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青火】不需要温柔

pixiv小说翻译。青火。mark数700+的好文。

原文: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662058




「我说,青峰。听说你床丶上功夫很厉害是真的?」


周末。和青峰两人在街头篮球场打球,一直毫不厌倦地打到太阳落山。互相争抢篮球直到心满意足,在差不多该回去的时候,火神没来由地向青峰丢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这个唐突且下丶流的质问,令青峰眯起了青蓝色的眼睛,向火神投去惊讶而锐利的视线。


「哈啊?说什么呢你。话说,这消息哪儿听来的」

「我们班的泽木。她昨天很大声地在班里炫耀跟你做过的事」

「…嘁,那女的居然是你们学校的啊」


但当听到了火神的回答,青峰明显地露丶出一副恶丶相,直勾勾地盯着地面。


青峰好像有炮丶友。而且还不止一个。他似乎会和不固定的多个人发丶生丶关丶系。

正如前面所说, 火神知道这个事情的契机,是在几日前,坐在他旁边的泽木在午休时和她几个朋友炫耀的时候,被火神听到了。

最初她只说和青峰上过床,火神还以为青峰铁定是在和泽木交往。

所以,听到这个事实,令他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甚至沮丧到忘记自己仍身处教室。


火神喜欢青峰。当然,这是恋爱的感情。

察觉自己喜欢他的心情,是在刚升入高中二年级的时候。两个人周末打球时,他看着青峰打球的身影,默默地发现自己原来喜欢着他。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契机或理由,大概只是在无意识间,被青峰的性格、表情、以及球技所吸引了。察觉到自己心意的同时,他理所当然地十分动丶摇。因为,青峰是男人,自己也是。而且两人都有着超过190的高大体型,十分男子汉气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可能和女人搞混。居然喜欢上这样的人,不可能不动丶摇。

虽然对同丶性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偏见。但是,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却不一样。

尤其是,青峰对火神来说,是最棒的对手,也是一名令人尊敬的篮球选手。


奇怪的是,火神并没有向他告白的打算。

他觉得只要作为对手和朋友在青峰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没必要一定成为恋人。更何况,他害怕告白后,甚至连对手的关系都会崩塌。

但是,自从得知青峰有了女朋友之后,却被内心的苦楚却煎熬着,透不过气来。


但是泽木在班上也算是美丶女,还是青峰喜欢的大胸。不仅性格开朗,还会照顾人,简直可以说得上完美。

(……也难怪青峰会喜欢上她啊)

即便沉浸在感伤里,还是拼命想要如此说服自己。

正在此时,泽木却突然投下了一枚深水炸丶弹。


「青峰床丶上功夫很棒,而且意外地很温柔,我虽然有好几次都假装开玩笑似地跟他告白,但他每次都说自己有心上人了,所以拒绝我」

「诶,不会吧!美保居然会被甩,难以置信!青峰君眼光也太高了吧!」

「…算了,反正最开始就是这种关系,而且青峰君除我以外也有别的炮丶友,我就没当真啦」


美保,照此推测应该是泽木的名字吧。不过,这种事根本也没什么可在意的了。

——更重要的是,刚刚她说什么来着?泽木刚刚说的炮丶友,该不会是sеx friend吧?

也就是说,泽木并不是青峰的恋人而是炮丶友,而且青峰的炮丶友还不只一人…不行,搞不明白。大脑都要短路了。

在火神头上不停冒出问号时,泽木那帮人依旧喋喋不休地讲着。


「话说回来啊,青峰君不睡处丶女的传言是真的吗?」

「诶,那是什么好意外喔。我还以为男生都喜欢处丶女呢」

「啊〜这个啊。他好像说如果是第一次就会被要求负责任,太麻烦了不喜欢。所以不会和对自己有好感的人睡。还有,为了不被误会,他也绝对不会和人接丶吻呢」


若无其事地放出各种炸丶弹言丶论的泽木和朋友,让火神惊讶地僵直住了。手上的铅笔滚落在地,笔芯啪叽一声折断了。」


沉浸在讨论中的泽木根本没注意到火神的反应,直到午休结束,一直不停地和朋友聊着青峰炮丶友的话题。


说实话,自己一直怀疑那不过是泽木瞎编出来的,但凭青峰刚才的反应来看,这应该都是真的吧。

努力不让对方发现自己内心的刺痛,火神转移注意力,露丶出一副笑脸。


「说你不受女性欢迎,没想到炮丶友还挺多的啊」

「…那又怎样,瞧不起我吗?」

「没,我可没瞧不起你啊?…不过,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和我试试」

「………啊?」


为了不让对方察觉自己是认真的,就轻率地放出话。只见青峰惊得合不拢嘴,呆呆地看着火神。


昨天听泽木无意中提到,青峰好像有心上人。…总之,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火神对青峰的心意也是万万不可能成真的。这一点火神自己最清楚。对青峰来说,火神不过是好友、好对手,除此以外再无其他。这个关系,今后一定也不会改变。

所以,此时突然降临的青峰炮丶友的话题,对火神来说,是最初也是最后的机会。


如果无法交心,那么至少留下热度——得知青峰有炮丶友之后,火神就自然而然开始这样想。这个结论,是他昨晚彻夜思考的结果。

只做炮丶友也没关系。即便只有一次机会可以和青峰共享身丶体的热度,这份无法诉说、无处可去的被恋爱焦灼的情感,也至少可以得到升华。

看来青峰有着不会和处丶女以及对自己有好感的人上丶床的原则,所以只要不暴丶露就没问题。幸好火神身为男人,除自己以外没人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处丶女,虽然对自己的感情很不擅于撒谎,但如果是蒙骗和自己一样笨的青峰,应该还能够办到。


「你、说什么、呢」


可能是完全始料未及,火神突然的邀请令青峰僵硬地呆住了一下,马上露丶出厌恶的表情瞪着火神。


「…你什么意思。为啥要这样。我和你睡能得到什么好处」


青峰所说不假。

为什么非要跟一个和自己一样魁梧的男人上丶床。他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但是早就预料到他会这样说了。内心早已准备好的答丶案,此时不暇思索脱口而出。


「当然有好处了」

「…啊?」

「如果是女人还要担心怀丶孕,必须得戴套吧?而且这也还不能保证避丶孕万无一失」


虽然也有女性炮丶友说可以不戴套,但青峰并不想担上这样的风险。

青峰的反应如火神所料,虽然表情依旧严峻,但却没有提出反丶对意见,依旧静静地聆听者火神的提议。


「我是男人所以就不用顾忌了。而且我们在一起也不会被周围的人怀疑是那种关系吧。…还有,」


——我可是很拿手的哦?


停顿了一下,说出了这句话。

一直沉默地听着的青峰,一瞬间瞪大眼睛看着火神。


「…什么啊你,该不会喜欢男人?」

「我不否认。其实比起和女人做我觉得和男人上丶床更爽。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对男人认真的」


应对青峰挤出来的疑问,火神依旧轻丶松自如地应答。这一瞬间,青峰的表情有一丝扭曲。

火神认真地盯着皱紧眉头的青峰的表情,想要知道他的想法,发现他的眼神有了些变化。就差最后一推。于是火神开口了。


「如果尝试途中你觉得不行,随时可以打住」


舌丶头舔丶了舔上唇。看到这,青峰的眼神被点燃了情丶欲的火光。

——上钩了。


「我说,怎样?」


为了令他坚定决心,火神眯着眼睛,歪头这样问道,正如所料,青峰微微地点了点头。


□■


此后,两人便顺势来到了火神的家。为了洗掉一身的汗,火神先将青峰和一条浴巾一起塞丶进了浴丶室。

隔着墙壁听见冲淋的声音,火神却被一股难以言喻的紧张感煎熬得来回踱步。

虽然青峰来火神家留宿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今天——

(——要和青峰上丶床…)

捂住嘴巴,蹲在沙发上。虽然此时有很多后悔的念头涌上来,但事已至此,无法回头了。

突然沖淋声停住了,传来门被咔哒一声打开的声音。心脏突然跳动得更加厉害。


「…洗完了」

「真快啊」


过了一会,青峰换上火神给的睡衣,出现在居室里。

和火神交换位子坐上沙发的青峰,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随意,拿着遥控器啪叽啪叽地更换着电视台。


「那,我也去洗了」

「哦—」


和青峰打了声招呼后,火神拿出自己的换洗衣服,匆匆忙忙地走进浴丶室。

脱掉衣服,仔细地请洗过身丶体之后,手指沾取沐浴液战战兢兢地伸向自己的后孔。

火神知道男人之间的做丶爱方法。自从喜欢上了青峰,就借着兴趣,跑到网上学习了一番。

但是,果然旁观和实际操作需要的觉丶悟完全不同…大大地深呼一口气,四肢趴在地上,如此方便自己摆丶弄后丶穴。

慢慢地将中指的第一根关节插丶入后孔。


「…唔」


至今从未体验过的不快丶感窜上脊背,鼻子漏出了呻丶吟般的呼吸声。落下了生理的泪水。即便马上就想要将手指抽丶出来,还硬是推入,在内粘丶膜不断摩擦着,这感觉令背脊不由得发凉。

(好像是有个叫前列腺的…)

向内丶侧弯曲手指,寻找网上所说的那个男人后面会觉得舒服的地方,却完全找不到,不用说快丶感,只能体验到一股异物感。

沉入第二关节后,不快丶感越发明显,火神不由得表情扭曲。润丶滑度也变差了,只能先抽丶出手指,身丶体卸下力气,肩膀啪哒一声落在了地上。

虽然多少做了些觉丶悟,但没想到肛丶交原来这么痛苦。


「…这真的舒服得起来吗」


为了学习而看的视丶频里那些男人都说自己是第一次,却嗯嗯地叫着感觉很舒服的样子。所以火神也轻视了肛丶交这种行为的难度。

结果,自己实际体验过以后,发现只一根手指就让自己痛苦得不行,根本就没有半点舒服。而且也找不到类似前列腺的地方。

(——糟了,我刚刚还一副找打的样子跟青峰说我很拿手哦?这可怎么办啊喂)

都说了那种话,就算现在说自己不习惯也…


「…不行,必须得舒服才行」


一边责骂着自己,再次用手指缠上沐浴液,插丶进了后孔。和最初比起来,这次更顺畅地伸了进去,终于松了一口气。

伸进去的手指也变得能稍微来回活动。这样也许还能再加一根。这样想着,就在中指插丶入的地方又插丶进了食指。


「呜、啊、啊」


只不过加了一根手指,腹部深处的压丶迫感就十分强烈,令火神凌丶乱地呼吸着,大口吐气。

(果然,不行啊…)

腹部很难受。眼泪稀里哗啦地停不住。正当自己想要就此放弃,拔丶出手指的时候。


「嗯?…呼、啊啊…!?」


不经意间移动的食指还是中指按到了腹部内丶侧的某处。

这个瞬间,背脊像是划过一道电流,口丶中漏出接近娇丶声的悲鸣。


「啊、什么啊、这是…、嗯」


虽然对自己莫名的叫丶声感到窘迫,但却无法停下手指的动作。

这应该就是前列腺了吧。身丶体开始火丶热起来,浑身都变得汗岑岑的。

虽然依旧有异物感,但自从刺丶激过前列腺后,手指的活动确实更顺畅了。


「嗯唔唔、再、来一根…、能行吗…」


两根也差不多宽裕,正打算插丶入第三根时。


「——喂,你一个人在那里干什么呢,笨丶蛋火神」

「…啊?」


身后不经意传来人声,对火神来说像是火丶热的身丶体上破了一盆冷水。现在的火神趴在地上,两只手指插在肛丶门里。而且,屁丶股还朝向青峰。


「啊、诶、青峰、为什么…?」

「看你洗澡比平时慢想过来看看,就听见你在那里喘…而且还不上锁哎?你可真是不小心」


然后?青峰继续说道。


「火神君啊,你一个人在那里玩什么这么开心」


青峰蹲下来朝火神的身后吹了口气,火神便因为这股刺丶激浑身颤丶抖。然后青峰又顺手伸向火神插着两根手指的后孔,毫不留情地插丶入了自己的食指。


「唔、啊啊、啊!」

「嘿〜听你叫得很舒服嘛。真不愧是久经沙场啊。你就乖乖地吞着这三根吧」


青峰毫不客气地抽丶插着手指,发出很大的声响,令火神因为羞耻脸红成一片。但不能让他察觉到。


「青、峰,手指、不用了」

「…、」


像是在诱丶惑他一样,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抓丶住屁丶股的一边,令自己的后丶穴看得更清楚。与此同时,听到身后传来青峰屏气的声音。

只听他啧了一声,粗丶暴地把手指拔丶出,火神自己的手指也被带了出来。


「…到底是哪里的野男人教你的」

「噫」


取而代之手指的火丶热物体顶丶住后孔,火神心里非常清楚这是什么,抑制住自己即将发出的悲鸣,无意识地咽下唾沫。

(…青峰的分丶身真的勃丶起了)

一想到它即将进入自己的身丶体,虽然感到有些恐惧,但也着实松了口气。被看到这副痴态十分羞耻。但是,却也因为青峰对自己产生反应而高兴。


「…呐,快来吧,青峰」


我已经忍不了了。这样说着故意令自己的后丶穴蠕丶动着,发出诱丶惑青峰的甜丶蜜吐息。


——自己有没有表现出一副很习惯的样子?声音有没有在颤丶抖?脸色有没有发青?支撑身丶体的手臂在颤丶抖,一定是因为期待。…所以,没事的。火神这样对自己说着,额头流下汗水,痴痴地微笑着。这一瞬间,顶丶住后面的龟丶头开始向体丶内挺丶进。


「、呜、咕、唔、呜啊、」


这手指无法比拟的热量和巨大,令自己为了忍住悲鸣声狠狠地咬紧嘴唇。

果然准备工作还不够充足。疼痛使得火神流下了生理的泪水。感觉身丶体都被分为了两半。


「哈、啊、啊啊!」

「呼、全都、进去了…里面超紧」


火神一直攥紧拳头,等待着无止无尽的插丶入,直到青峰停下动作,抚丶摸丶着他的屁丶股这样说道。

正当火神松了一口气,青峰却突然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总觉得哪里不够。…喂火神,朝向这边」

「…啊?为、什么啊」


出乎意料的台词令他不由得发出了焦急的声音。


「这种体丶位不用看见脸,对你来说不也、刚刚好吗?」

「嘁,少在那里磨磨蹭蹭的。快点乖乖转过来」


被强拉过手臂,转了个身丶子。期间,青峰的阴丶茎依然插在体丶内…。

被丶插着突然从后背位变成正常位,极大的冲击令他腹肌痉丶挛着,嘴巴一张一合地呼着空气。


「干嘛啊,你怎么哭了」

「…哈,你以为,这都是因为谁啊」

「怪我啊。…那我只能负起责任让你舒服起来了」


像是在帮他舔丶去泪水一样,青峰在火神的眼角边落下了吻,又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手像在爱丶抚一样轻丶触着他的身丶体。


「、喂、青峰、快停下」


这使得火神不由得全身一颤,发话制止了他。结果,青峰用不满的眼神看着火神。


「哈?为啥啊」

「我、就算不舒服也、没、关系」


说倒地,这本身就是帮青峰处理性丶欲而已。所以说只要青峰觉得舒服就够了。——我没必要变得舒服。

这样想着,头顶上传来无奈的叹息声。


「你蠢吗。再怎么说我们也在做丶爱啊。要是两个人不都觉得爽怎么行」

「…、」

「而且要是你觉得舒服我也会爽的。所以你就乖乖地舒服起来吧」


这样说着,青峰在他的眼睑上、脸颊上、锁骨上、胸上,一点点用嘴唇探过去。

巨大的手掌像是在探索着火神的性丶感带,玩丶弄着他的身丶体。

他的手势、低音的话语、轻声的吐息、落下的吻。这一切都令身丶体起了反应。


「…哈、刚刚超紧的。知道吗?你的那里一下子就把我的那个给紧紧地缠住了」

「……啊、少、废话、啊啊…!」

「嗯,怎么了,胸该不会是你的弱点?」


被青峰的手揉丶搓丶着胸前的突起时,身丶体会夸张地跳起,后孔后收缩这件事,自己就算不情愿,也非常清楚。


不仅是胸,青峰所触丶碰到的所有地方,都会起反应。

此时,越发不可救药地感受到,自己是有多喜欢他。体会到如此深刻的情感,实在是太过痛苦。本想令这份情感升华,却怎料到会越发深刻。

…可是,即便如此,反正也仅限这一次。——正当火神这么想着。


「我说,火神」

「干嘛啊,我说,你快点…动啊」

「我们,身丶体的相性还不错你不觉得吗」

「…哈?」


头顶落下的这番话令他不暇思索地发出质疑。


「如你所说,又不用担心怀丶孕,说实话你的里面比女人感觉还要好。所以说啊,」

「…、青、峰」

「今后也请多指教了?」


火神并没有笨到不明白这代丶表着什么。青峰的瞳孔捕捉到火神惊讶地瞪大双眼的样子,微笑着弯成一个弧度。


「——我爱你哦,火神」


内里空空如也的,虚伪的情话。

他的轮廓逐渐朦胧,只觉得嘴唇碰丶触到什么柔丶软的东西,火神的眼眶不知为何落下了一滴泪水。


——和青峰,今后也会维持身丶体关系。

这不是很令人惊喜的意外吗。但又为什么…

(青峰。胸口会这么痛呢)

胸口、内心、被贯穿的全身都发出悲鸣、痛苦、苦痛、令人受尽折磨。


□■


被床丶上的毛巾包裹丶着,被人从身后紧紧地抱住,都快喘不过气来。

经历过浴丶室做丶爱如此稀奇的初体验之后,又转战到床丶上,虽然是初次的性丶爱却被带进了第三回合。说实话现在腰痛难忍。没有直接晕过去已经算是万幸了。

身后的笨丶蛋好像仍旧没有满足,从刚才开始就用自己的那根在别人臀丶部摩擦着。…这个超级大色丶狼。


「…我今丶晚可不干了」

「干嘛啊,明明是你自己诱丶惑我的,真小气」

「少废话。我和你不一样,明早还要晨练呢」


火神下了决断后,青峰只能发出不满的抗丶议。

但是依旧不能让步。白天打篮球已经耗费了那么多体力,身丶体早就向大脑抗丶议着要早些休息。

眼皮已经非常沉重。阵阵的腰痛传遍全身,令人想起刚刚过去的情事。那场令人可以鲜明地回想起来的情景,令火神不禁几欲落泪。

并不是因为疼痛。也不是因为被粗丶暴地对待。青峰其实很温柔。平常那些大大咧咧的举动根本像骗人一样,他顾虑着火神的身丶体,偶尔说出一些什么喜欢你啊,爱你啊,仅限于行为中的情话。…就像是让人真的陷入被爱的错觉般,和自己做丶爱的青峰非常温柔。

(…这却反而令人更痛苦,真是徒增烦恼啊)

如果只是被当成发丶泄性丶欲的工具反而更好。只是被粗丶暴地对待反而更好。

本想要忘记自己的心意,结果却知道了青峰现实中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让自己越陷越深。


「我说火神」

「……什么啊」


正当想要将自己委身于睡魔时,身后又叫着自己的名字,火神只能一动不动地应答着。


「你,今后不要跟别的男人睡了」

「哈?」


听到这番话,本已合上的双眼顿时睁大了。不明白这话的意思。不知道青峰为什么会这样说,火神皱着眉头朝后面转过去,瞪着青峰。


「为什么我非要听你的命令不可。…这件事本来就与你无关吧」


而且说什么睡不睡的,本来自己的炮丶友就只有青峰一人而已。虽然想要这样说,但一旦说出口,瞬间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火神的话反而令青峰无奈地叹了口气。


「当然有关了。大有关系。我都说了吧?今后也请多关照」

「…我可不记得有对这句话点头」

「你都因为我的技术直不起腰来了,还好意思说」


抱住身丶体的力量更强了,青峰的下巴搭上肩膀。在耳边听到这番话,火神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你和我都觉得爽到不行。不觉得做炮丶友太浪费了吗?」


就算不回头去看,也猜的出来现在的青峰脸上正露丶出邪丶恶的坏笑。

希望剧烈跳动的心脏快点停止跳动。火神紧紧闭上眼睛,祈祷至少不要被青峰发现。


「…和你做丶爱是无所谓。但是没必要和别的男人一刀两断吧」


至少从青峰看来,现在的火神是个沉浸于身丶体快丶感的淫丶荡少年。所以不能对青峰的提议那么坦率地点头。再怎么说,青峰也只是自己玩乐对象的其中一个。思虑过后,选择了这种应答方式让他如此以为,青峰听到后无奈地说了句「你真是不明白啊——」。


「人都讨厌自己插过的地方再有别的男人插丶入吧」

「…哈?这种事鬼知道。你自己忍着去吧。话说你不是也有别的炮丶友吗,大家彼此彼此」


俗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火神心想,这家伙可真是我行我素。

正当他以为这个话题可以就此打住的时候。


「…我知道了。那,除你以外的炮丶友我一并一刀两断。所以你也和我以外的人别再来往」

「……哈?」


震丶惊之余,转过头看着青峰。这家伙知道自己刚刚在说什么吗。昏暗之中,只能朦胧看到青峰的脸。但是,他的眼瞳却仿佛像猫一样闪着光。


「这样就扯平了吧?」


青色的眼瞳快乐地摇曳着。完全无法作出反应的火神,就这样被当做默许,心情舒畅的低声传至耳边。


「想丶做的时候随时叫我。我也会打电丶话给你」

「…知道了」


虽然觉得莫名其妙地想要质问他,但还是用手捂住了嘴巴。

这是当然的了。就算我让他和炮丶友吹掉,就真的和全部炮丶友都吹掉也太胡来了。这简直就像是…


「话说,你居然因为我告别其他炮丶友,到底有多喜欢我啊」

「哈哈,别说这么恶心的话」


一瞬间因为期待而动丶摇,随口向青峰问了这么一句,但青峰却不为所动,反而用令人不悦的沉着声音,否定了火神的话语。然后,用很少对人露丶出的温柔微笑,再次开口说出了这番话。


「———这样对我来说也比较方便」


这句话传到耳边的瞬间,淡淡的期待变得粉碎,碎片深深地、深深地刺入了火神的心房。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