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小说翻译】主人「打刀好像为了到太刀房间搜黄书发起了夜袭」

pixiv小说翻译。原文id=5010915

之前那篇的续作,太刀的一半,似乎有趣度降低了一点,但还是很期待后半太刀…?好吧这篇也很邪恶分类是R18啦


————————————————————————

「倒大霉了」

不知是谁意志消沉地说了这么一句。

3天前,因为黄书吃了主人一记反省(物理)的打刀们,全都一副眼神已死的表情。

如果只不过是黄书被发现,那该有多好啊。但他们最后还没脑子地把自己的性癖一股脑儿全暴露给了主人。

唉,我们怎么能蠢成这样。

说到底,为什么三天前那个夜晚,居然敢在主人的面前开始津津有味地讲起下流的话题。一定要怪天狗。才不是我们的错。

在这种负面情绪笼罩下的打刀的房间,响起卡卡卡的独特笑声。

这正是被兄弟刀山姥切不小心被供出来而一起吃了闭关的山伏国广。

「真是没想到,居然因为兄弟,黄书的事情都被主人知道了啊!」

窝在房间一角的山姥切发出呜咽声。看来他被牵连兄弟的罪恶感压得抬不起头来。


山伏毫不在意这一点,瞥了一眼脚边被没收的黄书说,

「这些书跟我房间里那些比起来,算是可爱的了」

话毕,他发出轻快的卡卡卡声走出了房间。


「………诶?」

「诶?刚才他说什么?」

留在房间里的打刀们动摇了。

说实话明明扯不上关系的山伏突然加入黄书反省已经很让人惊讶了,刚刚更是,丢出了一枚炸弹。


和山伏同房间的刀也有黄书。


太刀们因为房间的大小和人数的关系,分成了两间。

一间住来得比较早的刀,通称「前半房间」。

另一间是稍晚入队的刀住的房间,通称「后半房间」。

山伏在太刀里是来得最早的,也就是住在前半房间。

其他住在前半房间的还有和泉守兼定、江雪左文字、烛台切光忠、一期一振、大俱利伽罗。


「我,根本想象不出江雪还有黄书」

加州这样念叨着,其他的打刀也开始抒发感想。

「和泉守倒是可以理解啊……」

「光忠会有?那个从早安到晚安都要耍帅到底的光忠有黄书…?」

「一期一振看黄书……」

「大俱利伽罗也看吗。那家伙寡言少语挺冷淡的」

「连那个山伏都看黄书。…现在谁看我都不惊讶了。」


「……这不公平」

鸣狐细声说。

「鸣狐真可怜!鸣狐在为比自己看的工口书更糟糕的工口书的持有者没有接受处分而感到愤慨呢!」

完全是迁怒于人。

「不平等是不雅的呢…我们要让太刀也受同样的罪」

这样说着,以歌仙为首的打刀们瞳孔里透出了深深的黑暗。


「但是怎么做?又要让短刀去拿工口书出来吗?」

「这种人渣的想法请现在就抛弃掉吧红绳长谷部」

「下次再用这个名字叫我就杀无赦了啊护士左文字」

在你来我往的争论中,一直沉默思考的蜂须贺发言了。


「我们发动夜袭吧」


————————————————


丑时三刻,太刀前半房间。

和往常一样,六个太刀在熟睡。

其中的一人,和泉守却不知为何睡不着。

……内心躁动着。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对自己说是想多了,然后再次在被窝里闭上眼睛。

这是不知从何处传来脚步声……


「晚上好啊—!查房了查房了!」(陆)

「啊?!你、你们要干什么!」


从砰咚!一声打开的帐子外,打刀们鱼贯而入。

「嘿嘿、抱歉啦兼桑,我要把你给绑起来啦——!」

被熟练的手法直接捆在了被子里。

变成了个粽子。

看看周围,其他的太刀也一样被捆住了。

不详的预感,命中了。


「也不带这样的吧……」(兼)

「有种叫培根芦笋卷的菜呢。跟现在的我们很像」(烛)

「这应该叫棉被太刀卷呢」(一期)

「居然没有察觉到敌袭……我的修行还不够啊啊」

「我  很  困」(江)

「喂,你们想干什么。快点放开。杀了你们」(伽)


六个粽子到完成仅仅花了3分钟。料理成功。

看着这群躺倒在地的刀,长谷部扬起了嘴角。

「你们之中,是不是有人对主人抱有仇恨的思想呢?」

用和服袖子遮着嘴角,宗三婉然地说道。

「仇恨的思想?难道你是想说这里有人谋反吗?」

烛台切用惊讶的语气问道。

「……骗人的吧。找谋反的人你们干嘛那么高兴的样子。都飘着樱花呢」

和泉守说这么说着,在听到『哦啦!』一声的同时,感受到自己的被卷被猛烈地撞击。是安定踢了一脚。被放开之前要被杀了。


「谋反的人……啊,难道是那件事吗」

一期爽朗地笑着说道。

「不就是那群被我家年幼的弟弟发现了可疑的书,结果在主人面前暴露性癖的变态集团吗?」


现场的空气冻住了。

「难道说我说中了吗?」

「不,那个是,不可抗力」

蜂须贺想否定,却被大俱利伽罗狠狠吐槽道:

「因为不可抗力就可以在女人的面前那样做吗。真叫人反胃,快点死了吧」

「你说……什么…」

歌仙的脸上失去了血色。关于这一点,打刀们也大致同意,无法反驳。

突然房间里回响着卡卡卡的清脆笑声。

「不要这么畏首畏尾的!打刀们啊!你们不是来找黄书的吗?不是也想把我们给拉下水吗!」

不顾现场紧张的空气,山伏大声说道,

「那你们就找吧!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想要的黄书!」

「山伏你,怎么好像对这个发展很乐在其中的样子」

和泉守质疑着山伏为什么在熟睡中被吵醒还这么精神。再看倒在旁边的江雪,皱着眉头,现在还在梦乡里。


「看来是拦不住你们了……好啊,你们找吧。但我们的黄书可不是那么容易能被找到的」

「我们是形象上不能有黄书的太刀。为了不像你们那样粗心大意被发现,都有各自把书藏好」

对于烛台切和一期的挑衅,安定回了一句。


「我要让你们脸上因为羞耻!而染成红色!」


就这样,打刀们的资深太刀黄书调查之幕拉响了。


「我们先把斗柜搬开看看」

「等下。」

好像早已计划好一样,打刀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统帅力准备移开斗柜,被和泉守发声制止了。

带着讶异的眼神低头看着和泉守,长谷部说道。


「怎么了?」

「没什么。干嘛要把别人家的东西挪地方,我还想问你们呢」

和泉守用看着疯子一样的眼神如此主张道,鸣狐,随同的狐狸也理直气壮地反驳了起来。

「如果要藏黄书,『缝隙角落』是基本吧!虽然主流都是藏在床下面但这里不要说没有床,连家具都很少!那么像这样顺次搬动家具,总会找到那么一两本黄书的!」

「遍地撒网,重点捞鱼」

平常面无表情的鸣狐(本体)带着不易察觉的奸笑补充道。

「那个跟这个不是一回事吧!大半夜的闯进来又是找黄书又是搬家具的,怪异行为也要有个限度!快把柜子放回去,我不会怪你们的」

听他这么一说,手扶着斗柜的加州和安定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

两个人用平稳的动作抬起斗柜,毫无迷茫地往边上一挪。

……这时从斗柜原来的位置出现了一本书。

在斗柜的背面却一点灰尘都没有,山姥切把它给提了起来。


『在浴缸脱处!happy happening』


山姥切的身后传来『哇啊』的声音。

「这就是你的黄书吧,和泉守兼定」

这样说者山姥切朝着躺在地上背过脸去的和泉守伸出书的封面。

「就因为斗柜被动的时候叫嚷的只有你」

「……」

和泉守脸红到了耳朵根,但依旧一言不发。

借着这个机会,打刀们开始各抒己见。

「真是不能以貌取人啊,是吧?和泉守」

「居然还脱处……」

「哎呀,这还是姐弟系…?的吗…?」

「虽然说真实年龄在本丸里面也算正太…但这…」


在议论之中,有人说出了一句不能说的话。

「童贞」

是睡眼惺忪的江雪。居然不是打刀,而是本该是同伴的太刀这种中伤队友的行为,让和泉守茫然了。

「江雪左文字……?」

背后的攻击还没有停止。

「确实…这副外表之下还什么脱处…有点逊呢,嗯」

「烛台切?!」

「扯上幼子的书有点过分了吧」

「连一期你也!」

「卡卡卡卡卡!」

「不要笑!!」


和泉守因为羞耻和同伴背叛的悲伤,内心痛着,想到了往昔的事。

那是自己还没有变成付丧神,还是一把刀的时候。

他想起了在函馆独自一人,失去同伴,最后被逼迫到腹背受敌的那些日子。

……阿岁是不是,当时也是这种心境呢。


周围叫着童贞的声音,此起彼伏。

愤怒已经消失了。但是,不能就这样被愚弄。

和泉守兼定,开口了。


「你们之中,如果有不是童贞的人,那可以随便骂我童贞」

听了这句话,大家全都闭上嘴,现场变得鸦雀无声。


「…是啊吧,你们都是童贞啊。因为我们变成人类都还没到一年啊!然而!你们却不照照自己的样子还童贞童贞的!你们自己不觉得羞耻吗!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和泉守用自豪的声音大声强调着说。


被现实击中,这疑似葬礼的氛围中……可能生理上已经无法反驳了……但大俱利伽罗依旧坚持否定。

「就算这样正太也不能苟同」

「比你的兴趣强多了。喂,快把我解开。我知道大俱利伽罗的黄书藏在哪」

这样说着,捆着和泉守的棉被被迅速解开了。他尽情地伸了个懒腰,奸笑着瞥了一眼大俱利伽罗后,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壁橱。在各种杂物中,拿出了一块坐垫。

大俱利伽罗表情僵硬了起来。

「喂,住手」

和泉守毫不迷茫地把坐垫的套子拆掉,将手伸了进去。被取出的是夹着几丝棉花的,黄书。


『姬鬼士物语~杀了我吧!~』


「呜…哇啊」

蜂须贺呻吟了起来。看来他很接受不了这种没有感情的工口。

大俱利伽罗对和泉守投以杀意的眼神,但和泉守却心情好得快要哼起歌。明明刚刚还被围着骂童贞。

「大俱利伽罗,你总是绝对不让别人碰这个垫子……正常来说都会觉得可疑吧?」

无视紧咬牙关的大俱利伽罗,『姬鬼士物语~杀了我吧!~』被穿到了宗三的手上。

他来回浏览了一遍,只眯着眼睛说了一句话。


「这不是凌辱系。是反推系的。」


现场骚乱了起来。什么意思,给我也看看,哇真的耶,打刀们也在宗三之后看起那本黄书。


「嘿,原来你是想与其被反推不如以死保贞洁吗」

「太好了,今天你的梦想就能实现了哦?快说,唔…杀了我吧!说说看啊,喂」

安定和长谷部坏笑着催促他。

「……你们找到我的黄书该满足了吧。快点把这东西解开」

「不行,还没完呢」

快说!不要!的拉锯战开始了。

互不相让的形势下,打破局面给予最后一击的是山姥切。


「如果非要在主人的面前才说的话,现在我们就把她叫来」


浮现出看到世界末日的表情之后,大俱利伽罗嘴一动一动好像说起了什么。

「…………、……吧………」

「啊————?你说了什么———?」

和泉守煽动着大俱利伽罗。

「唔………唔……!!」

「加油!大俱利伽罗!」

烛台切替发不出声音的大俱利伽罗鼓着劲。

「杀………我…………」

「声音要从丹田发出来!再来一次!」

山伏鼓舞着满脸通红的大俱利伽罗。

「…、…杀了我吧!已经够了吧!杀了我!!!!现在马上杀了我!!!杀了我吧!!!!」

「能  不  能  请  你  不  要  大  吵  大  叫  ?」

最后被江雪将了一军的大俱利伽罗低着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太刀他们也在奇怪的地方很团结统一啊!」

「是啊,真是充满家庭氛围的房间」

栗田口派打刀和太刀在和谐的对话中,以看起来很可怜为理由把大俱利从被子里放出来了。

世界充满了温馨。


在大俱利伽罗微弱的呜咽声中,还剩下4个粽子。

「…好奇怪啊」

加州从刚才斗柜的抽屉感觉到了不协调,来回抽出抽屉。

「可能因为刚才动过,不小心搞坏掉了。抽屉怎么也关不上」

「那个抽屉最开始就有点坏掉,不要介意啦」

烛台切温和地跟他说道。

「但是总觉得里面碰到了什么东西。果然是因为刚才的撞击吗」

「可能已经到寿命了吧。下次修修看吧。」

遮过加州的话声,烛台切语速变得有些略快。

大家心中都生出了疑惑。难道说


「这个抽屉里面,都是什么?」

虽然歌仙抛出了疑问,但烛台切依旧带着饱满的笑容沉默不语。反倒是一期一振代替他回答了。

「那里应该,都是烛台切的衣服吧」


「上」

「好嘞!」

在歌仙的号令下加州猛地把抽屉从斗柜里拉了出来。

抽屉里摆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在后面出现的是,有被抽屉压过的痕迹的,黄书。


「果然伊达家的人,也都会有那么一两本黄书呢,让我看」

歌仙的声音戛然而止了。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那黄书被歌仙交到加州的手里,加州也脸色黯然地交给山姥切,就这样除被绑着以外的全员都传了个遍。

其间,烛台切的笑容依旧。

据大俱利伽罗之后回忆道。那正是被逼上绝路的神经质的笑容。

最后看过本子封面的陆奥守,颤抖的手上握着的那本书的标题是


『餐桌,白浊的秘密滋味』


「吞精……」

不详的,空气,刺痛着,肌肤。

「没错喔。就是吞精。怎么了吗。」

烛台切这男人说话是这么毫无起伏的吗。

如果只是普通的吞精,不至于让空气如此停滞吧。但持有这本黄书的,是经常出入厨房,经常做饭,说是掌握本丸全员胃袋也不为过的,烛台切光忠。

谁都,一言不发。不,是根本发不出来。这是不该看到的东西,不能再看下去了。本能在这样警示着。

「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了呢。快点,像之前两个人那样责备我呀。快说我是食材切光忠,赎罪切光忠,盖浇精光忠呀。我说,为什么你们什么都不说呀」

慢慢眯起独眼的烛台切,开始娓娓道来。

「我呢,很喜欢做饭的。我所做的料理进到大家的肚子里和大家融为一体,多棒啊。主人这样夸过我呢。好像就是从那以后吧。」

鸣狐捂住嘴冲出了房间。

「但是大家想过吗?想要射在喜欢的人的嘴里,让她喝下去。我也是啊。但是,我只是想听到她说,好美味,好美味,高兴地吃下去。我想让她吃下去呀。」

他的脸上渗出疯狂的神色。

「我就是她,她就是我,要是两个人能合为一体就好了」

陶醉地说完之后,他又回到了平常那个开朗的烛台切。

「那你们也看过我的黄书了,快,把这个解开吧!」

好奇心害死猫,甚至是刀。更不如说,好奇心差点杀了太刀。真是个好教训。


剩下的粽子还有3个。

「我们停手吧,这么费时间却适得其反。这样下去没完没了」

蜂须贺用苦闷的表情诉说道。看来精神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损伤。

「但还剩一半。这样结束太不好了」

反对的是长谷部。虽然不及蜂须贺,他的脸色也很难看。

「没错,还差3本黄书,马上就能找到了!加油啊!」

烛台切在给他们打气。这个人恬不知耻的程度令人震惊。

另一方面,刚才鸣狐终于回到了房间,倒在门口。刚刚大俱利伽罗还蹲在那里,但他失意的程度居然连大俱利伽罗都给他让了位子。

「打刀的诸位,不能让鸣狐先回房间去吗。现在他已经快要精神崩溃了,请允许他…」

「不,我还能行」

虽然小狐狸想乞求打刀,但本体制止了它,慢慢地站起身来。

这时,他脚底下踏了个空,全身的重量都推向了装饰柜。


咣当


本不可能被移动的壁挂柜,微微倾斜了一点。

鸣狐把搭在上面的手朝移动的方向推去。这样一来,壁挂柜被整个移开,取而代之出现了一个可以放入一本书的空间。

伸手进去一摸,找到了一本书。


「哎呀,没想到居然被同为粟田口的刀给找到啦」

这样说着,一期一振耸了耸肩膀。


『温柔悲剧的救赎 即使堕入黑暗依旧爱你』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鸣狐罕见的咆哮瞬间。

鸣狐叫着把黄书丢到地上,所有人看到书后,全都动摇了。

「你才是谋反的人嘛!」

「难道你希望主人成为历史修正主义者吗!!读的这是什么书啊!」

「还以为你是本丸的良心呢」

各种非难接踵而至。

「大家,误解我就太让人为难了。我一期一振,并不是有什么不轨的想法」

「看着这么糟糕的黄书还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周围人看一期一振的眼神,完全变成了看敌方刀剑的眼神。

一期一振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

「大家,都想要陪伴主人到最后一刻吧?我也是。但是,对我来说,只不过无论主人变成什么样子,都想要在她身边而已」

他的瞳孔蒙上了一层伤感的颜色。一期一振想到了当年的大阪。那时因为拥有权力而改变了的主人。最终伴随着繁华被付诸一炬的往昔。

「但是,如果主人走上了邪恶的道路,修正她也是臣下的责任吧」

「还第一次听说主人修正主义」

安定小声说着。但这句话并没有传到一期一振的耳朵里。

「人是会变的。即便圣人也会变成大恶人,大恶人也会变成圣人吧。」

「绕死了,给我总结成三行」

和泉守不耐烦地说。


「对于堕入罪恶的主人

我想以大义之名

亲手将她扳正」


「本性暴露了呢」

「太好了呢长谷部,调教伙伴增加了喔」

「我们领域不太一样」


剩下的粽子还有两个。

是卡卡卡的被子还有江雪的被子。

「剩下的都是感觉不会看黄书的人了…」

歌仙苦恼地抱着头。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但还是找不到,是不是这个房间已经没有黄书了呢。

难道,黄书其实并不存在吗。

「和泉守,大俱利伽罗,烛台切,一期一振。没别的地方能想到了吗?」

在蜂须贺的发问下,四把太刀摇着头。

「我们黄书都是自己保存的。……我也是刚知道,住同一个房间的人居然兴趣都是什么脱处,什么吞精,什么堕落调教」

「我也没想到认识这么久的朋友居然想要被反推啊」

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用疲惫的声音回答。大俱利伽罗估计接下来的半年都会被这个梗调侃吧。


在束手无策的境况下,宗三发话了。

「我有一个好主意」

这样说着,他走近江雪的棉被,跪坐在地。

「兄长,弟刀有个请求。为了接近强大、清高、温柔的兄长,能不能允许我拜读兄长的黄书呢」

「哇这人讲话乱七八糟的耶」


「宗三……你只有在这种时候会兄长兄长的叫啊」

因为睡意和压力而露出想要杀人的表情的江雪回答。

「拜托您了。我想要看兄长的黄书」

「如果拿出黄书你们就肯回去吗」

「如果兄长这样希望的话」

「……把我放开。我的黄书放在难以发现的地方」

「谢谢你兄长,我爱你哦」

达成自己的目的后,宗三的敬语马上变成了普通腔调。

加州「简直像陪酒女一样」的吐槽也许很是恰当。


从棉被中解放出来的江雪,朝着壁橱径直走去。

他站在幛子前,稍微思索了一下以后

……在幛子上直接开了个洞。


「江雪左文字?!」

「平常都是从里面取出来的,今天嫌太麻烦」

无视那可是幛子啊!的歌仙的悲鸣,江雪撕下幛子上的纸。

到开了一个洞的程度时,幛子里面出现了一本尺寸很小的书。

说是黄书太小了,还很厚。

「文库本…?」

「这样你们满意了吗」

说着他把书递了出来。


『我家的太阳』


被递出的文库本不是某国书院的,也不是黄色文学,只是本普通的文库本。

「江雪大爷,我们要的可是黄书啊?这只是小说!事到如今干嘛装清高啊」

瞥了一眼气势汹汹催促着快点交出黄书!的和泉守,江雪用一如往常的声音说道。

「对你们来说,黄书是什么呢」

「啊?」

「最重要的是有没有性描写,不是吗」

「…你想说什么」


「黄书,说到底,能不能撸最重要……就像刀能不能拔一样。」


他用寂静庄严的声音说出这番话,让其他的刀们无言以对。

可能我们太执着于色情了。可能被欲望蒙蔽了双眼,导致看不到其他了。

江雪继续说道。

「这本小说讲的是一个贫穷的女性嫁给了男性资产家。过着不习惯的日子,这不幸的婚姻生活中,她拼命求生的身姿非常可人。」

突然开始介绍内容的江雪无人可阻,所以安定下定决意说道。

「……然后,你就用这个故事撸吗?」

江雪那冰冷的双眸稍微温和了些,用满足的语气说道。

「没错」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但普通的文库本用不着特地藏在幛子里吧?」

「我为什么没事要把那种用途的书放在别人眼皮底下。而且,只在紧要关头才会用到它」

「紧要」


剩下的粽子还有一个。

「山伏国广……就剩你了。你也快点招了吧」

「等等长谷部,在那之前我有话要问兄弟」

闻得此言,山姥切对山伏问道。

「你为什么还这么游刃有余,兄弟」

「为什么呢?」

「现在的你身上,根本感受不到被发现黄书,告发到主人那里的畏惧,为什么」


诶,你们是带着这种目的来的吗,其他的太刀们一片动摇。如果之前说出来的话就算被捆成粽子也要拼死抗争。

太刀众在骚动时,打刀们沉默着。

在这个房间里不会被发现,绝对不会被发现的自信……


「我知道了,在被窝里!藏在他怀里!」

吉行灵光一现。

「哦哦,你居然想到了啊!」

卡卡卡地笑着,山伏被解绑后,怀里被摸出一张纸。


是主人的照片。


「………为什么,会有,你,为什么」

平常本丸里没人拍过照。更不用说单人照更是珍贵。这张照片背景是现代的人群,穿着成人礼服的主人围着毛茸茸的白色披肩,笑容满面。

面无表情地拿回照片,山伏怀念地开始回忆起来。

「那是主人成为审神者之后刚过不久吧。为了迎来成人仪式,回到现代的时候我受任做护卫。这一张就是当时的馈赠」


那并非作为审神者,气势恢宏地指挥的样子,而是作为一个符合年龄的女性的姿态,令山伏心生恋慕。

合身吗,山伏。会不会很奇怪。想要一直守护这样说着,脸色微红的她。

即便是个弱小的女子,但却最温柔,最想要保护别人,这虚幻的强大叫他着迷。


想到这里,山伏轻轻地闭上眼睛。

温暖的回忆充满全身的同时,他将照片放进了怀里。


「兄弟」

山姥切发话了。

「我应该是和你同看一本黄书的…」

「这件事吗」

卡卡卡地笑着,他补充了一句

「果然柏拉图才是最棒的啊!」


「…说什么」

最先撕破脸的是加州。

「说什么!柏拉图?!结果不还是依赖黄书还好意思说什么柏拉图?!」

以此为导火索,四面都传来了骂声。

「这根本就是成人式约会吧!以护卫为名义的约会!」

「哇——我好想修正历史,总之我要去把山伏消灭掉」

「你怎么还好意思若无其事地把写真收进怀里!」

「为了自保快点把它交出来」

「喂快来人把山伏按住!把他衣服剥了!」

「抱歉了呢山伏,只有这件事我是绝对不能原谅的呢!」

「交出写真,才是解决和平问题的第一步」


拒绝交出写真的山伏和压住山伏,想要脱他衣服的打刀太刀联合。

想找工口本的初衷,已经没人记得起来了。

把照片交出来快点卡卡卡卡卡!在各种混乱的叫声中,被吵到的某人走进了房间。


「你们闹什么呢。这么晚了……」

正是,话题风头浪尖的女主人。

映入主人眼中的,是她所信赖的刀剑,对刀剑动粗的场面。

山伏的脸因为激烈的抵抗变得通红,喘着粗气。相对的,其他的刀也因为睡眠不足,眼睛布满血丝,扑在山伏身上。

就像工口同人一样,工口同人一样。

……不,这要说应该是工口同刃吗?还是该说工口同阵呢。(注:三个词发音相同)

给混乱的主人一记补刀的,是摊在地上的一本黄书。


『姬鬼士物语~杀了我吧!~』


主人一个转身奔出了房间。

刀们这才终于理解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啊,主人!不是这样的!这是」

「刀匠!刀匠在吗!给我出来!准备刀解!!」

「请不要啊主人不是的这是大俱利伽罗的兴趣!」

「光忠你住口!你想出卖我吗!」

「主人不要丢下我!求你了!」


天空染上了一抹朱红色。

就这样,以暴制暴,不毛的修罗之夜迎来了终焉。



刀剑们拼死解释,免受刀解处分,但在解释下

了解到太刀性癖令主人发狂,则是另一个故事了。


评论(29)

热度(1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