下,空旷无比,只有两人四目相对。
应该是与自己同期的人没错,艾伦至今为止从未和这个男子有过交谈。
初次的对话居然就是这样,实在是令人发笑。
「你说的什么?」
「别装傻了」
和他打着马虎眼想要离开时,被粗丶暴地抓丶住了肩膀。
「你……不是和谁都可以睡吗?那也来当我的对象啊」
虽不知道从哪里传来这种消息,艾伦丝毫没有没有想过随便和别人上丶床。
对方要由我来进行选择。
——我像是这种轻浮的人?你难道有自信,具有被我看上的价值?
不知天高地厚也要有个底线。和这么一个毫不相识的人结成肉丶体关系,简直让人恶心。
 

莱纳和贝尔托特,都不是那种会到处宣扬肉丶体关系的人。
也许是做的时候不小心被谁看到了。下次开始多加注意吧。
 

 

「……识相一点,快放手」
艾伦瞪视着眼前这个连名字都叫不上的士兵。用自己的气场令他产生了胆怯。
「别、别开玩笑了……你这个淫丶荡胚子……!」
「你能够在对人格斗上赢过我吗?想要被我扔出去吗?在这里?」
现在的自己已经不会头脑一热先出手为快了。艾伦已经能够冷静地看穿对方的能力。
 

「喂、艾伦?……你是被麻烦事儿缠上了吗?」
正在这时,让从转角处现出了身影。
「……嘁」
抓丶住艾伦肩膀的人认出让的身影,明显地啧了一下朝相反方向走开了。
「……发生了什么事啊」
盯着刚才士兵离去的方向,让惊讶地慢慢走近了过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说你淫丶荡…」
怎么,听到了啊,艾伦面对让转过头去。带着几近相同视线高度的这个男人,用困惑的表情看向艾伦。
总是因为一些小事唇枪舌剑的对手被叫做「淫丶荡胚子」,想不混乱也难吧。
 

「……什么啊,让。该不会你也想要吧」
受不了让纯粹的视线,艾伦讥讽般地笑了起来。
「喂喂,你说什么呢?开玩笑的吧?」
让难以置信,后退了一步。
「等等啊。想要逃走?」
艾伦抓起了想要逃窜的让的衬衫前襟。艾伦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正在将自己逼入无法全身而退的境地。
「喂、别开……」
对着慌乱挣扎着的让,艾伦的手伸向了他的股间。
「看来你积攒了相当久啊?我来陪陪你吧,让」
 

——所以不要用那么怜悯的眼神看着我。不要轻蔑我。我和你,本应是同等的吧。
如果要嘲笑堕丶落的我,那就将你也一同拉入深渊。
 

艾伦像是早已习以为常,妖丶艳地笑着。
让像是电量耗尽的玩具,无法动弹。
 

 

「哈……唔……喂」
把让带入了一间无人的空房,硬是将手伸向了他的下肢。随便找了张椅子将他推丶倒在上面,艾伦便蹲坐在了地板上。
性急地解丶开让的裤子前门,拉出半勃丶起的那个,毫不犹豫地含在了嘴里。
口丶淫并不是第一次。但是,含丶住那个成天吵架的死对头的分丶身,却在内心产生了一丝踌躇。
「真、真的假的……!」
让的反应像是处丶男一样,满脸通红,惊慌失措。这简直让人感觉不到是在抵丶抗,反而好像对这方面产生了一点兴趣。
「嚎了,吸上嘴呆着憋动」
「笨……!别含在嘴里说话!」
故意发出啾啾的吸丶吮声,煽丶动着让的羞耻心。因为让过于坦率的反应,内心偷笑着朝里筋伸出了舌丶头。用舌丶头在上面轻丶舔丶着,让的身丶体就会有趣地跟着颤丶动。应该很舒服吧。
「呼……呜呜……」
一边舔丶起从前端溢出的液丶体,一边用手套丶弄着。
——因为我也被这样做过,所以很清楚哦,让?像这样被弄很舒服吧?
将让那已经硬丶挺非常的男丶根吞咽到喉丶咙深处。因为尺寸的关系不能完全吞下,但还是用舌丶头爱丶抚着。吸丶吮般将头前后摆丶动。
一边含丶着,一边向上看去,与满脸通红的让四目相交。正当露丶出了一个微笑,口丶中喷丶涌丶出了大量的白丶浊液丶体。
溢出的精丶液从艾伦的口丶中淌了下来。喷溅得过于猛烈,还沾到了艾伦的脸颊和头发上。
 

「抱、抱歉……艾伦……!」
自己也吃了一惊的让,焦急地用衬衫的一角擦丶拭艾伦的脸。
艾伦经过几秒钟的犹豫,最终将口丶中残留的精丶液咽了下去。有一点苦,带着独特的气味,粘丶稠得有些难以下咽,但依旧想要喝下去试试看。
「诶!?喂、你喝下去了什么!」
让被罪恶感折磨的不轻。明明该狼狈的是艾伦才对。
「……什么,精丶液啊」
「这我当然!知道!」
「干嘛那么生气?」
「你……和谁都会做这种事吗?」
「怎么可能。当然不是谁都可以」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带着如此的含义,艾伦瞪向嚷。
让认真地注视着艾伦,就这样像是被吸过去一样,在艾伦的嘴唇上落下了一吻。
 

 

「诶……?」
艾伦呆然地眨了眨眼睛。刚刚、发生了什么?
让像是在确认一样,又一次靠近过来。第二次的接丶吻就并非轻丶触,而是将舌丶头伸进了微启的艾伦的双丶唇。
「嗯!?呼啊、嗯……!」
这次让用舌丶头尽情在艾伦的口丶中蹂丶躏着。
在呼吸的间隙间,泻丶出了荒乱的吐息声。两人持续着漫长而激烈的接丶吻。
「哈……哈啊…让?你做什么……!?」
终于被解丶放的艾伦,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瞪圆了双眼。让带着苦涩的表情,轻轻念叨着。
「因为你……!露丶出那样的表情!」
「莫名其妙……刚刚明明是第一次」
「哈?你说什么?」
艾伦用手指抚丶摸丶着还残留着让的感触的嘴唇。
「我,第一次和别人接丶吻」
「……真的假的」
虽然至今为止有过肉丶体关系,但仔细回想起来,却从未接丶吻过。这样一想,突然变得害羞起来,艾伦的脸涨红了。
「所以说……别露丶出那种表情……」
「那种表情是什么表情!」
艾伦猛地站起身来。让却立刻抓丶住了他的手。
「……干什么你」
「拜托了,现在别走」
这样说者,让的脸上依旧红潮未退。
「你、你这算什么……」
「我会,负起责任的」
 

艾伦的耳朵也被染红,而且丝毫不见消退。
 

 

 

 

 

******
 

 

「——这就是我训练兵时期的事」
「……还真是一段长篇大论啊」
利威尔将双丶腿交换了位置,小撮了一口已经冷掉的黑咖啡。
摇曳的火焰,将昏暗的地丶下室照得阴森可怕。
 

「您已经明白了吗?」
「明白什么」
「所以说,我并不是不分对象地渴求着肉丶体关系。该拒绝的时候就会拒绝」
「大多数时候不是并没拒绝吗」
就像今天这样,利威尔在最后加上了一句。
他将马克杯放到了木制的桌子上,哐当作响。在桌子下面,以及近台灯的地方横倒着两名宪兵团的士兵。
令这两人昏丶厥的正是利威尔。
 

「我拒绝了。只是这个锁链碍了事」
艾伦的双手套着枷锁,被粗丶大的锁链连在一起。喀啦啦,发出沉重的声音。
这对人类的惊异与半熟的少年来说,是过于脆弱的纽带。
 

少年依旧坐在床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利威尔。
与衣着整齐的利威尔相反,艾伦的衬衫被撕得粉碎。已经没办法再穿了吧。
 

 

当利威尔巡视期间来到地丶下室时,艾伦正在被两个宪兵团员压在身下。
他们的企图一目了然。艾伦的衣服显而易见,两个宪兵团的人也正伸手解丶开自己的皮丶带。
于是被利威尔一击丶打得失去了意识。
「你……看样子挺老实的,原来是这种兴趣吗」
在憧憬的利威尔面前,全身僵硬的艾伦被这样问道。
「怎么会……我并不是对谁都能打开双丶腿的」
「……在我看过的报告书里,你和三个人都有肉丶体关系吧。虽然不知道事实又是怎样」
报告书上竟然如此彻头彻尾地赤丶裸裸记载了自己的过往,想到这里艾伦有些恐丶慌。
「你没有隐瞒什么吗?不管怎样的细节,不一字一句汇报给我的话就头疼了…我这也是工作」
艾伦徐徐地开口,淡然地讲述起了自己的过去。那是一篇漫长的”报告”。
 

 

 

利威尔俯视着”报告”完毕的艾伦。
在狼狈不堪的少年身边,放下了新的替换衣物。
「……你已经毫无隐瞒了吗」
缓缓地问去,艾伦再次热切地看向了利威尔。
「我对兵长的过去很感兴趣」
「为何」
「您和怎样的人有过交集,和怎样的人构筑过关系」
「为什么非要对小丶鬼说这些」
「因为我十分在意」
「如果我有兴致就会全部回答你?别得意忘形了」
「我并不是得意忘形。只是想要了解兵长的事情」
分外热切的视线,令利威尔蹙起了眉头。
少年只是贪婪地渴求着利威尔。这让人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欲丶望。
 

「……你要我,成为你的第四个男人?」
「不」
艾伦慢慢地摇了摇头。
 

 

「我想要请您成为我最后一个男人」
 

被称为怪物的他,笑容不过属于一个纯洁无瑕的少年。
 

 

 

 

 

END


评论(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