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arf

一个翻译号偶尔放一些杂物

主人「从打刀的房间里发现了黄书」

小说翻译。pixivR-18日榜第一名,作者さくえ そぼ。虽然不是很黄但因为是下品话题所以被作者分为R18w

id=4988586。
审神者(女)在打刀的房间里发现了小黄书,寻找黄书主人的故事wwww这篇文把所有打刀写得都好有趣w难怪有3000个mark了w


——————————————————————



主人「从打刀的房间里发现了黄书」


「真是抱歉这么晚了还把大家给叫出来」


在夜深人静之时,9名打刀被叫到了大堂上集合。

突然被叫来究竟是为何,大家都互相对望着,摸不着头绪。

紧张的氛围笼罩着大堂。


「今晚叫你们集合是有原因的」

说着,身为主人的女性从背后取出了一个本子。


「我从打刀……从你们的房间里发现了黄书」


故事要追溯到一天前。在晚上的同一时间,打刀的房间。

刀剑男子们平时在没收到出击和内番等命令时被允许自由活动。

比如说有的人会在院子里喂鲤鱼,有的人读书。

这一天,是打刀们一周一次的酒会。

在他们之中,没有像某大太刀一样把周围人都喝倒的大酒桶,也没有像短刀一样的少年,打刀们经常会喝得醉醺醺。

最开始还是聊着战争和功绩等等僵硬的话题,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醉酒,开始渐渐发展到下流话题了。

在讨论中,突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话。


「那,你们平常都是看什么撸的?」


即便是刀剑男子,也是男人。该有欲望的时候还是会有欲望。

之后的场面就混乱了起来。我是这样,我是那样的,俺是……就这样终于开始发展成了黄书交流会。

即便是理智时绝不会参与进来的长谷部和山姥切,在这天也加入讨论了。酒的力量真是可怕。

千万别让主人看到啊!大家笑着,猥琐的交流会一直持续到早晨。



为什么这本黄书会落到主人的手里……。


打刀们每个人的后背或脸上都开始冒出冷汗。

说起来今天早晨大家都因为宿醉,意识不清。谁也没有去留意收拾那些摊在外面的小黄书。

总之,为了打破这个「出大事了啊……」的沉重气氛,从各各方向传来了声音。


「难道说就因为区区一本黄书,就特意把我们都给叫出来了吗?」

「没错」

在故作事不关己的大和守安定发话后,主人的声音间不容发地插了进来。

「嘎哈哈!在这种男人的房间里发现那么一本两本一千本小黄书也没什么问题吧!对吧?!主人!」

对发出干笑声的陆奥守吉行,主人的反应十分阴暗。


「吉行…你在看了这本书的标题之后还敢这么说吗」

说着主人为了让打刀们清楚地看到,而把书举了起来。


『以下犯上系列~请朝主人(我)的刀鞘(里面)尽情地♡~』


大家的视线不约而同地朝向其他方向。

尴尬,太尴尬了。

像是超越羞耻的边缘,情绪已经熄灭一样,主人开口说话了。


「刀剑也是男人。这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小黄书和AV都允许你们看。但是,这个内容非常地不妙」

又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大家还都记得,刀剑男子不要说和审神者有性关系,连交往都是被禁止的吧?

如果被神所吞噬的话,自己就会沦为神的『供品』。这样一来也就谈不上什么主从关系了。

更何况这标题还叫『以下犯上』……也就是说,这是准备朝身为主人的我伸出魔爪」

就是说……

「你们中,有人要谋反。」


——————————————


大堂上流窜着「这到底是在说什么」的空气。

宗三左文字否定了主人的主张。

「太愚蠢了。这不过只是主人您自我意识过剩,不是吗?」

赞同他的是鸣狐……带着的狐狸。

「没错主人大人!鸣狐和打刀的大家都从心底仰慕着主人!可是为什么!要怀疑我们呢!」

站在旁边的山姥切絮絮叨叨地说道。

「难道不是什么别的刀种的人,把黄书藏在我们房间的吗」

听他这么说,周围「没错没错!」的赞同声此起彼伏。还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肯定是青江那家伙!」。


「其实我也希望这么想呀」

主人这样说着,开始一本一本地掏出书来。


『肉姬☆调教中』


『恶花~被NTR的新娘~』


『性少女酱!~给哥哥看~』


『长着捅着!第一次变成扶他』


『趁着春色幸福地生子♡』


『美梦之夜的白液公主』


『触手让你逃不掉』


『阿惠木性医院的工作』


「为什么这共计9本小黄书,会在你们共计9人的打刀房间里面,从铺着的被子下面出现呢。」

捂着脸的加州发出了不成句的悲鸣。

这状况比小黄书被老妈发现还要危急。

虽然刀剑男子们没有老妈,但此时打刀们确实感受到了寒意。

主人在脸色苍白的男人们面前开口道:

「虽然只是我的猜想………你们是不是举行了个什么黄书交流会?然后一个人拿了一本出来。」

「主人!女生说什么黄书黄书的不太好!我觉得这不雅!」

「是啊主人!说到底,女生不应该拿着那种书。快忘掉吧,主人什么都没看见,是吧?没错!」

歌仙极力想要转换话题,蜂须贺也随之应和。


「闭嘴,你们能理解当捡到这种不雅的书的小夜和秋田,把它们给我的时候,我的心情吗」

这次换作宗三用双手捂住脸深深垂下了头。

居然是早晨被这群精力过剩的小鬼给拿走了…


「不过,我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黄书之流,反而是健全的表现吧。我偶尔也喜欢看」

诶?地叫出声的是一直沉默不语的长谷部。他脸颊红通通的肯定不是错觉。


「但我要你们打刀都变回刀的样子给我反省一段时间」

「怎么这样!不过就是一本小黄书而已啊?!」

「是啊主人!虽然痴汉也看AV,但并不代表看AV的都是痴汉,同理喜欢以下犯上系play的男人也并不一定真的就以下犯上啊!」

「请重新考虑一下吧主人,反省实在是太严重了。这不光是事关打刀,也影响全体的士气啊」

「我讨厌这个展开,一点都不雅……」

「主人大人!请看鸣狐的这张脸!脸这么红都是因为主人的不信任而感到伤心和羞耻!」

「小狐狸,如果再说下去鸣狐真的会哭出来的」

「我居然把这种给小夜带来坏影响的书给……」

「难道说我这个仿造品还是变成刀的样子去当摆设比较好吗…」

「主人,能不能看在我是虎撤的真品的份儿上,这回就放过我呢?」


「你们都给我安静点」


动真格的主人的一声低吼,令骚乱的男人们的讨论声戛然而止了。

「那么这本『以下犯上系列~请朝主人(我)的刀鞘(里面)尽情地♡~』的持有者马上站出来。如果说了,我就赦免其他人。站出来吧」

但是,谁都没有站出来。

男人们对于昨天宴会的事情只勉勉强强记得一点点了。

虽然他们是举办了个黄书交流会,但都不记得哪本书是谁带过来的。

但如果这时一口否定「不是我!」的话,肯定会被别人当成众矢之的。

所以,大家都一言不发地看着大堂的地板。


「嚯?那就让我来自由地想象一下吧」

男人们开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安了起来。但主人对此视若无睹,淡淡地开始说话。


「『肉姬☆调教中』是安定的吧?因为你一种我要用鞭子抽你哦小猫咪的感觉」

「主人,居然用这种眼光看我的吗」


「『恶花~被NTR的新娘~』是歌仙吧。因为你之前的主人的影响之类的……」

「和之前的主人没有关系吧!说起来我之前的主人也不是以NTR为兴趣的!」


「『性少女酱!~给哥哥看~』……恩—是蜂须贺吧。看着就像个处女厨」

「等等你刚刚说什」


「『长着捅着!第一次变成扶他』很像加州的。你不是总说,好棒…主人快抱我!」

「不要用这么认真的语气说出来啊!那是玩笑啦!!」


「『美梦之夜的白液公主』是宗三的吧。公主完全就是宗三呢」

「公主、公主是在说我吗我真的要生气了喔」


「『趁着春色幸福地生子♡』是吉行?虽然是个开放的色狼但口味感觉挺普通的」

「不知道您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


「『触手让你逃不掉』这是长谷部的吧。因为你的口头禅不就是「你逃不掉了!」吗」

「这是误会,这真的是误会啊主人」


「『阿惠木性医院的工作』是山姥切吧。你是手入房间的常客,其实就好这口吧?」

「你大脑回路出了什么问题」


一点也不想知道的,主人对刀剑男子们的性癖(想象),令大家都绝望了。

这简直就是在伤口上撒盐,又在上面油炸。精神伤害无可估量。

他们之中脸色最差的那个静静地开口了。


「主人……居然,认为我是谋反的人……」

是鸣狐(本体)在说话。膝盖上紧握的拳头在微微发抖。

「如果用排除法的话,恐怕就是你了。说实话我一直觉得鸣狐是不看黄书的那种人…所以像刚才那些丧心病狂的黄书,我也不希望是你看的。」

「能不能不要把别人都当成是变态?」

「公主闭嘴」

「主人大人!」

盖住大家的讨论声的是鸣狐的小狐狸。


「主人大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用排除法就把鸣狐当成是谋反的人!」

「那么鸣狐,你就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吧。现在就给我证明,这本『以下犯上系列~请朝主人(我)的刀鞘(里面)尽情地♡~』不是你的书。」

「……」


鸣狐用往常那副面无表情的脸盯着主人。

这副姿态,仿如立于处刑台之上,高傲无辜的罪人。

「……那么我就证明一下吧」

这样说着,鸣狐朝主人面前走了一步,捡出了一本书。

被高高举起的是『性少女酱!~给哥哥看~』。

「我的黄书…是这本」

「鸣、鸣狐……」


「就算主人罚我反省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说我被扣上别的性癖而蒙受不白之冤…还不如光明正大地维持自己的性癖……」

清澈的眼睛。就好像安静的大海。

不知从哪里飘来了樱花花瓣。

其他的打刀们发现了。他们在内心不禁为鸣狐鼓掌。

……这是身为男人的荣誉。为了自己光明正大地活着的,男人的,誉。

在一片鼓掌和樱吹雪中,鸣狐说道。

「这本书陪伴了我很久……虽然我不是处女厨…但因为主人是处女所以我才变得这么有想象力…」

「等等鸣狐,为什么你对我的下半身了如指掌」


数十秒后,立在那里的是变回了刀的模样的鸣狐。

「鸣、鸣狐——————!!」

「主人,太过分了!鸣狐不是已经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了吗!为什么还要这样!」

「结果不还是拿我在幻想着撸吗!」

「请您谅解啊!这都是因为喜欢主人!请您原谅他吧!」


一番争论结束过后,主人又把话题扳回了寻找『以下犯上系列~请朝主人(我)的刀鞘(里面)尽情地♡~』的主人上面。

「那么接下来,受怀疑的就是蜂须贺了吗…」

「为什么是我!?」

「因为主人本来设想『以下犯上系列~请朝主人(我)的刀鞘(里面)尽情地♡~』是鸣狐的…」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蜂须贺虎彻。你也要像鸣狐一样,在我的面前揭露你真实的性癖吗」

不知从谁那里传来一声苦闷的叹息。可能并不想从主人的口中听到性癖这个词吧。

蜂须贺也面容扭曲。

如果,在这里牺牲自己的话,其他打刀就不会牺牲…那么不如…

在作出觉悟的蜂须贺的思考中,主人横插一刀。


「难道你明明是个真品,性癖却是假的?」


蜂须贺以光速定座在主人面前,将一本黄书举了起来。

被蜂须贺黄金的铠甲反射的光所照耀的,那本『趁着春色幸福地生子♡』在闪闪发光。

「这本才!千真万确是我的!」

在樱吹雪的吹拂中,蜂须贺继续说着。

「这本黄书和那些黄书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因为它是特别讲述生孩子的!读了就会觉得很和谐……比如说如果是主人和我应该有3个小孩啦,主人很适合孕妇婚纱啦」

「看来你是准备让我怀孕啊」


数十秒后,立在那里的是变回了刀的模样的蜂须贺虎彻。

「都是因为他说了那种话…」

「他证明了自己的性癖也是真品啊…」

「真是条汉子…」

「那么下面就是吉行了吗」

「噫?!」

被点名的吉行已经开始冷汗直流。

从那个平日开朗爱笑的吉行,根本想象不出他还有这副狼狈的样子。

「……原来如此,谋反的人是吉行吗」

虽不是想要去否定这句自言自语,吉行还是挺身走到主人面前。

「鸣狐、蜂须贺都将自己贯彻始终,离去了…我今天也不能临阵退缩」

话毕,他慢慢地举起了一本黄书。

「只要工口就行了吧工口!!」

在舞动的樱花中,被高举的是『触手让你逃不掉』。

主人呆呆地张大了嘴巴。这根本让她意料不到。

「让我直说吧!我 就 是 用 主 人 和 这 个 打 飞 机 的 !」

「住口!!不要再说了!!!」


数十秒后,立在那里的是变回了刀的模样的陆奥守吉行。

「主人……打起精神来…」

「虽然陆奥守是伐幕派的但其实是好人啊…只不过是性癖也对外开放了」

「真是性癖的朝阳啊…世界真是广阔…」

「你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吉行不会说这种话吉行不会说这种话」

「主人,您也差不多该接受现实了吧」


「……下面是长谷部了吗」

一瞬间僵直之后,长谷部磨磨蹭蹭地走到了主人面前。

然后他无言地拿起了『肉姬☆调教中』。

「长谷部,你没什么话想说吗。和已经超生的那三把刀一样」

主人终于开始自暴自弃地喝起了茶。长谷部心事重重地开口道。

「我没什么可解释的。我不想要再让主人的心伤得更重了」

「啊?还真好意思说啊,押切长谷部」

宗三像是在嘲弄长谷部一样开口了。

「昨天你不是说了很多吗……『主人应该特别适合红色的绳子。虽然想给她系在脖子上,但也想拴在无名指上。我想捆住的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的心…』什么的…」

主人双手捂住了嘴。发出了不成声的悲鸣。

「宗三左文字————————————」

长谷部的眼神蕴含着杀意,直盯着像仇人,不现在已经确实成为仇人的宗三。但是宗三却不以为然地移开了视线。好像有点乐在其中。

「长谷部你栓住我的心想要干什么呢这是主人的命令快回答」

主人学着某短刀的语气问道。一说到主人的命令,长谷部就不得不回答了。

不知从何处飘起了觉悟的樱花。

「我想要成为主人心里的第一位。不管是近侍,还是身心。一生一世都在一起…不,生前死后我都要追随您」

「唔诶诶居然用认真脸说着这么恐怖的事情啊啊」


十秒后,立在那里的是变回了刀的模样的押切长谷部。

「唔诶诶诶诶诶诶」

「主人,语气、注意语气」

「看来她看到近侍长谷部的本性,SAN值突破天际了…」


「下一个就是你了,安定」

「我了啊……」

安定闭上嘴思索了起来。然后像之前那些献身的人一样,朝主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临阵脱逃可是违背武士道的啊」

据之后加州清光所描述,这安然的表情,让人想到了往昔的冲田。

他手上拿着的是『长着捅着!第一次变成扶他』。

「不是吧小安…小安你快说这是骗人的…」

安定的扶他属性也是主人的盲点。起初那威风凛凛的语气已经荡然无存了。

「让我来告诉你,扶他的真谛吧」

「安定才不会说这种话!」

「扶他有很多种。我喜欢的是后天型的扶他。女孩子因羞耻惊讶而困惑的样子最棒了呢」

「不要!别说了!!」

「安定你适可而止吧!主人已经像个女孩子一样哭泣了!」

「本来就是女生吧」

各处传来了悲鸣一般的声音。在这樱吹雪的背景中,安定温柔地笑着,对主人刺出了最后一刀。

「话说,主人你喜欢琼脂吗?(一种用冻粉、寒天等原料煮化、用一种有尖头的容器挤出凝固成条状的食物)」


数秒后,立在那里的是变回了刀的模样的大和守安定。

「………」

主人终于泣不成声地哭倒在了地板上。剩下的打刀们从没见过主人崩溃的样子,完全说不出话来。

……只有宗三好像被刚才的调侃戳了笑点,在那里一个人憋笑着。

「下一个…也是冲田刀吗」

歌仙想要将话题扯回正题这样说道,大家的视线一口气集中在了加州清光的身上。

「对啊,你也是冲田的刀啊」

山姥切像看着肮脏的东西一样,低声说着。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震惊的程度只比主人小那么一点点啊?对我也温柔点啊!」

「什么都不要说了,快点把自己的黄书捡出来…」

无精打采地走到主人身边的加州,拿起的是『恶花~被NTR的新娘~』。

「……」

加州的脸红了那么一阵,然后又在开始有樱花飘落的氛围下,打破沉默讲起了话。

「放心吧主人!我并不是像其他那帮家伙一样,想要对主人的贞操做什么才读这本书的!说实话我对NTR根本没兴趣!只是偶然而已啦!」

「骗人。昨天还说着什么『我想被主人NTR,我想要被爱』」

「我才没有说谎呢!只不过是主人不太疼我不是吗?无所谓啦我也不是想要对待遇表达什么不满啦!」

「说谎可不雅。你不是还和长谷部意气相投地说着什么『如果还不来爱我的话那我就算用强的也要…』」

「我才没说谎呢——!我知道主人有多辛苦!她要控制着自己的任性!保持贤淑的人妻模样!」

「主人,这个人还说『如果主人结婚了的话我就把那个男的给杀了。杀他之前我要在那个男人面前侵犯主人,让她知道谁才适合做她的男人』。如果要刀解他就是现在。」


数秒后,立在那里的是变回了刀的模样的加州清光。

「我已经快不能相信刀剑了,不能信了」

「主人真可怜」

「打刀以外的不知道怎样啊」

「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不要!绝对不想听!!!我不要!!!!」

「主人真可怜」


「那么接下来是……」

「……是我了吗」

歌仙露出疲倦的神色,慢慢走到主人的面前。

「主人,在这之前请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我只是单纯想要找出谋反的人而已,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我想要消解它。但是……为什么…」

「难道大家思慕的心让你不可置信吗?他们只是单纯地热爱着你,这也是罪恶吗?」

「这……虽然……不是…」

脸上有些微红,低下头的主人眼中确实出现了懊悔的颜色。

歌仙抚摸着主人的脸颊,慢慢地将它抬了起来。

就好像恋人一样。

「请原谅这罪恶吧」

樱花慢慢地飘落下来。歌仙手上拿着的是『美梦之夜的白液公主』。

「你总是在打盹呢。我怕你感冒,给你盖上毛毯的安稳时光是多么地幸福」

歌仙绽放着悲伤而美丽的笑容,开口说道。

「你知道什么是睡奸吗?」


——————————————————————


数秒后,立在那里的是变回了刀的模样的歌仙兼定。

「我再也不会打盹了」

「是哦,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喔」


「剩下的就是我和山姥切国广了呢。那么,接下来就轮到我了吗」

「……已经够了吧,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了。谋反的人就是…」

「不能说,山姥切。」

宗三以优雅的姿态打断了山姥切的话。

不知从何处,又飘起了樱花。

「这种事一定要坚持到最后才行。现在就停下也太可惜了吧?」

他跪着来到主人的身边,这身姿仿佛艺伎一般。之后,他拿起了一本书。

『阿惠木性医院的工作』

用令人心颤的妖艳表情,宗三开口说道。

「我期待着手入房间引进护士服。中空的最好了」


三秒后,立在那里的是变回了刀的模样的宗三左文字。

剩下的只有身为主人的女人和一个男性。

「山姥切国广,原来谋反的人是你啊」

女人用疲劳的眼神对男人说道。声音虽细,却清晰可辨。

山姥切的眼神也浮现出疲惫之色,而且含有一丝悔恨。

「告诉我吧山姥切,为什么最开始不报上名来。是为了自保吗?」

「我只是错过了站出来的时机。本想看准机会站出来的,但却就这样突然开始下流话题了。……确实是我的不对」

这样说着,山姥切把披在身上微暇的白布取了下来。

有着正如国广的真品般美丽的姿态的他手上的是『以下犯上系列~请朝主人(我)的刀鞘(里面)尽情地♡~』

「如您所见,我只是仿造品。但是……我的,我的这份心意,确实货真价实的」

「山姥切……」

「如果因为我这本书给你带来了不好的回忆,那么我道歉」

山姥切深深地低下了头。


「……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山姥切」

主人将手搭上山姥切的肩膀,催促他抬起头来。

「最初短刀他们把黄书拿来的时候,我连将你们去势的心都有了。但是,这种事马上我就觉得无所谓了。想要找谋反者也不是真的。我根本就没想过你们真的会谋反。因为你们都是我引以为豪的刀剑啊」

「主人……」


带有淡雅而温和的颜色的花瓣静静飘落。

将山姥切和主人紧紧包围。


「我只是想要看看黄书被发现,你们会怎么反应罢了」

「真是坏心眼」

一边责骂着,眼神却十分温和。


「我也说真话吧」

「呵呵,真话?」

「对,真话」


「这本书真正的持有者,是我和我的兄弟山伏国广」

「不是吧这简直太让人接受不了」


仅仅数秒后,立在那里的是变回了刀的模样的山姥切国广。



「主人啊,今天早上就没看见山姥切,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打刀们昨晚开始要进行连续三天的去除杂念修行」

「修行!小僧也想要一起参加!」

「真的?」

「当然了!您也知道小僧我对于修行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哦……那,我就带你去修炼场吧」


这之后,山伏也混入打刀们的「修行」,去向不明了。


评论(72)

热度(3236)