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練習したい」pixiv小说翻译*压切俱利

烛俱利前提的压切俱利,俱利觉得自己技术不好,找长谷部练习的故事。这种jb乱的本丸也不错……俱利愣愣的有点可爱(你)

pixivid=6431226


请cp洁癖注意避雷。

祝大家阅读愉快~




※烛俱利前提的压切俱利




人类的身体自带生物钟,每次总能在相同的时刻醒来。

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在躺恋人怀里,而这个男人还没醒来。我沉浸在情交后的早晨带有微薄甘甜的空气中,恶作剧的心态作祟,在眼前的光忠的脖颈间留下了一个印记。这个位置刚好是被衣领半遮半掩的地方,等他站在洗手池前时一定会惊呆。

想象着这个伊达男慌张的样子,我来了兴致,弯下身来到光忠胸前。一边回想着自己平常被摆弄的情形,一边舔舐、吸吮、用舌尖戳着他的乳尖,突然感到头顶掠过一阵热气。

「嗯、唔……」

对他害羞的样子心怀期待抬起头的我,看到的是用拳头拄着脸偷笑的光忠。

「真是~那里很痒的。不可以恶作剧哦?」

虽然脸有些发红,但看样子没什么感觉。明明昨晚在前戏时我被光忠玩弄这里的时候叫声连连。但我对光忠做同样的事,他却反应平平。——难道,也就是说。

「我要去远征,现在就得走了。反正你今天没有安排,再睡一会也可以哦」

光忠起身走出了房间,听着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我的心情却难以转好。头钻进被子里,蜷成一团。

——对了,是我技术太差吧。



○●○●○●○●


管狐送来的主公的文书上面说有事要委托给我,让我在自己的房间待命。尽管今天没有安排,但比起无所事事,还是动起来更合我的个性。做内番也好,整理书籍也好,任何事我都可以轻松搞定。

「长谷部,在吗」

正当我快速整理房间时,幛子外面的一个身影说话了。声音不是主公,而是大俱利伽罗。我和大俱利伽罗并没有那么亲密的关系。在战场之外他几乎不会跟我讲话,主动来我房间也是第一次。

「有事吗?我现在正在等主人的命令,必须工作。以后再来吧」

「没错,就是关于我的」

大俱利伽罗走进房间,反手关上幛子。然后又对着充满惊讶的我再一次强调说。

「你的任务就是我」



全文地址

评论(9)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