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WHIMS!

pixiv小说翻译。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173749
作者说发布会上渡边的发言让她无限灵感。这篇总体概括,就是讲荒北腿上没毛激起了大家对下面的毛的好奇心的…微工口的搞笑故事。



(提问)

从来没在宿舍的浴室和活动室的冲凉间见过荒北前辈。
想要和荒北前辈结成坦诚相见的关系该怎么办呢?

(回答)
唔…那是升上二年级之前的春天发生的事吧。
那天,被上天赐予三样宝物的我,和阿福、隼人、荒北三个人,难得聚在一起进行自主练习。
天气特别好,虽然当时正值春季,但这天却像夏天一般炎热。
大家状态都不错,而且上一个月荒北刚刚在比赛中取得初次胜利,和其他队员距离开始拉近,而且这是一个久违的长假前的自主练习,气氛更是非常轻松…当然,大家都有认真对待练习,还在最后的一圈里面以饮料作赌注,进行了一场比赛,真是开心…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都怪大家带着奇怪的高扬感就这么回到了活动室。
虽然一部分也是因为炎热,而且不巧的是,当时活动室里除了我们四个以外就没有别人了…

诶?太唠叨了?赶紧回答问题?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事情总有个先后顺序吧!
首先要从为什么荒北被称为箱学谜团5星级稀有人物开始讲啦!…接着听我说喔?


「热死了——!!!」
「今天真是热啊!我开窗吧」

四个人结束自主练习回到活动室后,发现可能因为临近傍晚了,一个人都没有。
封闭的活动室里冒出热气,荒北第一个冲进房间后,跟在后面的我也慌忙打开了窗户。

「啊、荒北!别就这么回去!我要宝矿力!」
「靖友我也要~」
「我要苹果汁」
「烦死啦!你们全员都是百事!没的选!!」

最后那一圈的较量可真是相当地精彩。
序盘是阿福和隼人跑在前面,中盘的攀登是我,下坡时是荒北,每个人都各自领先过一段时间。之后的直线上隼人一口气冲出去,最终经过学校前面的长陡坡,以阿福、我、隼人、荒北的顺序经过了重点,但阿福和荒北的时差不足一分钟。
四个人都有不同地发挥特性的区段,基本不相上下。想到这个绝妙赛段的就是荒北。
虽然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以外,在最后的坡道上一心想着不能输的时候,节奏的分配却异常艰难。反省自己骑行的姿势也有一些垮掉,正因如此,四个人的竞争才有趣到令人欲罢不能。

虽然不是自吹,我的才能在被称为王者的箱学自行车部也是非常出类拔萃的。因此至今为止也没有和别人认真地较量过,像这样能尽情地来一场比试,让我感到特别高兴。
在荒北入部之前,我、阿福和隼人,虽然都互相认可对方的才能,但因为各自身为爬坡、全能、冲刺选手,有着自己的擅长方向,所以几乎没有一起练习过。而且,互相默许着不向对方的擅长领域出手,所以从来没有想过互相较量。

此时突然加入的荒北,态度、性格和成长速度都乱七八糟的。
将我们自行车部方方正正的规矩和成规都突然打破,加入到了我们三人中间。最开始确实被周围的人所影响,我也确实断言过讨厌荒北。
但不知不觉间,荒北却被社团内的人所接受,被隼人所认可,我也不知何时认可了他。
他绝不是爽朗的运动员,也不是有着令人喜爱的外貌和性格,但却在我们这个注重实力、传统和规矩的箱学自行车部,仅靠半年竞赛经验就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荒北正是有着如此的实力和不可思议的魅力。
…我现在也并不讨厌他。阿福不知为何,最开始就很中意荒北了。

而且,经过今天一起骑车,我发现荒北并不单单是骑的快,也特别会抢赛道、分配节奏、看准决胜时机。用本人的话来说,似乎是「凭气味来分辨」的。
决定今天比赛的赛道,他自己也是说「全能型选手走过所有的赛道,所以才知道啊」,说了不痛不痒的话,但却能够决定出这条让四个人分别发挥特长和实力的赛道,这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荒北毫无疑问,是头脑派的全能型选手,是成为箱学的头脑的人才。我坚信,我们四个人个人就能够结成最棒的队伍。
阿福和隼人一定也这么想。他们两个脸上表情非常开朗,并不仅仅是因为胜利。

「好!那就先冲个澡吧」
「冲澡后喝百事吗!尽八,你可真是个天才」

今后四个人就慢慢增加一起练习的时间吧。不久的将来,我们四个就会成为自行车部的中心,彼此的关系越来越好!我这样想着,隼人也非常赞同,可…

「…那我就去买百事了」
「诶?冲澡后再买也行啊。靖友你也要冲澡吧?」
「…啊—…不,我…」
「怎么了荒北,不是你自己说热的吗!」
「……」

不知为何,荒北就是不情愿使用活动室的冲凉间。
这么一回想,我从来没见到他进过澡堂。一直以来,荒北总是在练习结束后就悄悄失踪了…好像他是回去悄悄自己练习了,但我也没见过他洗澡。
…说起来,隼人也说过,从没在宿舍澡堂见过荒北洗澡啊。

「…荒北啊,你知道活动室的冲凉间怎么用吗?阿福,你是不是没教过他?」
「唔…」
「呃,怎么用我倒是知道的啦……好吧,我洗就是了」

史无前例的中途入部,而且还被那个不太会照顾人的阿福一手负责,该不会荒北一直不知道怎么洗澡而每次都要回宿舍…!看来这个担心是多余的。
荒北又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四个人说好一起去冲澡了。难道是不喜欢冲凉和泡澡吗?真是的…就让我来好好检查他耳朵后面有没有洗干净!


箱学自行车部的冲凉间是全单间的最新设施,但因为紧邻活动室,所以没有专设更衣室,大家都是在自己的衣柜前面脱了衣服,带上毛巾和香皂进浴室的。
说个题外话,因为汗湿粘在身上的上衣和裤子,脱起来特别费时间。
我们四个心意相通的队友,并排站在衣柜前,一边抱怨着天气热,一边开始脱着这难脱的衣服…这时,通常习惯从上面开始脱的我,正准备把下面也脱掉的时候,注意到自己的腿毛,说出的这番话,我发誓绝对没有奇怪的意图。
…当时,绝对没有。

「啊。有人带了脱毛膏吗?」
「我不用脱毛膏的」
「我也是」
「唔…荒北呢?」
「…?托锚高?那啥?」

(啊?)

此时,我,阿福,隼人的想法肯定全都一样。

这家伙说什么呢…?
托锚高…当然是脱毛膏啊。
虽然品牌各不相同,但我比较推荐◯pilat。
虽然自行车部里面◯eet派比较多但我果断选择对皮肤温和的◯pilat。
◯pilat是一种可以从毛根部开始溶解的除毛剂,是在澡堂或浴室都可以轻松方便除毛的好选择。
而且带有的柑橘味也能够治愈因社团活动疲惫的心灵。
再加上其滋润保湿成分配合柑橘提取物&海藻提取物&植物性鱼肝油&蜂王浆,可以使肌肤保持健康。
虽不如◯eet,但价格也是非常亲民的。
阿福和隼人都是剃刀派的,不如我那么清楚,但脱毛膏就是脱毛膏。

说到底,不管是剃刀还是脱毛膏,对公路赛车来说处理腿毛都是常识。
处理腿毛可以让空气阻力减少到最低,也可以使赛后或练习以后的按摩更顺畅,有利于防止意外,刚毛挂到车链而受伤、或者是受伤后体毛掉进伤口这种事情也可以防患于未然。
更重要的是外表。不管是短裤还是背带裤,那种短裤下面看到长满腿毛的毛腿…那可怎么办?!
这么糟糕的选手,女生也不会想去加油,或者说根本就不想看到,第一,这么不美丽的队友我绝对不想要。顺带一提,箱学自行车部因为上数理由,部员有将腿毛全部去除(剔除)的义务,阴毛和上半身的话就各自随意了。

能够将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的,那就是脱毛膏了。
古板地对剃刀专心致志的阿福也好,可以随便和谁借脱毛膏,但平常会用剃刀的不专一的隼人也好,都知道脱毛膏的存在,这就是脱毛膏。

连这脱毛膏都不知道的荒北,也就是说…

「「「…………??」」」
「干、干嘛啦」

(哈???)

此时,我、阿福、隼人的想法再次高度一致。只能这么说。

荒北不知道脱毛膏的存在,也就是说荒北不要说从不处理下半身的体毛,他根本是个连处理的概念都没有的杂毛男,但…看到荒北背带裤下面的纤长而白皙的双腿,我们三个人…混乱了。
可是,荒北,你的腿毛呢?你那些杂毛都藏哪去了?

「…呃,靖友…体毛你都是怎么处理的?…剃的?」
「啊?!我又不是女人,怎么可能会去处理它啊?!」

对隼人进一步发出的疑问,荒北表示不可思议,大声地否定。不,我觉得你更不可思议。
你上个月还和阿福在比赛中获胜了吧?之前还和我们一起跑圈了吧?

「…荒北,叽咕叽咕…处理体毛是部员的义务。
我以为你处理过了,所以就没讲。…你的腿是没处理吗…?」
「!!真的假的!…我可、没处理过啊…我……本来体毛就比较淡…」

阿福紧盯着他的腿进行说明的时候,荒北就有点受不了地移开了视线。
…阿福…你居然没讲过吗…还有荒北…没处理过就这样?!
确实荒北脸颊光溜溜的,也从没见过长胡子。说起来早上练习前在洗脸池碰到他时,也没印象这家伙有带剃刀。
从运动服下面看到的手臂…和腿一样光溜溜的。

腿、脸、手臂,就是说…我的目光顺着来到了荒北的上半身…更确切的说,是从队服前面可以隐约看到的胸前。
不不,我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意图,只是单纯感兴趣啊?
我从不长胡子和胸毛,而且手脚的毛比较稀薄,但腋下还是长的。
虽然并不强制规定处理腋毛,但我觉得队服下面摩擦的感觉很讨厌,就跟手毛腿毛一起全除掉了。毛比较浓密的阿福和隼人好像也会剃胸毛啊。
…所以我才会这么在意。手脚一点毛都没有,那么胸前和腋下又怎样呢。

「荒北…你胸前和腋下是怎样的?」
「哈啊啊啊?没怎么样啊!」

荒北把脱到一半的上衣前襟猛地合上后退了一步。女生吗。
而且这个举动已经很明显了…他两边毛都很少。看到这样的反应,难道还有人不想去确认一下他毛到底有多少吗?不可能有!
而且我们也都是处理过的无毛状态,坦诚相见有什么不好的。大家好像都这么想着,所以阿福和隼人也一起加入了。

「不要紧的荒北!我们全员都处理过了!」(挺)
「我也剃了,所以没有,你看!寿一你也快!!」(挺)
「这是公路赛的常识」(挺)
「!!!呜哇,诶?!你们真的会剃?」

在热腾腾的活动室里,赤裸上半身高举起一只手给他看腋下(已处理)的我们,以及看着腋下叫着「真的没毛!」的两眼放光的荒北。
顺带一提隼人习惯从下面开始脱所以此刻他已经全裸了不过认真就输了。

「怎样?很美丽吧?」
「靖友,大家都一样。所以不要害羞,靖友也让我们看一眼?」
「………我知道了」

再次确认我们腋下(已处理)的荒北,这样说着充满男子汉气概地把上衣脱掉丢了出去。

「「「…………………………」」」
「………?」

…你猜我们看到了什么?

荒 北 的 乳 头 是 粉 红 色 的 啊


事先声明我的乳头可不黑啊!是自然的肉色!阿福和隼人的乳头是深肤色,是没什么特别的普通的乳头。
在自行车部换衣服冲凉的时候看过很多次部员的乳头,而且宿舍的于是也是公共洗澡间,所以我知道这些都是普通的男人的乳头。

与之相反…荒北赤裸的上半身,怎么说…让人觉得是「穿帮镜头」的感觉。在电视上很少看到的一些播报员胸口走光或偶像露出内裤之类,这种一边想着不能看却又抑制不住兴奋的心跳这种…会忍不住从挡住眼睛的手指缝里面偷偷瞄两眼的感觉。
这家伙身材很纤细,而且肤色偏白吧?虽然手腕和腿就很白,但完全没有晒黑过的胸口和腋下真是白得…而且淡粉色的乳头就更加…像被强调出来一样非常色情啊…
真是庆幸自己都是先脱上衣的。偷偷告诉你,我虽然不是故意的,但都有点硬了。

然后,三个人都盯着荒北的乳头发愣,正要给我们看腋下的荒北就这么察觉到了。

「…果、果然还是算了!」
「!这可不行荒北!!」
「!靖友!!不要紧的!不要紧的!」
「什么啊!?喂、等一下新开?!你们不要碰我!!!」

(怎么可能就这么停手呢!)

…我们的想法又再次合三为一。
隼人迅速地绕道荒北的身后缠住他,我和阿福按住他胳膊去看腋下…果然没毛。

「好厉害啊荒北!完全不长毛!」
「!!!烦死啦!我知道啦!…话说,别看!」

我本来想要夸他完全没有处理得必要,也没有剃过的那种色素沉着的痕迹,真是很美丽!…但是荒北好像因为自己不长毛而害羞,满脸通红。

「…荒北,我想摸摸。行吗?」
「诶…小福!!?不行!我可没说行啊!?」

阿福真是无论何时都这么我行我素…和我一样窥视荒北腋下(无毛)的阿福,一边说着我想摸,一边已经不等荒北答应就向腋下深处了手去。我当然也搭了个便车。

…你猜怎么着?

超 级 滑 溜 溜 的 啊 ! ! !

…不过,这点光看就知道了。而且虽然是练习刚结束,荒北的皮肤却并没有粘嗒嗒的,反而比想象中更加光滑。
而且靠近他去摸的时候,从荒北的身上传来一阵水果的香味。这家伙怎么这么…
而且摸着他的时候,这家伙虽然想要忍耐,却发出了类似「不要」「嗯」之类的多余的色情的呻吟,真心的,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顺带一提乳头实在是太色情,反而不敢摸了。连我和福富也都只是偷偷瞄几下,偷看的时候两个人目光对上,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一样。

「真是的,够了吧…快放开我啊…你们这群、呆瓜…」

正当我和福富享受光滑毫不罢休的时候,拼命反抗,压抑声音的荒北,也渐渐喘起了粗气。
虽然心里觉得现在还是快些停手为好,但这对我来说不过是平常的打闹的升级版而已。虽然,已经有点硬了就是了。

荒北这原不良少年,擅长打架,经常毫不客气地弹我脑门儿或是用肩膀撞我。
所以三个人架着他,可以对他肆意妄为,也是感觉可以报一箭之仇而有点痛快,一不小心就得意了起来呢…

…腿、脸、手腕、胸口还有腋下,接下来…当然就是下体的毛了吧?

「不…不要!你们打算干嘛啦!?还说什么不要紧!骗人!
绝————对不要!!!打你们!要是再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我要痛扁你们三个!!」

…荒北好像也已经清楚状况了。看到我们的视线开始移向股间,他就开始了最后的反抗。
但是,都到了这一步了,还可能停下吗?不可能吧?
我可是准备看到最后的啊。

「荒北冷静点!只看一下下!」
「你给我!去死吧!再碰我就踹人了!…福、福富!你也快点走开!!」
「抱歉荒北…我也想看」
「!!!!!」

荒北虽然还在挣扎,但隼人从身后扣住他,而我和福富分别按着他的双手,所以我准备按住伺机攻击的荒北的腿,慢慢接近他。

正当此时。

「……靖友,身上有股,超级好闻的味道」
「!!!哇、啊」
「隼人nice!」

我和荒北瞪视着威吓他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隼人突然咬上了荒北的脖子。
然后趁荒北害怕的时候,我终于扑上荒北的腿,成功压制住了他。
心想这下赢了。之后只要把短裤拽下来就万事大吉了!但…
现在想想看,我为什么要这么拼死去看一个同年级的男人的股间呢…自己也搞不懂啊…但是,当时就是想看得不行啊。
我按着腿,福富按着手臂,然后一人伸出一只手想要把荒北的短裤拉下来…但我们这时却看到了。

在荒北的背后,隼人(全裸)的隼人也不甘示弱、硬邦邦地完全勃起了…虽然荒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甘示弱,但我却直到这个时候才注意到…

空气一瞬间都冻住了…我和阿福的兴奋奇迹般地就这么定住了…




「…抱歉我硬了」
「「「诶」」」


…隼人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丢下僵直的我们,把独自不明所以的莫名的荒北就这样拉进了最里面的一件大冲凉间。
…我和阿福只能呆呆地眼睁睁看着他们走掉。

…那时的隼人,眼冒黑光,气息凌乱,全身赤裸还勃起着…认识他这么久,那次是他最像鬼的…

啊,我可不是因为害怕隼人所以对荒北见死不救了哦?!
我只是识时务,觉得让他们两个人去更好而已。我和福富在听到荒北的悲鸣之前,就迅速整理好东西离开了活动室…

********

…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

荒北好像从一年级的时候开始就很在意自己体毛稀薄这件事,特意不去用冲凉间,洗澡也错开时间。
早上晨练很早,所以他在洗脸池也几乎不会碰到自行车部以外的住宿生对吧?似乎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被称为箱学神秘5星级人物。
…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因为没准还会再出事故啊。

现在?现在他只是会避开高峰期,冲凉和澡堂都会用的样子。
不过总是用肥皂洗遍全身,2分钟就出来了…这种效率…真是不能理解…

所以依旧很少能碰到,就算碰到的时候也基本后面会跟着隼人…

诶?重要的地方我没说?
你说冲凉间那之后怎么样了?
…我和阿福离开活动室后,就迅速自己买了百事回了宿舍,让自己的情绪和股间冷静了下来。一次喝两罐,就可以让人冷静下来,下次你也可以试试!
之后具体怎样…我就不知道了。
你直接问隼人或是荒北吧。

啊,这件事不要随便对别人讲啊!




(提问)
从来没在宿舍的浴室和活动室的冲凉间见过荒北前辈。
想要和荒北前辈结成坦诚相见的关系该怎么办呢?

(回答)
想要单纯给个答案我觉得是不可能的。
无论如何也想知道?
那就首先练习在2分钟之内洗完澡,然后若无其事地对荒北搭话吧。
办到这个之后,就要攻略恶鬼了。…建议?别强人所难!祈祷你武运昌隆!

评论(7)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