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壁尻骚动【鹤俱利+烛俱利】

作者ひつじ,id=5270224 反正就是大俱利伽罗卡在墙里,下半身那头是鹤丸上半身是烛台切的故事……总之cp洁癖党请注意避雷(´・ω・`) 

————————————————————————————

「可恶…、我怎么会碰上这种事…!」


在发出悔恨叹息的大俱利伽罗面前,可爱的小老虎正悠闲地理着毛。


事情的缘起是在早上,五虎退说老虎少了一只。

那些家伙很机灵,而且非常爱粘着五虎退。想必过一阵子就会自己回来了吧。这样想着,所以并没怎么挂心。


回到房间里换上运动服。今天要做光忠最喜欢的田当番。

为什么刀要做这种事…尽管到现在还会这样想,但并不讨厌看到光忠干得开心的样子。


「喂,该走了」

「哦,我先去找一下老虎。抱歉,你能先去田里吗?」


准备好后和光忠打了声招呼,但他非常抱歉似的这样回道。他为人热心,既想要帮忙找老虎,却又因为妨碍了当番而觉得过意不去吧。


「没关系。不要紧」


只说了这样一句,我便朝田地走去。

因为道具都放在田里,所以没什么需要带在身上的。很轻松。

尽管如此,去田里要绕过包围本丸的围墙,却有点麻烦。


突然心生一念,不如翻墙过去还来得更快。


「至少在这附近有个出入口就…」


朝墙瞄了一眼,却发现视野里有个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定睛朝那边看去,发现了一只毛茸茸的可爱老虎。


「原来是你吗」


那是五虎退身边体型最小的一只。但它却胆子很大,很喜欢玩大俱利伽罗的腰布。

既然在这里发现,也是一种缘分,所以伸出手准备把它带回去给五虎退。

但是,老虎好像还没玩够一样,转身冲进了矮墙边的树丛里。


一路小跑追过去,发现在墙中央靠下的位置有一个洞。

明明周围的墙壁都很完整,只有那里开着一个边缘整齐的洞穴。

觉得很不可思议地朝里面一看,发现对面就是自己想要去的田里。


「为什么会…」


震惊得不小心发出了声音。

把头探过去一看,小老虎就在对面的墙角下。


「你这家伙…」


为了抓住它,将双手也穿过洞穴。

为了追赶拔腿就跑的小老虎,朝前跨出了一步。

但灵巧地从大俱利伽罗的手中溜掉的小老虎稍稍理了理毛,就消失无踪了。

虽然被树木藏起来看不到,但应该还在附近。


没办法,从头再来吧。

想要把身体拔出来的瞬间。


「为、什么…、拔不出来!」


朝前朝后都无法动弹。这种情况可开不得玩笑。


会来田里干活的,只有去找刚才那只老虎的光忠,和像笨蛋一样嵌在墙里的自己。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没有人会来。

腰以下露出来的那部分,应该也被墙角的树木挡住了,被发现的可能性很低。


不过,与其这副样子被人看到,还不如就这样衰弱至死更好些。

是舍弃尊严大声呼救呢,还是做好受伤的准备从这里强制脱出呢,选择只有两个。


「…、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声音有些颤抖,绝不是因为想哭。


无法向前,也没办法后退。

心情焦躁,只能狠捶墙壁发泄。


明明想要在被别人发现之前快点拔出来的…!

比如说那个在意帅气的伊达男,或是以吓人为生活乐趣的老年人,死也不想被他们发现。

当然,这副样子也不想被有着儿童外表的短刀们看到。


最好的人选应该是太郎太刀或石切丸吧。


最不想被看到的人毫无疑问是


「国永啊…」

「叫我吗?」


伴随着「哇」的一声,从墙壁露出的屁股被一把抓住了。

为什么在这种时候…!


「国永,放开」

「喂喂俱利boy,这种时候应该说,救救我,才对吧?」


愉悦的笑声从墙壁那边传来。看他这样子,应该在对面开怀大笑吧。叫人气不打一处来。


「啊哈哈,没想到俱利boy居然会卡在这个洞呜呃」

「闭嘴」


根据摸着屁股的手的位置推断,毫不留情地一脚踢了过去。

看来是踢中了,一想到他那白衣服上面沾了灰土就解恨。


「还挺能干的嘛,俱利boy…」

「好了,快点帮把手」

「喂——!大家快看!这可是难得一见的,会讲话的屁股啊——!」

「国、国永!」


被国永突如其来的大叫吓了一跳,为了遮住他的叫声忍不住高声喊了起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唔」

「喂——!」

「抱、抱歉……,帮帮我!这样总行了吧?!」


半悔恨半自暴自弃地说了出来。

愤怒和羞耻让人满脸通红。国永这家伙,等从这儿脱了身,给我等着。


「知道就好,嘿!」


屁股被拍了一下,那手又摸上了腰。终于肯帮忙了吗。


「…喂你在做什么」

「虽然可以帮你,但要先收取报酬喽」


尽管眼睛看不到,但皮肤被布料滑过以及下半身突然感受到的凉风,让人马上就知道自己被做了什么。


「…光忠说得果然没错,你没穿内裤啊」


全文连接→长微博 

评论(9)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