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抓住你了(下)大俱利伽罗警察paro第二篇【烛俱利

pixiv小说翻译,原作id=5232641,作者マキ。

1w2k字……

唠唠叨叨了这么久终于到肉我真是欣慰地喷出一口老血……

这作者写得很棒,经常看着看着就觉得纯清水也好了…【不对

希望大家喜欢。

————————————————————————————

春天一过,夏日便一晃而至了。

午前已经足够炎热。对太阳之间计算的距离感束手无策,大俱利伽罗卷起右手腕的袖管。

这天正是个典型的夏日,日晒毫不留情地刺痛着路人的肌肤。大俱利伽罗虽然算是耐热体质,但也已经汗流浃背了。

执勤刚刚结束,刚刚才为了放松冲了个凉,这下子全都毫无意义了。大俱利伽罗边走边拉起黏在胸口的衬衫,一扯一扯地制造点凉风。这鬼天气几乎一丝风都没有。

以前都是骑自行车上下班,但昨天早上下起了暴雨,自己就只能放弃骑车了。结束24小时的执勤后,想要回家就只能乘公交了。

但是,今天还必须绕远路去一个地方。因此,大俱利伽罗才会走在烈日之下。他的目的地,是商店街边顺着法国梧桐那条路的尽头拐弯后的一家规模很大的清洗店。

这里是大俱利伽罗所在的警局专用的清洗店,经常有职员的服被送来清洗。

警官的制服明显不能随随便便送到不知名的店里。因此,大俱利伽罗也会选择来这家店。

尤其是到了夏天,如果不频繁清洗的话,就没有备用的衣服了。便服警察只要买件衬衫就可以,但身为制服警员的大俱利伽罗却不能这样做。他只能准备多件制服轮流替换,而且对于不穿短袖的大俱利伽罗来说,夏天能穿的衬衫数量更是少之又少。

穿过每周一光顾的停车场尽头的自动门,走入开着冷气的室内,大俱利伽罗身上的汗马上干掉了。

和往常一样,叫出熟悉的店员,递给他要洗的衣物,再取回已经洗好的衣服,就转身走到室外,炎热像是在欺负公务疲惫的大俱利伽罗一般,让他更觉酷热了。

垂下提着清洗店塑料袋的手,大俱利伽罗朝公寓的方向迈开了步子。

他的公寓在离此处步行40分钟远的地方。今天不值班,明天也放假。正当他思考着回家后可以久违地泡上一杯冰咖啡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面前。

完全没有留下昨日下雨的痕迹,车上施有精致的蜡油,干净得反着光的车窗被打开了。

里面有人居然还开窗,难道这么热的天还不开冷气吗。正当大俱利伽罗因为不可思议而思索着,从里面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呀。好久不见」


这耳熟的低沉甜蜜的语调,不由得绊住了他的脚步。深深刻在身体里的男人的话语瞬间在全身复苏了,大俱利伽罗小小地漏出一声喘息。

后面的车门被打开,有谁伴随着脚步声走近了。他战战兢兢地回头去看。

暗青色的头发和端正的容貌。匀称的高挑身材。脸上虽然戴着以前不曾见过的黑色眼罩,但这样子更是令他蒙上了一层性感的气息。

男人是烛台切光忠。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想这样发问的大俱利伽罗,嘴却不听使唤,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烛台切以优雅的动作数步走到大俱利伽罗跟前,向他问了句「正要回去?」

大俱利伽罗头脑一片空白,甚至无法回话。烛台切看起来很困惑。

「该不会是把我给忘了吧」

他边说边伸出手去,碰到了大俱利伽罗的脸。这时,他终于活动起身体,将烛台切的手甩开了。

响起了尖锐的声音。但烛台切却对此并不在意,反而很乐在其中地笑了起来。

「看到你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

「你也一点没变啊」

「你也是哦」

穿着黄褐色T恤和黑色紧身裤的烛台切,在这么炎热的日子里也并不焦躁,反而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但是,这种不可捉摸的感觉反而更是诱人想要去一探究竟。大俱利伽罗用犀利的眼神盯着他看。

「这是要回家吗。我送送你吧」

「……我怎么可能上你的车」

「我不会做什么的哦?」

大俱利伽罗背过身去 ,一副我才不会被你这些话所骗的态度。

「刚好我还有事情想要拜托你」

但是,背后传来的这句话令他再度回过头去。

「拜托……?」

「很久以前有个派出所的警官来到我家,给了我一张纸条,说要记录我的联系方式,但我还没还给他呢。你能帮我带给他吗」

是说市民联络卡吗,大俱利伽罗突然回忆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

派出所为了掌握居民的信息,会定期到辖管区域的住家拜访,了解家庭成员,然后用纸记下紧急联系方式。这个在大俱利伽罗的警局叫做市民联络卡,是派出所为了掌握住户情况的重要基础资料。

「现在带在身上吗」

「我放在家里了」

「……那你自己直接拿去派出所」

如果能在这里面交还好,但自己不可能去烛台切的家里。

「我去过一次啦。然后我被别人告知负责我的那个巡警住院了,他不能来取,这人还请我喝了个茶算是赔礼呢。后来我和那值班的巡警聊得太开心,就忘记把那张纸给交给他了。自己也不好再去,如果你能帮我带去就帮了大忙了」

「可是我」

「你是警官,可能不会觉得怎样,对一般市民来说,警局啊派出所啊这种地方,谁都不想出出进进的啊。更何况是对我这种被抓进去过的人来说了」

这种抱怨,作为警察倒是经常听到。大俱利伽罗在派出所执勤的时候好几次听人说,门槛太高、不敢进、害怕之类的。

可以若无其事地在拘留所逍遥的烛台切居然会有这种想法。但是,被捕的人不想要接近警局也属情理之中。

「……你,家在哪」

烛台切说了具体住址。那里确实在大俱利伽罗所属警局的管辖范围之内,而且是自己以前在派出所执勤时,照顾自己的那个警官的负责区域。

那个人被诊断有内脏疾患,两个月前住院了。看来烛台切说自己去过派出所不是在骗人。

但是和入院的警官搭档办事的是个刚从警察学校毕业的男警官,两个人的份让他全部担下未免有些勉强。

大俱利伽罗正在思量着,烛台切便提议说,

「总之,这么热要不先上车?我刚刚都说了,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炙烤着大俱利伽罗的太阳势头越来越强,沥青路面的反射也让人非常焦躁。


烛台切的公寓是一幢很漂亮的楼房。

大俱利伽罗本来想象这个男人会住在华丽的设计风公寓里,但事实却出人意料。

这里是寂静的住宅街,进入停车场后入口的天花板很高,四角都摆设着观赏植物。虽然建筑看来不是很新,但却被打扫得很干净。

要说意外的话,车也很叫人意外。

这是一辆随处可见的黑色四门国产车。明明他给人一种会开着进口车或运动型车的印象,但他在驾驶时却不会有突然的加速或超车,非常地谨慎实在。但这却不是因为生手。大俱利伽罗由于工作的关系,坐过很多次别人开的车,但和其他那些人比起来,烛台切的车技非常灵活。

大俱利伽罗跟在烛台切的身后,乘上了大厅一侧的电梯。烛台切所按的楼层是这桩公寓的最高层,但电梯一转眼就到了。

走出电梯后,来到左边最里面的一扇黑色大门前,烛台切拿出钥匙转动开门。开门声格外地响,让大俱利伽罗的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

烛台切打开门之后,说了声「请进」招呼大俱利伽罗进房间。但大俱利伽罗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进门,摇了摇头。

「我就站在这里」

「至少进玄关嘛。我马上就给你拿来」

说着,他推着固执的大俱利伽罗的后背,半拉半扯地把他带进玄关,关上了门。

他只说了声等我一下,就消失在了房间里。


大俱利伽罗伫立在房间门口。

玄关整理得很干净,只有一摞鞋盒,没什么其他东西。没看到摆设画啊花啊之类经常被用于装饰玄关的东西,只有一把青色的伞立在门口。

眼前的木地板延伸到走廊,左右各有一扇门,走廊尽头左边还有通路。烛台切从左边通路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张纸。

「久等了」

大俱利伽罗伸手想要去接眼前的市民联络卡,烛台切却又缩回手,故意不让他拿到。

「……喂」

「我要和你换」

他所指的,是Bean’s Shpo的纸袋。这家店专卖品质优良的咖啡豆,大俱利伽罗也有所了解。

袋子原先放在烛台切车上的助手席,大俱利伽罗乘车时放在自己膝上,就这样和自己的东西一起提上来了。

「抱歉让你帮我拿上来了。给」

大俱利伽罗递出纸袋,烛台切就把市民联系卡交给了他。

这时,密封的纸袋里透出上质的香味,令大俱利伽罗不由得发问。

「你,喜欢咖啡吗」

「啊,你也知道这家店?今天刚好进了不错的豆子哦。是叫伊尔伽切菲来着」

「伊尔伽切菲?」

虽然大俱利伽罗对吃的东西并不执着,但唯独钟爱咖啡,他经常会进行品鉴,比较。这甚至也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兴趣。

因此,他对咖啡多少有些了解。这是一种埃塞俄比亚产的摩卡系咖啡豆,虽然最近变得普遍了些,但还是很贵重高级的。烛台切看到他的反应,脸上浮现出快活的笑容。

「磨开时的果香真的很有趣呢。你喝过吗?」

「不,没喝过」

「那你一定要喝喝看啊!我给长谷部君泡咖啡他一点兴趣都没有,真是浪费死了。说到底,知道伊尔伽切菲的人本身就少之又少。我泡给你喝,快进来!」

好似兴奋起来的烛台切,看样子真的很喜欢咖啡,但自己不可能毫不顾忌地闯进别人家里。大俱利伽罗拒绝之后,把市民联络卡塞进了包里。

但是,正当他想要离开玄关而握上门把手时,手腕被很强的力道抓住了。

「不要这么客气啦」

「这不是客气……喂!」

大俱利伽罗被烛台切拉着一摇一摆地进了走廊。虽然也试着抵抗,但烛台切温和的外表下却有着想象不到的蛮力。而且大俱利伽罗还穿着鞋,他不得不留意着脚下的力道。

「等等,我还没脱鞋!」

「啊啊,无所谓啦」

「这怎么行!」

「好啦好啦」

大俱利伽罗穿着运动鞋被强拉着通过走廊,带到尽头左转通路所连同的房间。强迫别人也要有个限度。

这个房间是个连接着开放式厨房的越有10叠大的起居室。外面还有个露台,视野相当不错。

虽然南朝向的房间使得夏天的阳光照射进来,但空调让房间的温度很是舒爽。房间里摆设很少,蓝白的基调更是增添了冰凉感。

「随便坐吧」

说罢烛台切走向厨房,但大俱利伽罗依旧没有脱鞋。就算现在折回玄关,穿鞋着只会让走廊变得更脏。

束手无策的大俱利伽罗只得弯下身把运动鞋脱了下来。他正想要走回玄关时,烛台切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了。他拿过大俱利伽罗手中的运动鞋,取而代之交给他一个密封的容器。

「喂……!」

「伊尔伽切菲。很香哦」

虽然鞋子被夺走,声音多少有些狼狈,但他那愉快的语调平息了怒火。大俱利伽罗被烛台切催促着,打开了密封容器的盖子。

一股类似柑橘、桃子的果香飘了出来。

「怎样?」

「……不错的香味」

「尝起来也不错哦。虽然算摩卡但却是洗过的哦。本来很想拿新采摘的冲泡,但店里都是这种放过的了。我这就去泡,你等一下」

说着,烛台切把大俱利伽罗的鞋子放到走廊上,为了不使冷气流失而关上了房门。


大俱利伽罗无所事事地静静等待着。最后他还是把手上的包和干洗店的袋子放到了地上。

不一会,厨房传来了煮沸的声音。勉强留住他的是对于没品尝过的咖啡的兴趣,而且,烛台切也说过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大俱利伽罗从包里取出市民联络卡看了一眼。

右上角是以有些个人特色的笔迹书写的烛台切光忠的名字。家庭成员,无。紧急联络人,长谷部,律师。

这恐怕说的是那个来会见过他的年轻律师吧。但是,居然不是亲戚的名字,而是律师。是因为有多次被捕经历而被切断了亲缘关系,还是本身就无依无靠呢。

回过神来,厨房里飘出一股咖啡的香味。将卡片放回包里朝那边看去,烛台切正以认真的表情朝过滤纸注水。平常总是挂着笑容的他,对待咖啡这认真的态度叫人发笑。大俱利伽罗的嘴角稍稍朝上扬了扬。

「虽然我想用点滴式手冲壶给你泡,但家里只有滤纸」

「那个清理起来太费功夫了」

「还需要每天进行护理呢。像我这种不知道明天身处何处的人来说就麻烦了。还经常被关进号子」

「……这是玩笑吗」

如果是的话,可并不好笑,大俱利伽罗这样想着,烛台切已经从厨房将咖啡端了上来。

「请用」

白釉色咖啡杯盛着的刚泡好的咖啡被放在了餐桌上。

大俱利伽罗被催促着坐进沙发。用双手捧起这个有些像和食器皿的杯子端详,褐色的液体慢慢摇晃。

大俱利伽罗浅尝了一口。和缓的苦味和酸味,同时掺入有一丝甘甜,而之后浮起了澄澈的余香。

「怎样?」

「……真好喝啊」

「是吗,太好了」

虽然烛台切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但咖啡确实很美味。咖啡豆本身确实不错,但烛台切的蒸煮手法也很高明。没有一丁点慌乱,细心而足够让人耐心品味。

就连车技也是,为什么这个男人任何事情都能信手拈来呢。但又为什么他却身处犯罪的世界,这越发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大俱利伽罗被咖啡的余味所吸引着,顷刻间就饮完了一整杯。但是,自己并不打算长时间留在此处,也该是时候告辞了。

大俱利伽罗礼貌地了句多谢款待,

「我再泡一杯冰咖啡如何?」

「不用了,一杯已经足够了。很美味」

拒绝了烛台切主动提出的建议,他拿着空空的咖啡杯想要站起身,却被烛台切按住了。

「不用了,就坐着吧」

「但是」

「别客气」

烛台切坐到大俱利伽罗的旁边,从他的手中夺过杯子,放到了桌面上。

之后,这只手抚摸着大俱利伽罗的左手。烛台切的笑意渐深,毫不犹豫地一把抓住大俱利伽罗的手腕。这股蛮力令大俱利伽罗瞠目结舌,转头看向他。

图片链接…………

评论(11)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