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烛俱利小说翻译】ひとりでお帰り、と僕は言ったよ【獣化】

pixiv小说翻译,原文id=5880307,作者やしろちまき。

现代paro,人狼烛台切x人类大俱利的故事,含有兽奸情节。

都翻译完了所以重新UP,后半都是肉……(

——————————————————————————


我对他说,一个人回家吧


相州广光是十年前遇到那起事故的。

载着全家的汽车被失控的车辆殃及,坠入了悬崖。

父母当场丧生,体型娇小的广光从车窗逃了出来,却无人救援。

十天之后他才被发现,那时已经没有人对他的生还抱任何希望了。

但是他靠自己的力量走到了山脚下,被当地的警察救助。虽然受了伤,但并没有耗尽体力,身体状况也十分良好。

这十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七岁的孩子是怎样活下来的,虽然众说纷纭,但广光却闭口不谈,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但是,广光却还清楚地记得那时所发生的事情。


「是狼救了我」

「诶——。罗马建国吗?」


带有深度的声音让耳朵发痒,广光稍稍皱了皱眉头。

他探出身子,继续回想,这个动作让钢管椅子发出了声响。

在傍晚的社会学科准备室里,空气中飘荡着轻盈的尘埃和书的芳香。


「别岔开话题。罗马是,雷穆斯和……什么来着?」

「罗慕路斯和雷穆斯。罗马的建国神话里出现过的双胞胎兄弟哦。继承了战神马尔斯血脉的双胞胎。虽然被卷入王位之争,一度被抛弃,但被狼所养大最后成为英雄凯旋而归了。」

年轻的历史老师一边流利地叙述着,一边敲击着键盘。跳动的手指被薄而上乘的皮革所包裹,据说是因为手上有伤痕。


(为什么会受伤呢)


广光望着他细长的手指,有那么一瞬间咽了一口唾沫。

如果太安静的话,害怕自己的真实想法表现在脸上,所以广光急忙开始寻找话题。


「——不管你是不是以为我在说梦话,但我记得很清楚。遇上车祸是在傍晚,天黑以后我才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躺在潮湿的土地上。闻到的是一股焦掉的、泥土的、混杂着腐臭的气味。……我觉得,那是死亡的气味。想要爬起来的时候觉得一阵剧痛,差点一下子跳起来。但当时身体太虚弱,根本不可能跳起来,只能发着抖缩在原地。又冷、又孤单,而且寸步难行。那时我觉得,自己就要死在那儿了。突然很无助,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然后越来越累,视野渐渐模糊——正在那时,我看到了那家伙。它的金色眼睛从黑暗中浮现了出来」

「是狼的眼睛吗?」


听着他甘甜的声音,就像是嗅着烈酒的香气一样。

咬了一下因为躁动而微微颤抖的嘴唇,广光继续讲述着。


「没错。在黑暗中,一匹巨大的狼无声地出现了。真的很大……比起说是狼,体型更像一头小牛。全身都长着青黑色的毛,脸看起来很伶俐。虽然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但仔细一看,却只有一只眼睛。我十分惊奇,甚至忘记了害怕,问他『另一只眼睛怎么了呢。不痛吗』」

「你可真奇怪呢。那种情况下,还替对方担心。更何况那还是一头狼呢」


含有笑意的声音,让广光不由得用带有湿度的眼神看着他。

被刘海遮住右眼的侧脸,不论看多少次,都端正得无懈可击。穿着笔挺却又不那么惹眼的西装,细长的手脚也带有毫不冗余的匀称线条。真是个漂亮的人。

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他吸引的呢。

大概是刚进入高中,老师的集体自我介绍的时候吧。

轻盈地走上讲台时,高挑的男人就让他不知为何无法移开视线。没有咄咄逼人的感觉,男人的言语、态度,都很大方,让人觉得舒服。被他环视教师时的眼神所击中,广光的心脏突然猛地跳动起来。

没过多久,自己就在内心思考对他的好感,但这个『好感』究竟是怎样的喜欢,自己却不太明白。就在这不明不白中,和他交谈、提问,极尽所能地和他拉近关系,直到能像这样在放学后和他在准备室里喝茶聊天。但是。


(心不在焉呢。明明自从那次康复以来,这件事只对你提起过)


想用这种话题来唤起对方的注意力,自己真是有点没出息。

但是,没有其他的谈资。

身为学生,成绩虽然不差,但也不是出类拔萃。

虽然并非不擅长体育运动,但因为车祸的后遗症,没办法在这方面变成佼佼者。

这样的自己,能做的只有分享过去的奇特经历而已。

广光慢慢地继续着话题。


「就是一头狼。但是,我总觉得他能够听懂人话。因为他的眼神看起来沉稳机敏,好像知道我在说什么。之后,我就一直被他保护着,他团成一团,抱着虚弱的我入睡。……很温暖。虽然有野兽的气味,但那也不过是干草的味道。还有一些烧焦的味道……总之,并不是什么让人厌恶的味道。有时候,我会听到他对着黑暗在低吼。也许是有敌人在旁边吧。……他就这样保护着我,像是在引路一样把我带到了山脚。之后,我才能获救」

「原来如此呢」

「……原来如此是什么。就没什么其他感想了吗?」

「我只是在想,这件事你居然这么轻易地告诉别人呢。就像是在跟亲人,或是恋人聊天一样。——那个时候,你才七岁吧?」


教师停下敲打键盘的手,问道。

广光微微点了点头。


「因为是十年前的事了」

「这样说来,当时的你也应该挺高的了。虽然和现在比起来是很小啦。问题是,日本狼怎么可能会有能把你整个包住的体型呢。那种生物就算成年也只有中型犬的大小吧。而且早就已经灭绝了」


轻声说完,他啪地按了一下按键。

广光一动不动地盯着那根手指。

教师慢慢地转过头看着广光。淡茶色的眼瞳微微闪着光。

心脏突然发出强烈的跳动声,广光屏住呼吸。

从窗帘和窗玻璃的对面,远远地传来课后活动的喧闹声。然而房间里却格外安静。

皮肤白皙的教师淡然一笑说道。


「——相州君。差不多该回家了。已经没什么想问的了吧?」

「……等等,我没有说谎」


被焦躁驱使着解释道,但教师只用笑容轻轻带过了。


「我知道。但在危急关头,人总会产生幻觉。就像被关在环境恶劣的俘虏集中营的士兵,为了求生,会想象有天仙一样的少女来解救他们。可能当时的你也替自己创造了一个『为了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吧」


深邃的声音带有微妙的说服力,广光连忙探出身子。


「不是那样的。老师,那是真的。这种话,我只告诉了你。我对你、」

「广光。月亮要出来了。——你一个人回家吧」


教师用略带冰冷的声音说着,露出了一个分外好看的笑容。


■□■


自己就这样听话地回了家,也许是因为受到了打击。


(被随便应付了事,已经是第几次了?我早就应该放弃了)


广光并不认为自己是同性恋。应该说,除了那个老师以外,自己对其他人从来没这样过。所以,这种强烈的感情更是不可除,又不可解。

在他的身边,一切都会变得失控。

世界都消失,只能认知到他的存在。

想要聆听他的声音。

想要凝视他的眼瞳。

想要在他的身边,更想要被他碰触。

接触、抚摸、紧握、啃咬……多么过分的事都可以。

想要被做,想要做。

越是思考,大脑越是变得迷迷糊糊,不太清醒了。


(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


回家的路走了一半,天已经暗下去了,广光坐在河岸旁,盯着渐渐变黑的天空。

当星星开始发亮时,让广光回想起了车祸时的遭遇。那也是一个繁星满天的夜空。独自身处于夜晚的森林只觉得恐惧万分,但用手抚摸着狼温暖的毛,再去看星空,就觉得天空无比美丽。


(……那匹狼,真的是狼吗)


刚想到这里,背后突然传来叫他的声音。


「喂,你在这儿干嘛呢」


感觉话中有些带刺。

皮肤传来一阵危险的信号,回头一看,有好几个男人的身影。

他们的年纪大概从二十岁到三十多岁不等。发现被一双双神经紧绷的目光盯着,广光不由得全身警惕了起来。


(看来不像是来打架的。强盗吗?)


虽然广光并不是没练过,但面对这么多人着实难以应付。

他站起身来想要寻找逃跑的空隙,尽量装作平淡的样子发出声音。


「——我正要回家」

「真的?这附近可有痴汉啊。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失礼了,我先走了」


冷淡地回答完后转过身去。

但突然有个男人冲了上来,手腕被抓住,急忙用力想要甩开。

正在这个空当,其他男人也一拥而上。


「唔!」


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按倒在河堤上,下一个瞬间,脸上被狠狠打了一拳,眼冒金星。嘴里也漫开了血的味道。

在摇摇晃晃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满脸粉刺的男人。


「你就是相州广光吧」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突然被叫了名字,俱利皱起了眉头。

男人毫不客气地将手伸进广光的口袋,掏出了学生手册。另一个人打开手电筒照了一下,点了点头。


「找对人了」

「好——。那么干活吧。不错啊,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得罪你们了吗」


听到广光这样问,男人哈哈地笑了两声。


「得罪了吗。帅哦——」


之后,脸上又被毫不留情地打了一拳,广光呸地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事发太突然,反而没有产生什么恐惧。

尽管打不赢,也不想在这群人渣面前变得狼狈。

男人可能是对广光的反应看不顺眼,皱起眉头抓着广光的衣领提了起来。


「那,我就在最后稍稍透露给你一点真相吧。你爸爸和妈妈死掉的那个车祸,并不是什么意外事故啦。」

「什……么……?」


尽管喉咙被压迫着,广光还是愣住了。

可能是很满意他的表情,男人咧嘴一笑,加强了手上的力道。


「诶,不记得了?那你可就白死了。不过没办法,保险起见嘛。去和你的爸妈相会吧」


听着这微妙的体贴口气,广光拼命想让头脑转动起来。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时,双亲被失控的车辆殃及——对了,之前他们是不是有露出一点不安的表情?在广光睡着以后,他们是不是在起居室点起灯,严肃地讨论着什么事情?

不知道——氧气不够了。


(……难得捡回的一条命,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意识朦胧中这样想着,望着天空。视野因为缺氧而旋转着。

一闪一闪的星星中间,金色的月亮也在旋转。

回转的金色,发亮的圆盘。

就好像那只狼的独眼。

这样想的瞬间,脑海里的记忆复苏了。

十年前。

对黑暗中遇到的那匹狼,广光发出了疑问。


——另一只眼睛怎么了呢。不痛吗?


狼这样回答道。


——已经不会痛了。你真奇怪呢。明明刚变成孤身一人,还浑身是伤,却来关心我吗。


那到底是声音还是思维,自己也搞不清楚。

但是,确实是听到了。

狼在低语。


——你很温柔。因此,我就帮助你一次吧。

——谢谢。但是,过了这一次,你就要走了吗?

——难道还要我救你很多次?

——不。不是那个……你只有一只眼睛。这里又好黑。我只是想,你一个人不要紧吗。


广光刚说完,狼就不知为何轻笑了起来。

他笑完,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真奇怪。我很中意哦。如果下次还需要我,叫我的名字就好。我一定会来帮助你的。但是,作为代价,我们定下约定吧。


再往下的事情他依旧想不起来,广光只能大声叫出脑海里浮现出的那个名字。


「光忠!!」


「……什么?」

「谁的名字?」


那群小混混一边笑,一边讨论着。

广光也对自己发出的声音充满疑惑,但突然之间,空气变得充满了腥臭味。

只听到一阵野兽低鸣的声音。

刹那间,吹过了一股青黑色的风。

就像剑光一闪一般。

压在广光身上的男人,被黑影冷不丁撞得飞了出去。


「诶……?」


在愣住的小混混们的注视下,如同小牛大小的黑影咬住一个人的脖子,紧接着发出清脆的干响声。


「诶。诶、诶……?」

「哇靠,狗吗!?也太大了吧喂!」

「喂—,宫田!宫田,你还活着吗!?」


小混混们东一声西一声地叫着,但被黑影咬着的那个人,躺在地上纹丝不动。

小牛大小的狗把牙齿从他的脖子上拔出,慢慢地转过身来。

月光,让那只独眼闪闪发光。

覆盖全身的黑毛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青色的波浪。

美丽。虽然美得无可争议,但它却有着一张比起狗更充满野性的面孔。


「不好、是狼……!是狼啊……!」

「不是吧,开什么玩笑,为什么会有狼……!!啊、等等、不要丢下我,救命……!」


小混混哭喊着,催动着快没力气的双腿拼命逃跑了。

广光也并没有去追他们,而是定定地看着那匹狼。

狼用锐利的眼神盯着那群人离开以后,一步步地朝广光走来。

风吹过,传来类似火焰的焦味。

广光瞪大眼睛,呆呆地问道。


「你是光忠?」


狼走到他的面前,摇了一下尾巴便坐在地上。

它的坐姿更像一只狗,广光不禁扑上去抱住了他。

有点硬邦邦但蓬松的毛的触感。毛根像一条绒毯,但比毯子更温暖。广光用头蹭了蹭它的脖子,然后带着泪眼离开了它。


「好厉害,光忠、是光忠啊!为什么我一直都忘了……光忠,你还活着,太好了」


爱怜地抚摸着它的头,狼也用鼻子嗅着俱利的脖子,然后用不可思议的温柔、深沉的动人声音说道。


「我们可是约定好了」

「约定……?」


说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声音。

自然而然地说着人话的狼的声音,总觉得像是在哪里听到过。


「诶?咦?你……!?」


本想继续猜测,肩膀却突然被狼的前脚搭上。转眼间自己就被按在河堤的地上,动弹不得。


「喂、等等、呜、噫……!?」


接下来的请点击链接

http://ww2.sinaimg.cn/large/8e3ebb08gw1ez61ftur0kj20c8c4vnpd.jpg

评论(8)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