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抓到你【警察大俱利伽罗paro】

p站小说翻译,id=5141097,作者マキ。

最近深陷烛俱出不来了…………各种paro都合适而且肉好好吃哦…(逆向cp也还行但还是俱利受更棒)

这篇文p站mark有500+,标记R18但只有下篇是R18。

但愿我能给下篇填坑吧,当初也是看了下篇才喜欢上这个文儿的(

希望大家喜欢。


——————————————


烛台切光忠被逮捕,而大俱利伽罗是警察的paro。

整篇都是光忠一边接受搜身一边调戏大俱利伽罗。

光忠不是好人。


每个地区的拘留所的搜身方式都不太一样。本篇含有捏造。

我想如果学光忠那样做,后果很严重。


————————————————————————


被拘留的人,刚进来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的。被长时间问话后,看过逮捕书,被戴上手铐,任何一个人都会在一片茫然时被带进拘留所。当厚重的大铁门响起关上的声音,被压抑的不安就会喷涌而出。

但是,刚刚被逮捕、抓进来的这个被拘者却不一样。

烛台切光忠。虽然没有刑事记录,但有9次被拘前科。

28岁的年龄,有如此多次前科,却又没蹲过监狱,这份经历让人确实能感受到他的不简单。但是,要么就是因为证据不成分而不被起诉,或者别人没能坚持起诉他。

这次也一样,据说没能获得充分的证据。搜查负责人也一脸不快地说,反正超过10天拘留期限也就会被释放了吧。

烛台切在被告知要作为证人去警局问话后,表现出一副早已习惯的样子,好像早就知道会被逮捕一样,只轻着短袖衬衫和长裤,口袋里塞上几张一万元钞票,连手机都没带就出门了。他知道身上的东西会被查。明显已经对此轻车熟路了。

拘留所的搜身室,现在,烛台切光忠就站在大俱利伽罗的面前。

这个春天刚从地方部门被调到拘留管理部的大俱利伽罗,也应对过几次新进来的被拘者。但是,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悠然自得的人。

这个男人,外表相当有型。他有着极为端正的五官,嘴角淡淡地画出一条弧线。明明看起来并不愚蠢,却为什么要染手犯罪呢。明明还有其他很多赚钱的方式。

时间已至深夜。大俱利伽罗把烛台切带进搜身室,催促着他进入房间后,反手关上了门。门上锁的响声,回响在没有窗户的寂静的小房间里。


「接下来,我会进行搜身」

大俱利伽罗规规矩矩地如此发言,令烛台切笑意更浓了。这根本不是要接受搜查的被拘者的态度。他非常享受。

「你,要搜我的身?哦~……」

从拘留所的门口到这里的这段路上,大俱利伽罗一直感受到背后烛台切的视线。那纠缠不休的目光,叫大俱利伽罗不可能不在意。

而且现在,自己也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

「首先,你应该知道,扣状物都是禁止的。把领带和裤腰带解了」

「……不错啊」

「……?」

「从你的口中说出解开腰带什么的。特别的诱人」

大俱利伽罗动摇了。但是,不能让他看到这种态度。不能被被拘者轻视。大俱利伽罗瞬间调整了情绪。

「快点」

「是是是」

尽管被催促着,烛台切的动作依旧很缓慢。而且还不时地撇一眼大俱利伽罗,露出游刃有余的笑容。明明一般人都想快点结束搜身,他却完全不慌张。

而且,解开皮带的动作也非常端正。「估计他很有女人缘吧」大俱利伽罗心里想着这种毫不相关的事情。

「身上有没有伤或是纹身之类的」

「纹身倒是没有,伤嘛……」

「怎么」

被催促着,烛台切耸了耸肩膀。

「吻痕」

「啊?」

「昨天睡过的女人种在右胸口的。这个也算伤口吧。要看吗?」

大俱利伽罗的脸一下子红了。毫无疑问,自己被耍弄了。但即便如此,大俱利伽罗还是认真地回答了他。

「吻痕不算伤口」

所以没必要给我看,听到这样的话,烛台切明显露出很失望的样子。这表现绝对是故意的。

比起刚被派遣到拘留管理部的大俱利伽罗,烛台切的经验丰富很多。这样下去,自己只会一味地被耍。大俱利伽罗绷紧了神经。


「那就从头发开始吧」

听到大俱利伽罗这么说,烛台切低下了头。这也是为了让自己好调查吧。身为警察的自己被这么照顾,尽管内心是拒绝的,但自己比烛台切矮上那么一截,着实也帮了大忙。大俱利伽罗将手伸进暗青色的头发里。头发的手感很清爽。

接下来,大俱利伽罗用双手扣住烛台切的脸,要检查他的眼睛。因此,两个人的脸距离非常之近。但是,这就好像——。

「你要吻我吗?」

心里所想的事情被戳破,心脏猛地一跳。

每天不知道要进行多少次搜身。更何况是对男人。即便如此,烛台切的话还是一瞬间令血液涌上大脑。

大俱利伽罗一边对自己说,无视他,一边按捺着沸腾的内心确认他的眼睛。报告说他的右眼看不见东西。平常都是戴着眼罩的,但这里不能带所以他自己提前摘掉了。

他和大俱利一样,瞳孔的颜色很淡。光线下看起来像金色一样。互相注视了一会,大俱利伽罗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才都看得入迷了。

慌慌张张地把手拿开,烛台切低声说了一句「这就完了?」。无视他。

之后,从上到下检查衣服的口袋。将手伸进胸口的口袋翻来找去时,被用揶揄的口气问道「还能再来点吗?」,但都被大俱利伽罗彻底无视了。怎么能对他的话有所反应呢。

接下来是手臂,然后是手。大俱利伽罗用手掌握住烛台切的双手,看着他的手背和指甲。带有指关节的纤细手指。连这种地方都如此端正的男人,简直让人惊讶。

正当仔细地检查这他的手指缝时,大俱利伽罗想起了刚才烛台切的话。他说右胸口有一个吻痕。

——昨天跟女人睡了吗。用这双手抱过了吗。

大俱利伽罗的后背猛地一颤。因为他想象了和别人肌肤相亲的烛台切的样子。这个男人,会用怎样的表情、声音、动作去抱别人呢。

不由自主地思考着这些事,让自己泛起了深深的羞耻心。但下一个瞬间,大俱利伽罗因为震惊而动弹不得了。

烛台切的手,爱抚着大俱利伽罗的手指,更是打算从制服的袖口侵入。

筋脉突出的手,沿着手腕缓缓上爬。大俱利伽罗的身体里游动着不明真相的热度。烛台切的手指想要伸进袖口当中。

这动作,就仿佛前戏一般。

「……住手」

「啊,抱歉。手滑了」

用这种不成理由的借口道歉的烛台切的手被大俱利伽罗挥开。但是,制止他的声音有一丝热度,大俱利只能尽量不去思考了。


搜身到了裤腰部分。透过腰带一点一点地触碰、确认着。但是,这个检查渐渐让手绕到了后面,形成了好像抱着腰似的姿势。

肯定又要被说什么了。但只要有所觉悟,被说什么都不要紧,大俱利伽罗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烛台切的所作所为却超乎他的想象。

当手伸到他后背时,烛台切一下子把大俱利伽罗的身体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突然被紧紧抱住,大俱利伽罗感到喘不过气来。被一股很强的力道扣住肩膀,按住腰部。淡淡的古龙香水味道侵入了体内。

这里是拘留所的一部分。这个男人是嫌疑犯,而自己是警察。但却为什么,这么轻易地。

「身体好单薄呀」

耳边的细语,让大俱利伽罗突然回过神,叫出声来。

「你、你在做什么……!」

「我还以为你在邀请我呢。腰,真细啊」

「少开玩笑……!」

挣扎了几下,烛台切终于放开了大俱利伽罗的身体。呼吸困难。头脑混乱。但是,搜身还要继续。

大俱利伽罗调整着呼吸,不想让自己的动摇被发现。然后,发现他穿着袜子。在这里是不能穿袜子的。

「袜子也脱掉」

「这次又要脱了吗。如果你让脱衣服,我就算全都脱掉都无所谓」

「……别开玩笑了」

大俱利伽罗紧咬着牙关。这个男人只是在胡闹,自己不能被他牵着走。

递过来的袜子被装进了随身物品袋。最后使用金属探测器检查,就可以结束了。

插上电源,从头开始探测。胸部、双臂、后背。虽然应该没有漏查什么,但还是要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

大俱利伽罗用金属探测器检查完腿外侧后,想要检查大腿内侧,便对烛台切说道。

「把腿张开」

听到这句话,烛台切一下子笑喷出来。颤抖着肩膀笑了好一阵子。

「解皮带,脱衣服,最后是张开腿,你真厉害啊」

「我不是这个意…」

「虽然以前每次被搜身都会被这样要求,但从你的口中说出来为什么会这么色情呢」

「那不过是你在擅自想象吧……!」

对自己来说,搜身也进行过很多次了。被说色情是开什么玩笑。

烛台切笑过之后,伸开了那双长腿。动作迅速地用金属探测器检查了一番。虽然没有抬头去看,但大俱利伽罗也明白烛台切在坏笑着看着自己。


「这么愉快的搜身还是头一次啊」

总是擅自讲着话,对大俱利伽罗来说,这么疲惫的搜身也是头一次。

本来是为了禁止带进东西,禁止带出物品而细心进行的检查,现在却不过是被这个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罢了。

反正烛台切这次的被捕最后也会以不被起诉而收尾。但是如果搜身这关过不去,就不能被释放了。所以他没有理由随身携带危险物品。这个男人是不会做这种蠢事的吧。

但是,他却触摸了自己这个警察官。还抱住了自己。本来,这已经算是违规举动了,本来。

为什么不明白呢,这么做对自己很不利。

因此这个男人才很危险。应该跟他保持距离。虽然表面看起来和气,但本质却很危险。


「好想做啊,和你」

正当决定保持戒备时,烛台切发出恍惚的声音。

「……………做什么」

「做爱」

「……唔……、」

烛台切对哑口无言的大俱利伽罗伸出手去。手掌抚摸着他的胸口。尽管隔着衣服,但就好像被直接触碰一般,被碰过的地方扩散出了热度。就像被这个男人施予了淫邪的魔力一样动弹不得。

「最好是,和穿着这件制服的你做呢」


门口传来敲门声。大俱利伽罗慌慌张张地叫了一句「结束了」,打开了门。门口站着大俱利伽罗的上司——拘留管理主任。

「真慢啊。有状况吗」

「……没,十分抱歉」

「好像挺累的样子。携带品怎样了?要我来看看吗?」

「啊、拜托了」

这样说着,大俱利伽罗将房屋角落的袋子递给了他。

主任接过后,对烛台切说「我们到别的房间去」。烛台切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

但,他和大俱利伽罗擦身而过时,用手抚摸着他的腿。然后,仅在那一瞬间目光交接时,用难以察觉的声音留下一句话。


『再会咯。早晚有一天我要上了你』


大俱利伽罗的下一次值班在三天后。每天早上,从听取室回到拘留所都要进行搜身检查。虽然有好几个员工,不能保证大俱利伽罗不会再遇上烛台切。


为什么,不多做点反抗呢。

为什么,刚才什么都说不出来呢。

和烛台切目光相接的那一瞬,大俱利伽罗全身流走过一道电流。被他牵着走了。像被一阵风暴卷走了一样。


————也许已经着了他的魔也说不定。


搜身检查只有短短10分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烛台切光忠却已吞噬、夺走了大俱利伽罗的一部分内心。


评论(7)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