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黑荒】只有你还不知道

pixiv的小说翻译。R18。4500字。原文id是4700905

荒北和黑田在同一所大学然后超级迟钝的荒北…

同时还有好友金城和电灯泡待宫的客串。

文章很短好消化,但因为开头就是【哔——】所以务必让我把前言什么的写长点(什么借口

然后这篇的后半段就只是在聊天儿。

迟钝不自知的直男荒北和小狗属性黑田还是不错的组合,反正荒北这么百搭就看你们谁先出手呗(住口

关于为什么是直的还这么百搭真是一个难解的问题……

暂时还不知道下一篇会翻哪个,抖M福富x荒北这篇太长了,最近翻译力低下到超过1w的文章都开始烂尾了…(大明湖畔的金荒已经不准备熬出头了哈哈

ok那么字差不多也唠唠叨叨凑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从喉咙漏出含糊的声音,无意义的语言凑不成句子,只能任凭后穴中肆意进出的又热又粗的物体蹂躏着意识。
维持趴着的姿势,下腹处的分身被一只手握住,像是在催促射精一样从根部朝内侧抚弄着,这快感使人只能坦率地发出呻吟,任凭身体颤抖着。
从龟头前端喷出的精液被一只手接住,后穴一颤一颤地收缩,感受到身体深处有什么灼热的东西迸发的感觉。
耳边听着凌乱的呼吸,心想,啊——这家伙是不是也觉得很舒服呢,心情好了起来,特别想要去吻他。

「嗯、唔」

勉强转过身,凑过去咬上那个唇,在体内刚刚结束冲刺的分身居然一瞬间就又硬了起来,之后腰又被抓住开始激烈地摇晃,我只能毫无抵抗地喘息着。
被一直蹂躏着深处,开始响起黏稠声音的肛门被硬邦邦的分身进进出出,之后突然被从后面抬着膝盖内侧抱了起来。
因为身体重量而陷得更深的异物的热度,令我忍不住发出了更大的悲鸣。

「啊啊、啊嗯、不要、好热」

生理的泪水从脸颊滑落,一次又一次被红彤彤的舌头舔掉,然后又在脸上落下一个个吻。
但侵犯着后穴的激烈动作却丝毫不停歇,让人已经不能进行思考,只能流着眼泪、喘息着,忍耐着这快感。
肛门周围因为被灼热的分身摩擦开始变得红肿,但却不能得到解放。
胀大的性器在后穴颤抖了几次,我迷迷糊糊地想着,啊,他又射精了,一边为了让他剩余的精液能顺利流出,尽自己所能地令后穴松弛或张紧,为了获得快感而协力。

「这么淫荡的技巧,是从哪里学来的。荒北前辈……」

说什么从哪里学来的,和别人做爱,我和这家伙是第一次。只不过因为性别相同,比较能知道获得快感的方法。
只要你觉得爽,我也就开心啦。

「唔唔、因为、我喜欢你很久了……」


被用温柔的动作放到床上,分身终于离开后穴的时候,我这样说道。
话音刚落,被猛地翻了个身,面前是这个男人面红耳赤地看着我的脸。

「从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

不知道。这么回答着,觉得他好可爱啊,想要去吻他,于是用手臂从脖子后面抱住他,啾啾地吮吸着。只听耳边传来一声叹息。

「可恶——不就是一个丑八怪和原不良吗!凭什么这么可爱啊你,还这么性感!平常的样子和床上差太多了吧!混蛋,好可爱!!」

『一点都胜不了你!』,银发的男人用低声悔恨地说着,但不藏好意的赤裸裸的眼神却让我「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你可真可爱啊,小雪」

散发着一股,对我喜欢到无法自制的味道。
这让我感到幸福得想哭。

「你,真是够可爱的……」
「……绝对是你比较可爱」

抚摸着他清爽的头发,又亲了一下,然后渐渐变成一个深深的吻,脸变得通红的黑田雪成开始了第三回合,把保持膝盖被深深折弯姿势的我狠狠地侵犯,直到最后失去了意识。

哎呀,这一点也是挺可爱的。这么专注的感觉。
不过既然是第一次,还是希望你能手下留情啊,黑田雪成。如果我是个女人,肯定会想打退堂鼓啦。





狂乱的夜晚终于迎来了清晨。
宿醉的早上,常常有头痛和呕吐做伴。这种友情才不要。消灭吧。通通消失。

「…………」
「…………」

一睁开眼,发现黑田的脸近在眼前。
这什么啊,正这么想时这家伙睁开了眼睛。
就这么一直盯着他看,他看着这边,眼神中有点迷迷糊糊的,然后脸上浮现出幸福的微笑。

「……早上好,荒北前辈」
「……喔,早」

(——……呜哇,)

这难道,该不会,是那个吧。
所谓借着酒势霸王硬上弓吗,我。

还在迷迷糊糊的醉感一下子清醒过来,脑中朦胧地追溯到昨天的记忆。

(啊,不对,不是我把他给霸王硬上弓了啊)

进入超级贤者模式的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脸,低叫了一声不好。

搞反了。是我被上了。
话说起来,仔细一回想,是我把他带到旅店的。
屁股那里的异样感的来由,真希望一辈子也不知道。
呜哇。而且床好软啊~虽然有点腥臭味。

(酒真是魔鬼……!!)

荒北靖友,性别男。20岁的时候舍弃处女了。
对方是原臭精英,现在的可爱学弟,受欢迎的男人的黑田雪成君。

(这什么啊,好想死。)

日本今天能不能炸掉算了啊。真的。





「金城…。你知道怎么能死得没有痛苦吗?」
「要是有什么心事你就说吧。发生什么了?」
「保证不笑?」
「虽然这得看情况,但我应该性格还没糟糕到听了让你苦恼得要死的事情还要笑吧?」

是吼。所以我才来找金城谈心的啊。
如果是待宫的话,他绝对会笑到岔气吧。

(啊,气死了)

冬季假期,我就把进入放假状态的好友拉到家庭餐馆,在沉默了一阵后把心中的苦恼倾诉了出来。
如果他肯听我说这个不得了的事儿,我可以一高兴请他吃个荞麦面之类的。
话说,一定要听我讲啊拜托。这种事我可不想一个人闷在心里啊真的。

「……之前不是有次你因为被教授叫去结果缺席了的聚会吗?」
「啊,上个星期六吧。抱歉啊,下次我会去给你们填空缺的。」
「无所谓啦,反正大家都觉得你被教授看中,假日还要被抓去使唤,都同情着你呢。总之,后来聚会男生这边就缺了一个人吧。」

本来自行车部的前辈们想利用小帅哥金城做诱饵多钓几个女生来参加,但重要的诱饵缺席,当然会令人丧失兴趣。
虽然我是觉得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只要自顾自吃好就可以了,但前辈们却不这么想。

「然后为了填补空缺啊,就把黑田给叫来了。」

他们给作为诱饵候补人选的人打了电话。没错,就是因为聚会喝酒不能让未成年人参加,而没有叫来的黑田雪成。
名为聚会,实为联谊,被蒙在鼓里的黑田听说有我参加,马上说了句「我去」然后就奔过来了。
虽然被仰慕让人觉得高兴,但这么冷的天突然被叫出来也心甘情愿,开开心心地来了,看到他这样我当然会觉得挺可爱的了。让人想到老家的aki酱。

(啊,好想见aki酱啊。它耳朵后面的毛,那手感真是太棒了)

虽然黑田的头发也很顺溜的样子。为什么颜色那么淡还能软软的呢,搞不懂。
啊不行,想太远了。对,我得跟他讲联谊的事情。

「虽然黑田一进来就发现这是场联谊会,有点震惊,但也不知道是顾着前辈的面子,还是不想让我丢脸,那家伙对人态度特别周到」

递个开瓶器、帮没饮料的人点单、分沙拉、夸赞女孩子的服装搭配什么的,还很认真地听人讲话。
一个一眼看上去就是个银发帅哥的学弟,还这么会照顾人,用常识想想也知道该多受欢迎吧。

「于是乎所有的女生都开始拼命对黑田逢迎起来,当然前辈们就不开心了。既然如此最开始就别叫他来啊。酒气上来了以后就开始有劝他喝酒的蠢货,我也只能为了保护他,全都抢下喝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比平常喝得快,酒劲很快就上来了。
开始感到天旋地转的时候,就听到黑田说「对不起,荒北前辈好像快不行了,我送他回去」,把我架在肩膀上,撑着就开始往回走了。

夜晚的寒风冻死了。被黑田抱着取暖感觉还挺舒服,我大笑了起来,被黑田小声说「笑什么啊,醉鬼」

周围虽算不上商业街,但也很靠近人多嘈杂的车站。
又困又没力气,好像要吐了,此时拼命回想起来,当时软趴趴地靠在黑田身上,脑子里只想着不想打车回去,好贵啊。

好困,想要躺下来,想找个有厕所的地方吐,还要是比打车要便宜的地方。

(啊,对了。去钟点房吧)

拜托了,这里一定要让我解释一下。
当时,真的是喝醉了。

「……然后我就嚷嚷着要去旅馆,黑田说着请安静点啊,最后还是带我去了一晚6000円的钟点房啦。恢复清醒的时候一看都早晨了,然后屁股那里感觉很异样」
「这该怎么说…节哀顺变?」
「我恨死教授了……。如果金城你来参加联谊会的话,我现在还是个处女啊」
「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发展得挺顺利不是吗?不管是不是借助酒力,只要你们幸福,我觉得就挺好的」

金城若无其事地喝着乌龙茶,我不可思议地吧唧吧唧眨着眼睛。

(……啊?)

「诶?我说、…诶?啊?」

摆出不知道你在讲什么的表情盯着金城,金城居然用同样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

(诶,什么反应。怪我吗?奇怪吗?)

「你们不是两情相悦吗。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坦率地走在一起,但待宫一直在旁边看着,嫉妒的不得了呢」
「诶?……啊?」
「……我说荒北你,该不会一点自觉都没有?」
「呃—……」

诶—。诶—???

「……荒北。我从没像今天这么同情黑田。」
「诶—……」
「你还记得黑田参加自行车部时说的话吗?」
「记得啊。那当然」

我可没忘。他说『我是要为我的王牌做助攻才来的!!』。
那个不服输的倔强的眼神,闪着光盯着我看。

「都这样了,你怎么还不明白……?」
「???我不懂啊,什么啦,快告诉我吧真护酱」

深深叹了一口气后,金城把手放在额头上无可奈何地叫着我的名字。头一次听这家伙发出这么无奈的声音。

(哎,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吗?我可没印象啊,不会吧)

「还记得你当时怎么回他的吗?」
「?我说啥了?」
「你说『哼,你来啊?让我看看你现在骑得有多快吧,黑田!!』」
「啊——是好像这么说的哎。然后,这又怎么了?」

金城无语地看了这边一眼,然后拿起菜单,按铃叫来服务员,又点了玉米汤和沙拉。
喂,这什么反应。还有,追加的份我才不会付钱呢,死光头。

「我该怎么说你呢,荒北……对于朝向自己的好感,你真的很迟钝啊」
「啊?搞不懂你说什么」
「当时黑田的那句话,在我和待宫看来至少算是求婚级别的了,荒北」
「…………啊?」

伴随着店员『您久等了~』的声音,看起来很美味的荞麦、肉饼和烤鸡被端了上来,幸好套餐里面米饭是不要钱的。

(不对,不是这么回事)

「同一宿舍、同所大学、同一学院、同一专业、同一社团。黑田这不是全冲着你来的吗。话说回来,如果我和待宫不经意间离你太近,就会被他的眼神狠狠地威胁。一副『他是我的别碰!』的感觉」
「……呜哇……」

金城快速地操着筷子吃起了荞麦面。但我已经没心思顾及这个了。

只要想着那个荒北前辈、荒北前辈地叫着,摇着尾巴跑过来粘着我,但一旦骑上车就散发出要杀人一样的气魄,爱吐槽又自以为是的爬坡选手、白白长了长好看的脸的样子,就胸口闷闷的。

(糟啦。这算什么啊)

趴在桌子上低声念叨着。那家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带着这种想法看我的?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呢?因为,他进大学的时候就已经、

(那家伙就一直是那种眼神——……,)

黑田雪成。
你这家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真的?」
「真的啊。」
「……金城。怎么办啊」
「嗯?」

我,羞得都快要死了。

「话说回来,荒北,可以点些甜点吗?」
「请随意……」

在说了一句『谁要管你们的感情故事』开始淡淡地点着单的金城面前,我又想起今天八成也会带着晚饭来兴冲冲地按响我家门铃的那个精力充沛的可爱后辈,一个人满脸通红。


<完>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