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烛俱利】地球最後一日(pixiv小說翻譯)

pixiv小说翻译,作者マキ,id=5432132,同級生現paro

──────────────────────


如果地球灭亡的话,在最后一天你会做什么?

听到这个讨论,是在我高中第2个暑假之前。明天开始,就要进入闷热的考试周了。

肯定是有人想要从课业中逃避,才会抛出「明天地球毁灭就好了——」这种引发争论的话题。我所在的高中教室里没有空调,所有人都汗流浃背,用垫板代替扇子扇风纳凉。

「当然是和女朋友在一起了」「想去找家店打劫」「抢银行」「笨——蛋有钱也没用啦」「一直打游戏」「女人…」

我在旁边静静地听着男高中生喷薄而出的欲望,而和我做着同样事情的光忠,却把视线朝这边投来。

「广光呢?」

烛台切光忠自初中时代就是我的朋友,他淡然自若的样子,简直令人怀疑他的身边的气温是否和别人所感受到的一样。那端正的脸上完全看不到一滴汗珠。

光忠虽然同样是高中生,却看起来比我们成熟很多。不提挺拔的身高以及纤长的手脚,他通常保持着自己的节奏,更是能和任何人打成一片。这对象不光是同年级的学生,还有前辈后辈、老师邻居、甚至是偶尔会光顾的零食店的老奶奶。

和不擅长与人混熟、永远被人说冷漠的我恰恰相反,但这样的光忠自从和我成为同班同学的那天起,就一直是我的朋友。

由名字决定的学号中,「大俱利伽罗」的「お」和烛台切的「し」虽然隔得很远,但光忠却不知为何会来到我的旁边,露出那副和善的表情陪我聊天打发休息时间。之后,不知不觉地,我们在放学后会一起走出校门,一路同行直到分道扬镳。


「我会像平常一样度过」

被问及这个问题,我稍稍思考了一下,如此答道,光忠说着「真像广光呢」,笑了。

想象了一下,但发现就算要告别人世,也并没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不如回顾日常,去珍惜那些马上就要失去的东西。理所当然地度过平凡的一天,理所当然地,迎来终焉之日。虽然那天若真的来了,可能会让人急得不知所措。

「光忠呢,会怎么做」

「我吗,这个啊……想要聊一整天至今为止的回忆,或是一些无聊的事情呢……和广光一起」

光忠的眼睛发出摇曳的淡色光芒,看着远方。

我的日常生活中,一直有光忠存在。在那个瞬间,我的眼前出现了这样一幅景象,在燃烧的天空之下,我们在教室的窗边交谈着无所谓的话题,就像明天依旧会一成不变地到来一样。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或许真会那样度过,恰如这幅极其自然的光景。我微微点了点头,回了一句「这样也不错」。


得知光忠是gay,是在一周以后。那天热得让人产生太阳发出噼噼啪啪响声的错觉。

占据我们大脑和时间的考试终于结束,这天学校举办了年级对抗篮球赛和结业式。每个人都把困扰已久的算式和英语语法从脑子里赶走,顺便忘记考试的结果,头脑里只剩下从明天就要开始的暑假。

这一天,也是告白多发的一天。大概是想到明天开始就是假期,即便被拒绝也不用因见面而尴尬了吧。光忠在这种时间总是热门人物。模特一样的外表,再加上这次的考试中的名列前茅,篮球赛中打出多枚跳投的出色表现,他受欢迎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不论是谁的告白,即便对方是那个被私下称为一年级最可爱的女生,都没有获得光忠的点头同意。他被同班同学抱怨道「你的标准到底有多高啊!」,但光忠只是一副苦恼的表情,然后看着我,露出安心的笑容。


那时,我知道光忠有喜欢的人。

虽然具体是谁并不清楚。听到这件事,是半年前放学后的一次偶然。

做值日的我,把写完的日志放到职员室,跑回去找等在教室的光忠。

半路上,我听到一声直率、凛然、高音调的声音,说出响彻走廊的「我喜欢你」。教室的门半开着,我当时刚把手搭上门把。带着歉意朝门里一看,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光忠的后背,以及隔壁班的那个告白的女生。

这个女生即便是不怎么和人打交道的我也认得,她不仅外表可爱,也因为大方的性格,在男生女生中都非常受欢迎。

这是多么认真的告白,即便不看她的表情我都能明白。她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了这句「喜欢」里。那份可爱和执着,如果是普通的男生一定会立刻点头答应。但,光忠的回答却只是一句简洁的「抱歉」。

「……谢谢你愿意听我说」

女生朝着和我相反的门走了出去,就这样直冲冲地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可能都没注意到我的存在吧。听到了整个告白过程的我因为有些罪恶感而呆在原地。但是,光忠随后的话语声更是让我无法动弹。

「如果我…也能讲出来的话…」

这番自言自语,说明光忠也有意中人。而那之后混杂着吐息的声音,却让我的胸口像被打了一拳一样。

「………光……」

光忠现在,正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虽然听得不清楚,但直觉就是这样。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存在,可以像这样深情、痛苦、地震荡着周围的空气。

光忠有喜欢的人,有如此喜欢着一个人,我从来都不知道。即便是朋友,也并没打算让他对我毫无隐瞒。但,这么深刻的感情却连我这个一直在身边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事实依旧给我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但籍由偷听得知的光忠的心意,不可能去追问更多,我只能将这件事情一直藏在心底,再也不去想它。


但最终不小心说漏了嘴,可能是因为酷暑和休假让人思维迟缓的结果。

结束了结业式等一系列活动之后,我们为了解暑,跑到超市买了苏打味的冰棒,之后来到了附近的小公园里。装满放假前收到的大量传单的背包压迫者肩膀,但冰棒快要化掉这件事更为紧急。在公园的栏杆处坐下,撕开蓝色包装袋时,所幸冰棒还留有形状。

可能是因为天热的关系,公园里此时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在树荫下面嚼着冰棒。

「广光,明天1点可以吗?」

「哦」

我们从暑假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约好了。不仅是明天,之后的每一天都在一起玩。两个人没有参加社团,也不打算补课。从初中开始,长假中的玩乐、学习,两个人一直在一起。

但是,光忠应该有喜欢的人才对。我突然不安地觉得,在我身上花费那么多时间真的合适吗。

我自知对于恋爱的感情比较迟钝。至今为止,没跟别人交往过,而且说实话,比起女生,还是和光忠在一起比较开心。但是,这样一来,不就变成光忠为了照顾朋友少的我,而没时间去和喜欢的人见面了吗。

想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光忠你,没关系吗。总是跟我在一块」

「诶?怎么了?」

「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那个人怎么办」

光忠的表情一瞬间变了。有着俊朗弧度的脸颊变得僵硬,嘴角也紧紧地纠了起来。

「……为什么」

「抱歉。我之前不小心听到你的自言自语了」

我有点后悔,要是没讲出来就好了。只是因为头顶的太阳晒得人发呆,不小心就说了出来。但即便如此,我依旧认为光忠应该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没有中断话题。

「如果是你告白的话,不可能会被拒绝吧。不用管我,去和那个人一起玩就好了」

「……广、光你……、知道我、喜欢的是谁吗」

「倒是没听得那么清楚。不过不管是谁,我都会支持你的」

光忠这个人的优点,我是最清楚的。不光是外表。在考试之前,大家都包围着成绩优秀的光忠,但他依旧不厌其烦地帮助他们。在篮球比赛里,有人失手都是他在积极地挽回气氛。

我亲耳听到了,光忠是有多么喜欢那个人。如果那个人也明白他的心情,一定会喜欢上光忠。

我把自己这样的想法告诉他,光忠的表情变得更僵硬了。之后,他慢慢地从栅栏上站了起来,来到了我的正前方。

他的视线坚定又强烈。我的心脏突然突突地跳动起来,一瞬间忘记了夏日的酷暑。光忠两手紧握,微微地颤抖着。

「广光。我、我————」

光忠的喉结上下跳动着。就好像刚刚吃过冰棒却依旧口渴一样。我垂下那只还握着冰棒的右手,滴落的液体在地上留下了痕迹。

我感觉得到,光忠以前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我和光忠的距离只有不到两步。这份紧张也传染给我,让血液嘈杂地在体内来回奔腾。

「我、————我是gay」

说完最后一个词,光忠用像在瞪人的锐利眼光看着我。

我花了很久,才忆起这里是公园,灼人的太阳、树荫下的些许凉风、甚至连在公园的篱笆旁穿行的车辆的引擎声都变得朦胧了。

光忠是……。

我一味地发着呆。虽然刚开始以为这句话只是突如其来的玩笑,但光忠并不像是会开这种玩笑的男人,而彰显他的认真的瞳色,也对我诉说着这一切都不是谎言。

「而且,广光,我」

「知道了。抱歉,光忠」

我将光忠的话打断了。

原来光忠一直隐瞒着我是因为这个吗。喜欢男人,就算对亲友也很难轻易说出口吧。可能他想要一直当作秘密,但我却非要把它揭露出来。我不想再强迫光忠坦白了。

即便如此,他愿意对我倾诉,也一定是因为我们友情深厚的缘故。我也一样。就算知道光忠是gay,我也并不想要避开他,只想像往常一样和他做朋友。

「我不会对别人说,而且我和光忠是朋友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光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端正的面容有些歪曲。那表情看起来像是安心、痛苦、又像是想哭。

我想要支持光忠的心情是情真意切的。但是,如果对方是男人,那我的支持可能只会增添麻烦,所以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之后,我把化得差不多的冰棒咬碎,而身边的光忠早已经吃完,在那里无所事事。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只能缄默不言,把这一切怪罪到冰棒的头上。


虽然第二天和光忠依照约定出来见面,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所以,我比平常更积极地去和光忠搭话,比平常更多地去主动碰他。光忠最开始还很心不在焉,肩膀和手臂被碰到时,会神经兮兮地跳起来,但在我的坚持不懈之下,分别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找回了往常那种令人舒服的距离感。


暑假过了大半,光忠的父亲因为休长假回了老家,我们大概有一周没有相约见面了。

常穿的运动鞋破了,我为了买双新鞋,跑到郊外购物中心的鞋店去逛。尽管没什么特别喜欢的样式,但发现了一双和之前很像的,就买了下来。那双是光忠替我选的。

光忠不在的日子有些无聊,我就去了商场里的电影院。尽管不知道当时有什么上映影片,只是想选一个时间刚好的片子打发时间。

之后,我在走下扶梯的拐角方向————看到了那番景象。

「光忠……?」

遮住眼睛的长髮也没有完全挡住的端正的面孔。纤长的手足,伸展的步姿,我不会认错。

为什麽光忠会在这里?他不是去了父亲的老家吗?

而且光忠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

蓬松的栗色头头发,面带笑容,像偶像一样的可爱气质,看起来不像是自己学校的学生。对于那个男人的搭话,光忠也笑著回应。

我呆立在原地。只是看著关系很要好的两人。不一会,男人突然用手臂缠绕住了光忠的手臂。那个动作很自然,光忠也任他这样,两个人朝著电影院走去。

————啊啊,原来光忠喜欢的人就是他吗。

在周围的人看来,那不过是朋友之间的打闹罢了吧。但是,只有我明白真相。我不小心发现了真相。

能够约出来玩,一定进展得很顺利吧。光忠肯定不没问题,真替他高兴——一边这样想著,我却不知为何心头一阵刺痛。

虽然因为被光忠隐瞒而有所不满,但比这更让我胸闷难耐的是,今后光忠身边的位子就是那个人的了,这让我感到寂寞。

明明应该祝福朋友的幸福,但我的内心却全都是光忠。是他教会了我不太擅长的长篇英语阅读的诀窍。是他和我在打篮球时配合得天衣无缝,2比2无往不利。那些日常的寒暄,那些放学后无聊的消遣。

我们一直都在彼此的身边。一旦想到光忠被别人抢走,我就产生了幼稚而自我厌恶的独占欲,即便回到家中,心头的阴云也久久没有散去。


>>>>>>>>>长条图<<<<<<<<<<

>>>>>>>>>文字长微博<<<<<<<<<<

评论(10)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